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提名”李洪志先生獲諾貝爾和平獎

留學僧

人氣 235
標籤: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被世界三十多名教授、學者和專家,一致提名為下一年度的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此事在大陸和海外華人中引起頗大反響,見仁見智,不一而足。

筆者直言不諱,是對李洪志先生獲提名表支持態度的一位。雖我不是法輪功成員(對“轉法輪”一書和練功法略作過了解),但我對中共鎮壓法輪功的行為表示憤慨。我曾看到過“大洋報”上發表的一幅照片, 在天安門廣場,几個公安的大皮鞋踩著練功者的頭,用刀架在他脖子上,而這位練功者是位年近七旬的老人。

在公開場合眾目睽睽之下都能這么干,抓進去以后,還不知會怎樣殘酷迫害。這張照片是美聯社發表的,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相信它會讓人們更加同情法輪功。由于我們常听中共的宣傳(以及看袁瑋、林別卓之流對李洪志的批判文章),似乎對法輪功有一定看法。外國人可不這么認為,他們覺得李洪志先生和法輪功能在遭殘酷鎮壓之下,仍能堅持和平非暴力的原則,進行請愿和訴求,這是极為難能可貴的。西方人從來就欣賞這种和平手段的斗爭方式,也特別支持這种做法。李洪志先生的形象在他們眼中和在大陸人的眼里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中國人感到奇怪、不理解、可笑甚至气憤,在他們看來是應得的榮譽。

李洪志先生最終能否獲獎還很難說,但他已贏得西方輿論卻是事實。

如果說李洪志先生獲提名是“有政治意義”的話,那就是提醒中共不要再用野蠻手段鎮壓法輪功人士,中國人應當有宗教自由,中國的人權狀況應當改善。世界輿論并非“修理中國”,而是“修理中共”,如果一提中共就把中國扯進去,那你永遠与真理背道而馳。如果李洪志被提名能夠促進中國的民主改革,給人帶來好處,這种“政治目的”又有何不好呢?

中共在諾貝爾獎問題上,一再表現的既可笑又愚蠢。先是叫國外不要給流亡人士和持不同政見者發獎,又是警告和抗議不許提名某某人,這种行為在國際交往中是极為丑陋的,不僅水准太低難達目的,而且也惹人恥笑有損國格。就象當初爭辦奧運會,表決前十天把魏京生放出來,一看沒爭到馬上又抓進去。這簡直是小人玩的把戲。哪里象一個大國的外交。

李洪志的獲提名,也是對大陸正在受到關押、迫害的和平人士的一种鼓舞。那些正在監獄和神經病院受折磨的人,听到這個消息定會感到高興,使他們增強信心,堅持下去。這個消息應當盡快傳到大陸去才好。

中國憲法上雖寫有“信仰自由”的字樣,但生活在大陸的人都知道這是假的,遮人耳目而已,實際上根本就沒有。中國國務院的宗教管理局就是專門控制這方面活動。班禪達賴的轉世靈童由他們指定,主教神父听其任命,以至出現“地師級和尚、科局級高僧、縣團級道士”等不倫不類的職稱級別,所謂的廟宇教會,都成了聾子的耳朵──擺設。宗教自由,從何談起?如果說法輪功是邪教,那我看中共本身就是個最大的邪教。

中共為什么這么害怕法輪功?這是個很有興趣的現象,值得思考。按照“敵人怕啥,咱就練啥”的辦法,我看現在海外民運人士應該馬上“火線入党”,集体加入法輪功, 至少研究一下法輪功,也許是推進中國民主化的有效之舉呢!

有人總結出來,凡中共反對誰上台,誰就一定上台,無論李登輝、阿扁還是小布什高行健。如果中共有自知之明,就不要再搞什么抗議抵制反對,否則又要弄假成真,歪打正著,讓李洪志冷手執個熱煎堆(李大師已獲美國所頒杰出貢獻獎)。而那些對李洪志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感到好笑和气憤的人,也不要把斗爭矛頭指向三十位學者教授。你們要罵,就去罵中共吧。因為對“提名”起決定性作用和貢獻的,不是別人,恰恰是中共自己。

相關新聞
【特稿】中共與天鬥自取滅亡 現在還樂嗎
【特稿】大疫滅中共 人在險路上 別陪紅魔滅
【特稿】江澤民死了
【特稿】四億人三退 紅朝將傾 退黨保平安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北約衛星和遠程武器令俄羅斯脊背發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