上海人廁所里吃雞

万德人

人氣 18
標籤:

如果能夠白吃白喝,廁所里也可開“雞宴”,如此斯文掃地的事發生在中國第一大都市上海,著實讓“老外”覺得意外。高揚低价旗幟的易初蓮花超市在上海開張的第一天,16000平方米的銷售空間人滿為患,擁擠躁動的人群在琳琅滿目的商品城邦中近乎眩暈般狂歡,然而當晚關門盤點時,滿地狼籍的雞骨以及啤酒、飲料的空罐卻讓外方副總裁美國人凱文先生目瞪口呆。据稱,當天“銷售”出600多只雞,收銀處只有200多只收款記錄,而其余400多只都給顧客當場“消化”掉了。一位保安人員說,除了在廁所里吃,還有人堂而皇之在商場里邊逛邊吃,當工作人員上前阻止時,他們慢條斯理地等一會拿著包裝袋到收銀處付帳,然而一瞧准時机趁人不注意,他們就偷偷地把袋子扔了。由于人流太大,工作人員對此無可奈何,并不得不將廁所關閉。

面隊如此過份的“精明”,記者甚至宁愿相信是民工所為,然而經過多方采訪,記者不得不接受這樣的事實:真是上海本地人干的!而且,几乎所有的超市都面臨著防不胜防的偷竊的折磨。

將小商品塞在口袋里帶走,在超市里只能算最低級最笨的偷竊行為。比蓮花超市早些開業的另一大型倉儲式超市麥德龍,早就出現了穿拖鞋進去穿新皮鞋出來的人,有的女子甚至帶了三個胸罩,結果在警報器前花容盡失手足無措;而在易出蓮花超市開業一個月時間內抓獲的400多名偷竊者中,手段更是讓人咋舌:有的人T恤短褲進去、卻穿著襯衫長褲出來,有的人連穿八雙襪子,有的人則連套5條新短褲,有一女子甚至將小商品塞滿胸罩……

當記者拿著“廁所雞宴”的消息進行采訪時,一些人頗覺丟臉,但是更多的人在列舉國有資產流失、官員腐敗及超市里各种各樣的偷竊手法之后,會冷不丁地反問記者:“白吃一只雞算什么?”的确,在社會轉型時期、道德評价失范的現在,白吃一只雞,即使被抓住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輿論譴責缺乏約束力度,實際上就是一种縱容。”著名社會學家陸震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每個人做某一件事前,都會進行成本計算,如果代价小、風險低、成本支出不大,他們就會毫不猶豫去做。超市開架的自助式購物方式在客觀上給偷竊提供了便利,當社會環境不是很規范時,一些人人性中陰暗的一面就占了上風。

陸震認為“廁所雞宴”是在特定環境下激發的偶然事件,但已經把一些上海人小气度的精明發揮的淋漓盡致;不過陸震承認,在短時間內很難扭轉上海人根深蒂固的精明的生存方式,而上海人的精明早已有口皆碑地存在于歷史中,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被“改良”得越來越出類拔萃,几乎演化成了一种生存智慧,而一旦走向极端,類似的例子便舉不胜舉。

上海新世界商廈開張之后,推出無條件退貨制度,短短兩個月之內就收到一万多件退貨,一些人巧妙地打時間差,在高級宴會之前到新世界購買一套几千元的名貴西裝禮服,然后衣著光鮮地在朋友面前“露派”,獲得滿足虛榮的心理享受的次日,即匆匆赶赴商廈退貨,無需任何理由,就把几千元鈔票揣回自己兜里;一飯店為了打知名度,別出心裁地推出“良心定价”,由食客用餐后憑自己的感覺付錢,結果很多人白吃白喝后心安理得地走了,老板維持不了几天就高挂免戰牌。

陸震認為,上海自開埠之后,其商業活動雄距全國之首,在這种商業气氛中長大的上海人從小就被各种利益計算所包圍,“精明”作為一种精神几乎深入骨髓,其功利心強于榮譽心,以實惠為原則,每每拘泥于蠅頭小利,加上中國從來就沒有尊重私有財產的習慣,對公有財產更沒有不可侵犯的概念,因此,只要有小便宜可占,上海人決不放棄。不過,上海人的游戲僅限于占小便宜罷了,占大便宜的作奸犯科殊少,朋友之間,更以互相不吃虧為衡量標准。所以如果你占了公家或商家的小便宜,是很少听到譴責聲的。

余秋雨說,上海人的人格“是一個巨大的悖論,當你注意它的惡濁,它會騰起耀眼的光亮,當你膜拜它的偉力,它會轉過身去讓你看一看瘡痍斑斑的后牆。”

平心而論,上海人的綜合素質在全國是最高的,許多人因為報名遲了成不了八運會的志愿者而遺憾不已的新聞也見諸報端,而徐虎、公舉東、馬桂宁等勞模的名字早就成了精神文明的代名詞,所以當我們帶著挑剔的眼光來談論某些上海人過分的精明,實際上是善意地希望上海在軟件方面能盡早加入國際大都市行列。

(轉自http:www.szwonder.net)

相關新聞
【特稿】江澤民死了
【特稿】四億人三退 紅朝將傾 退黨保平安
【特稿】穿越苦難 守住心中的善
【特稿】亂世中的恩典和希望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舉報殺父凶手 葉婷被抓後精神失常
【遠見快評】北京疫情炸開 清零一大圈後回原點
【晚間新聞】傳胡鑫宇血型罕見 大官急需器官
【中國禁聞】習近平訪沙特想得啥?移民再成熱詞
【菁英論壇】江澤民之死 誰拔的管子
【全球新聞】醫院藥房人滿為患 北京疫情高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