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德間諜學校校長的蘇聯傳奇特工

人氣 1
標籤: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7月30日訊】 被俘進入間諜學校1941年6月,德國入侵蘇聯,衛國戰爭爆發。蘇軍中尉科茲洛夫所在的部隊被德軍包圍。突圍后,這支部隊被派到敵人后方,与當地的游擊隊混編,科茲洛夫當時被任命為其中一個混編隊的營長。1942年,在一次遭遇戰中,他身負重傷,和妻子一起被德軍俘虜。

  妻子被俘時正怀著身孕,而且很快就要生了。德國情報机關正是利用這一點,把科茲
洛夫招進德軍間諜机關。科茲洛夫回憶說:“德國人認為,我的妻子在他們的手里,而且還要生小孩,我的主要精力和心思都會拴在妻子和孩子身上,如果把我放到特工机關,會比較可靠。況且,妻子生下孩子后,還會增加一個人質,我就會更安心從事間諜活動。當時,德國間諜部門已經給我下了最后通牒:如果我不同意,他們就要殺掉我。”

  科茲洛夫經過慎重思考,決定同意与德國間諜机關“阿布維爾”合作,先到一家名叫“土星”的間諜學校接受培訓。

  從間諜學校畢業后,科茲洛夫接受了一項重要任務:到莫斯科郊外和馬拉霍夫斯克去,把50万盧布、電台用具、各种文件表格等交給德國秘密安插在那里的特務机關,然后返回。德國人對科茲洛夫保證,如果他完成任務并返回德占區,他們就將授予他德國軍官軍銜,并給予獎勵,還可留在間諜學校里當教官。

  德國人沒有讓科茲洛夫見到孩子出生就讓他出發了。在他出發的第四天,他的妻子生下了孩子。孩子很虛弱,不到3天就夭折了。

  德國人把科茲洛夫通過空降秘密投送到蘇聯的圖拉地區。科茲洛夫剛一降落到地面,馬上就去了蘇軍的反間諜机關。“我把知道的情況全部告訴了自己人。這些情報對他們來講就好像雪中送炭,因為他們正急需掌握德國特工在蘇聯的活動情況”。科茲洛夫回憶說:“當時,直接把蘇軍情報人員派到德軍情報部門几乎是不可能的,因為德國間諜机關都是從蘇軍俘虜中挑選一些軍人當間諜,然后再把他們派回蘇聯執行間諜任務。所以歷史上只有我一個人既滲透到德國間諜机關,又為自己的情報机關服務,這將是名垂青史的。”

  蘇軍情報部門相信了科茲洛夫的匯報,決定讓他返回德占區,繼續扮演忠誠德國間諜机關的角色。

  在蘇軍情報机關的安排下,科茲洛夫“突破”了前線,返回德國人開辦的“土星”間諜學校。

  德國間諜机關對科茲洛夫順利完成任務并返回德占區感到很高興,但并沒有真正相信他,而是對他進行了長時間的觀察和調查,确認沒有疑點后,才任命他到間諜學校當體育教官。

  出任副校長

  在“土星”間諜學校里,一切都是按蘇聯的模式設計建造的,因為畢業學員將來主要到蘇聯從事間諜活動,學員都穿著蘇軍的軍服,學習紅軍的條令,可以說,它就是蘇聯的一個“微縮景觀”。

  科茲洛夫在“土星”學校很受“器重”。他干得很起勁,后來被提拔成主管教學的副校長。

  當上副校長,科茲洛夫便有机會和權力深入接触學員,了解這些未來間諜的私人情況和德國間諜部門的情況。他意識到干這种事情的風險,所以每次都十分小心。

  這時候,對于這位副校長來說,最大的問題不是如何訓練出稱職的間諜,而是如何將一些德國間諜部門的重要情報轉交給蘇軍的情報机關。當時蘇聯的諜報部門并沒有与科茲洛夫取得可靠的聯系,只是給科茲洛夫起了一個代號——“貝加爾—61”。

  不久,間諜學校就有一批經過專門訓練的畢業學員要派到蘇聯去。科茲洛夫在學校里也發展了几個忠于自己的人,在即將派到蘇聯的德國特工名單中,科茲洛夫很想把這几個人也列進去,但心里很矛盾:“如果派遣自己的‘那几個人’去蘇聯的諜報机關,一旦發生不測,就等于直接告訴德國人,科茲洛夫是一個蘇聯間諜。

  而蘇軍特工机關也會怀疑自己,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證明我說的是實話。”

