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元特稿】 薛偉支持東土人民的獨立運動

薛偉

人氣 4
標籤:

親愛的朋友們、東土耳其斯坦的自由戰士們:

我從美國紐約,飛過千山万水,來到這里參加你們的會議。我的主要目的是:(一)為了團結我們的力量來共同反對中共政權;(二)為了表達我們海外部份民運人士對你們的支持。支持你們什么?支持你們民族自決的愿望和獨立建國的要求。盡管這個會議的代表們當中對此還有爭議,而且,即使在民主中國建立之時,也許漢人的議會還要為了你們的獨立而打架(我說的是我們漢人自己打架,而不是跟你們打架)。但是,20世紀是個人權的世紀、民主的世紀,民族民主和獨立自決的要求,是一個不可阻擋的潮流。前段時間,北約干涉南斯拉夫的對阿爾巴尼亞人的种族清洗,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

這些年來,我到過印度、德國、美國、以色列和世界上許多其它國家。我在印度、德國、美國見過14世達賴喇嘛4、5次。去年我到過土耳其伊斯坦堡,會見過貝宁將軍和阿布總理。我在德國見過杜立昆和小艾沙。我在瑞典見過法魯克先生。為什么?就是要團結我們共同的力量。

我經常告訴海外民運朋友:你們反對西藏、新疆民主自決,那你自己為什么還要在海外拿外國的綠卡、護照?你自己不也獨立于中國了嗎?為什么只許你自己獨立,而不許別人獨立呢?我對這些朋友說,你對個別民族的獨立可以提出不同的意見。你可以不同意某些人的獨立主張,那是你們之間的意見分歧。但是,你沒有權利反對民族的自決愿望,反對民族的正當要求,因為這是台灣、西藏、東土多數人的正義呼聲。

現在我們要做一個重要的工作,就是讓大陸多數的同胞都知道民族自決權的意義和「所有人民都有自決權」的道理。剛才有人不是說,不要管漢族怎么樣,你們只管你們自己的獨立。但是我說,做漢族的教育工作也很重要。因為,你們東土有一個缺點,就是你們這塊土地剛剛在中國旁邊。你們這塊土地不能搬到歐洲和美洲去。所以,你們不能不同中國打交道,哪怕是做鄰居、或者做朋友。一個惡的鄰居、惡的朋友總沒有一個善的鄰居、善的朋友來得好。我們在海外發行了一本民運的雜志,叫做《北京之春》。我們就是要把民族自決權的道理告訴大陸同胞。我們登過很多反映你們的意見的文章。我們也收到過不少讀者的來信。他們說,我們過去听共產党講新疆人殺漢人,看了你們的文章,我們才知道,原來是共產党在欺負維吾爾族人。我們才明白漢族人民和維吾爾族人民為什么要起義、要抗爭。不要對漢人都失望。現在已經有不少人同情你們。相信在我們的共同努力下,今后還會有更多的漢人同情你們、支持你們。

我也曾經跟民運朋友講,獨立和統一就象一個人結婚一樣,結婚是要雙方都同意才行的,但是离婚只要一方堅持,最后還得离婚。我們海外民運人士給自己設立了一個問題:是否中國民主了,民運成功了,這個獨立問題就解決了?沒有這么簡單,因為大中國主義的思想還會繼續存在。所以我們認為,如果中國民運成功了,人民掌握政權了,我們對于民族獨立的政策要有底下三個原則:

(一)民主的原則——這就是說,承認民族自決的權利。愛沙尼亞可以獨立,立陶宛可以獨立,為什么東土耳其斯坦就不能獨立?其實,不但東土人民可以獨立,台灣人民可以獨立,西藏人民可以獨立,內蒙古人民也可以獨立——只要獨立符合多數當地人民的意愿和福祉。

(二)和平的原則——這就是說,如果他們一定要獨立,而我們又与他們發生了爭執,我們絕對不可以出動軍隊、用武力去鎮壓他們,只可以通過談判解決問題。有一位民運人士說,中國民主化以后,要是他在中國當領袖,而議會不同意少數民族獨立,那他宁可辭職也不會開戰。

