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回顧与新的”世紀夢”

--從八國聯軍到抗日戰爭到民間索賠到……

張崇川

人氣 4
標籤:

新世紀的腳步正在走近,但站在世紀的門坎儿上,回顧中華民族百年來的足跡,心中卻沒有喜悅,沒有歡欣,有的只是悲哀,甚至連悲壯都談不上。在20世紀這百年中,對中國人的”集体生存軌跡”該如何描述呢?許多年前,就有人用”百年痛史”這個詞來表達自己的歷史感受,雖然對”百年”起點和”終點”的界定存在歧議,与20世紀的這個百年也并不”重合”,但至少表達了一种思惑,那就是中華民族在近現代的苦難歷程,和中國人內心的歷史性創傷。

翻開几頁挂滿中國人頭顱至今仍然鮮血淋漓的歷史篇章,傾听一下那些曾因受到”皇軍”殘害而在五十多年后的今天仍然在漫長的索賠路上蹣跚的受害者們的痛苦呼聲,  我們的心,怎能不歷史般的沉重。20世紀初中國的歷史”鏡像”當人類歷史進入20世紀的時候,已經統治中國長達250多年的大清帝國,早已國運傾頹,腐敗不堪。中華民族是帶著甲午敗戰的”國恥”進入新世紀的,當然,也是在以”義和團”為旗幟的”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精神异常高漲的”時代气氛”中進入新世紀的。然而,1900年八國聯軍攻陷北京、焚燒圓明園、逼得大清太后和皇上倉惶出逃,使中國再次蒙羞。

1901年7月,”賣國賊”李鴻章与東西洋列強在北京簽訂”辛丑和約”,割地賠款,喪權辱國,其后僅兩個月,李鴻章也就”死有余辜”了。從此以后,國恥、國殤、國哀這些詞語及其全部痛切的內涵,就如影隨形,深烙在20世紀一代又一代中國人的記憶里。中國的標准歷史教科書,都將甲午戰爭的失敗歸咎於清王朝的腐敗無能,歸罪於慈禧太后為了給自己祝壽而挪用海軍銀兩修了頤和園。但在控訴八國聯軍暴行的同時,卻仍然不忘謳歌”義和團”大師兄、大師姐們的丰功偉績。

1908年10月21日和22日,光緒皇帝和慈禧”太皇太后”前后腳离世,再三年,清王朝的”寡婦孤儿”就在辛亥革命的動亂及”南北和談”的雙重打擊下,不得不宣布”遜位”。中國在20世紀最初10年的歷史,就是一個外部侵侮和內部革命的交替過程,而被傷害的卻只有”百姓”。以史為鑒,唯愿這不至于成為20世紀甚至是21世紀中國歷史的”鏡像”。抗日戰爭偉大胜利的”后遺症”甲午敗戰后,尤其是在日俄戰爭之后,中國留學生一批又一批地來到日本。那時的中國大洋是很值錢的,來留學的也多是”少爺小姐”,但那些留學生”精英”們又學到了什么?帶回中國去的又是什么呢?有人”戲言”,帶回去的第一個是革命,第二個則是”鞠躬”。革命從來不是日本的”土產”,是”精英”們在日本看俄國書看來的,而鞠躬,倒是日本的”國粹”。

中國人是一個”講究革命”的种族。甲午敗戰,就前有太平天國革命,后有辛亥革命。百年來,中國”政治精英”的一貫邏輯是,凡有外侮外患,就得革命,也只有革命,才能”安內攘外”。在本世紀初到日本來留學的”精英”們,對日本人自強不息的民族气質,制憲立憲的法治精神,甚至連具有軍國主義色彩的”舉國一致”体制,似乎都”不屑一顧”。歷史不會等待。中國在軍閥混戰、北伐、土地革命、國共內戰等等的”自我消耗”中進入了抗戰。到了這一個歷史階段,世紀初葉的留日學生們就有了用武之地,主張革命者堅持”安內攘外”,如蔣介石;習慣于”鞠躬”者,則忙于建立偽政權,如汪精衛。抗日戰爭終于在承受了無數的人命犧牲和物質損失,看遍了大小漢奸的精彩表演之后,取得了偉大胜利。而胜利之后,卻為了內部”正統之爭”的”革命需要”,兩岸政權都”不約而同”地”放棄”了對日戰爭賠償。至于”放棄”賠償后的”后遺症”,有目共睹,夫复何言。

中國的”鬼打牆”与”世紀夢”中國民間從來就有迷信,所謂”鬼打牆”就是其中之一。”鬼打牆”說的是人在走路時”偶然”會遇上鬼,而鬼會在人走的路上砌牆,讓人走來走去卻總是在原地打圈圈。其實,并非只有人會遇到”鬼打牆”,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又何嘗不是如此。回顧20世紀中國的歷史,原地”打圈圈”的事儿還少?而且,打牆的內鬼、外鬼何止一個?中國在近現代的衰弱,与外患頻頻确是密不可分,但正如遇到鬼打牆的人那樣,大多不會對自己的”心智紊亂”進行自省,怪罪於鬼的肯定居多。

這种”舉國心態”在現代的中日關系上也得到了充分体現,不久前,中國中央電視台的一位知名主持人就曾在公開發表的文章中,對”誰要能滅了日本,肯定就是民族英雄”的”觀感”作了淋漓盡致的闡述。但是,最近在南京大屠殺63周年祭期間,居然發生了正覺寺殉難碑被拆棄事件,有關官衙還錚錚有詞地聲稱要”嚴懲聚眾鬧事者,維護社會安定”。此一事件現在雖然已經”擺平”,但旁觀的”外鬼”們”感想”如何,卻真是只有”鬼知道”了。

20世紀中國的基調是革命,是一個不斷以革命來推翻革命的循環過程,這也就是中國”鬼打牆”現象的實質。單說這近二十年來,”一夢醒來猶如回到解放前”,這不就是又轉了個圈儿。也正是因為有這樣的一种”歷史經驗”,与其對新世紀作展望,還不如實實在在地回顧一下歷史。在跨越世紀的時刻,原本應當寫些喜慶的話語,至少也得做几個一廂情愿的美夢。但中國人的”世紀夢”,已經做了几千年,雖說也曾出現過”東方醒獅”的輝煌,但面對現實,展望明天,一切又似乎依然是在夢幻之中。一位歷史學家曾主張,20世紀的中國歷史應當重寫,因為其中有太多的偏見和謊言,這話也許太過偏激,但是,即將來臨的21世紀中國歷史將如何著墨,無疑卻是每一個中國人都應當嚴肅思考的課題。

相關新聞
【特稿】江澤民死了
【特稿】四億人三退 紅朝將傾 退黨保平安
【特稿】穿越苦難 守住心中的善
【特稿】亂世中的恩典和希望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中國解封另藏祕密 高官一語驚人
【秦鵬直播】新10條否定清零 中共大廈現裂痕
【新聞大家談】中共新十條出爐 核酸業現危機?
【晚間新聞】江死了出殯 當局花錢招募送殯演員
【百年真相】禍從口出?上將張愛萍險被「毒死」
【全球新聞】反抗意識被喚醒 南京武漢大學抗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