  但科茲洛夫最后還是冒險向蘇聯派出了6名忠于自己的德國特工,通過他們向蘇聯間諜机關轉交了其他德國新派特工的情況。其中一個特工后來返回了“土星”學校,并帶回了莫斯科總部的新指示:繼續留下來,直到戰爭結束。

  返回蘇聯的日子

  隨著戰局的迅速變化,德軍節節敗退,“土星”學校也和撤退的德軍一起從白俄羅斯開始撤退。

  1945年5月,衛國戰爭結束,科茲洛夫到了戰俘集中營。后來,集中營被美軍接管,他被美國人移交給了蘇軍當時在巴黎的一個代表團。

  “當時,蘇軍情報部門對我們都不信任。”科茲洛夫回憶說:“那時我有一种預感,我很可能會被美軍特工机關征召。后來證明,當我從美軍那里返回蘇聯時,沒被送到國家安全机關學校進修,無論是克格勃的,還是總參軍事學院。我已是一名出色的偵察員,我有丰富的實戰經驗,欠缺的只是文化教育。后來我什么學校也沒有上,不僅從情報机關被剔除,還被開除了軍籍。”

  科茲洛夫的檔案記錄里只有“被俘”兩個字,沒有單位敢用他。科茲洛夫感到异常悲涼和屈辱。曾經与他一同被捕的妻子也無法忍受這一切,帶著孩子离開了他。

  1949年,蘇軍情報机關逮捕了科茲洛夫,理由是他泄露了國家机密。一位“警惕性”很高的軍官從文件檔案中發現了几點与科茲洛夫的說法“不符”的地方,怀疑他在被俘期間執行了一些“特殊任務”。科茲洛夫于是被投進了蘇聯的“卡累利阿”集中營。逮捕令上赫然寫道:“科茲洛夫是德國‘土星’間諜學校的教學副校長,發表了一些尖刻的反蘇言論,曾對蘇軍間諜机關進行要挾。”

  從集中營釋放出來后又過了10年,科茲洛夫找到了當年獲得的功勛獎章和“紅星”游擊隊獎章。衛國戰爭結束20年以后,莫斯科法庭恢复了他的軍事偵察員名譽,并授予他克格勃勛章,同時,根据他的經歷拍了電影,出版了有關他傳奇生涯的書。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今天,當科茲洛夫回憶起那段不平凡經歷時,臉上總挂著苦澀的笑容。(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文章
    

  • 李少民接受《新聞周刊》采訪時否認當間諜 (7/30/2001)    
  • 李少民返抵香港獲准入境 (7/30/2001)    
  • 張偉國 : 讀李少民舊文有感 (7/30/2001)    
  • 李少民﹕唯有揭發中國政權不法行徑 才能讓它更民主 (7/30/2001)    
  • 紐約時報:鮑威爾給美中關係帶來多大變化 (7/30/2001)    
  • 李少民渴望回港過正常生活 (7/30/2001)    
  • 李少民家人有信心港政府會讓他回港 (7/30/2001)    
  • 陶傑:李少民當然可以回香港 (7/30/2001)    
  • 張偉國: 學者間諜案嚇怕留學生 (7/29/2001)    
  • 美政府存續「絕對機密」傳已外洩 (7/29/2001)    
  • 上官天乙:捉放高瞻的啟示:中共并不可怕 (7/29/2001)    
  • 中共處理「間諜案」代價不菲 (7/29/2001)    
  • 高瞻﹕堅決否認從事間諜活動 (7/29/2001)    
  • 美國媒體評論北京抓人放人計 (7/28/2001)    
  • 洛杉磯時報指中共對華裔美國學者捏造罪名 (7/28/2001)    
  • 高瞻: 仍不明白為何被捕 (7/28/2001)    
  • 李少民擬返港重拾教職 (7/27/2001)    
  • 鮑卿﹕關注中國整個制度 (7/27/2001)    
  • 中國不是學者可留之處 (7/27/2001)    
  • 美報敦促鮑爾公開譴責中共玩弄人質政治遊戲 (7/27/2001)
  • 相關新聞
    美報敦促鮑爾公開譴責中共玩弄人質政治遊戲
    中國不是學者可留之處
    李少民擬返港重拾教職
    高瞻: 仍不明白為何被捕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關鍵一天 川普大戰兩州
    【財商天下】脫貧「大躍進」 習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視頻】亞利桑那聽證會 賓州選舉人動議啟動
    【直播】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 制止竊選集會
    【橫河直播】反竊選民意沸騰 川普兩路討公道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 川普連線講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