(三)過渡的原則——這就是說,我們要有耐心、要有時間,讓各族人民互相溝通,相互間有一個交流,加強理解,表達我們的善意;經過一定時間之后,台灣、西藏和新疆人民可以通過公民投票來決定自己的命運。而這种公民投票不是由漢族一起投票,而是由這些地區的人民自己投票、自己決定。

下面我來談一談有關大陸和平的問題。我們宣傳和平、理性、非暴力。這是因為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极端殘忍的現代化法西斯政權。我們不愿意作無謂的犧牲。但是,在中共的鎮壓面前,人民有武裝自衛的權利。在東土耳其斯坦,因為反抗中共被殺、被關的那些東土人民,他們清楚,人民不會心甘情愿地永遠被壓迫、被屠殺。如果說用和平的方式不能夠改變中共政權,總有一天,中國的各族人民都會武裝總起義。那一天,也就是我們各族人民有權利自決和獨立的日子。有些人對我說,連達賴喇嘛都只要求自治,為什么你還同情西藏獨立呢?我說,我理解達賴喇嘛。他的話是眼里含著淚水、心中流著鮮血而說出來的。他作為一個宗教領袖,是為了保護自己的人民,而不得不接受屈辱的和平。我們作為漢族人,如果我們追求的是民主、自由,那為什么我們就不能把別人心里邊最需要、最美好的東西奉獻給他們呢?

最后,我給你們提點建議。你們的人民是很勇敢的。你們的斗爭是很堅決的。你們犧牲了眾多無辜的生命。你們也得到了很多國家的支持。但是,你們的國際影響遠比西藏流亡政府小得多。因此,我希望你們要有一個統一的組織、一個流亡政府,要制定出具体的政策、策略,要推舉出一個公認的領袖,要向很多國家派出你們的代表或發言人。你們要有自己的雜志、自己的報紙、以及自己的新聞公報。在聯合國,你們要有你們自己的聲音。你們最好有一個對外的聯絡机构。你們需要有很多朋友,當然也應該有漢人朋友。

剛才看了這里放映的電影,我非常感動。因為,我自己也坐過中共的10年監獄。我20歲到30歲都是在中國監獄里度過的。我帶過腳鐐、帶過手銬、也被毆打侮辱過。因此,我和被壓迫者的心靈是相同的、相通的。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即使我們之間有不同的意見,我們可以進行交流。請相信,在中國民主党里邊,也有不少的民運人士支持你們的獨立愿望。讓我們團結起來反對我們的共同敵人。東土、西藏、內蒙、台灣的民主自決運動万歲!

謝謝!

(作者是《北京之春》雜志的經理,這是他在第三屆世界維吾爾青年代表大會上的講話)


    相關文章
    

  • 【紀元特稿】新疆獨立是不現實的幻想 (1/7/2001)    
  • 疆 獨 (12/10/2000)    
  • 中國人口大普查 實為清算异見人士 加強社會控制 (11/1/2000)    
  • 香港保安局長葉劉淑儀因無知 濫用國家安全概念不尊重人權 (10/29/2000)    
  • 中國八年購買武器用掉109億美元 (10/12/2000)    
  • 新疆搜捕維族分离運動成員 (10/5/2000)
  • 相關新聞
    【特稿】江澤民死了
    【特稿】四億人三退 紅朝將傾 退黨保平安
    【特稿】穿越苦難 守住心中的善
    【特稿】亂世中的恩典和希望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舉報殺父凶手 葉婷被抓後精神失常
    【遠見快評】北京疫情炸開 清零一大圈後回原點
    【晚間新聞】傳胡鑫宇血型罕見 大官急需器官
    【中國禁聞】習近平訪沙特想得啥?移民再成熱詞
    【菁英論壇】江澤民之死 誰拔的管子
    【全球新聞】醫院藥房人滿為患 北京疫情高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