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鼠日記(28)

大陸讀者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

南崗區看守所

———2008年7月22日———

在此,需要我初步解釋一下民主的理念:民主就是人類管理社會的一種本能,像民主選舉、輿論監督等是自由社會的產物。在古代社會的鬆散結構裡,人只要符合自然生存狀態就可以快樂地生活,在現代社會的集成結構裡,人因失去體制外生存的選擇而天生具有選擇政府的權力,這是一種社會責權對等的基本原則。傳統社會的國家關係是模仿家庭成員的關係擴展而來,現在的家庭關係是一種各自獨立的平等關係,由此擴展而來的國家關係就是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形態,比如家長角色對應的就是在政府中起督促作用的總統,保持這樣一個起點平等、機會平等和公平規則的自由社會,權力可以成為一種可約束的社會要素,這才是一個基本和諧的社會。中國人現在生活在一個階級的社會裡,世襲和封閉等是階級社會的基本規律,極權制的最高領導是一個病態心理的野心家,他獨霸天下權力本身就是對人民生命的侵害。

他繼續問:「《霧裡看花水中望月,你能分辯這變幻的世界?》裡寫的是什麼意思?」

我回答:「這是我寫的對人權的基本理解。」我想人是社會的最終財富,人權不是來自國家法律,而源於人的社會本性。人與自然社會平衡共贏,盡心知天,探察自然,感知理性,達到人性的滿足。啟動了人的知性,知識驅動勞動,思維變為智慧,智慧促成了改變世界的動力。

他問:「還寫了林昭、『六四』的,你當時是怎麼想的?」

我答:「我認為他們都是中國最可愛的人,我們唯有高揚『六四』劃時代的民主精神,中國的希望在於理想主義者的堅守,理想主義者在用生命的代價對抗著共產黨霸占歷史的表述和霸占輿論的話語權,中國被耽誤了六十年的建設時間,鄧小平的貓論和摸論是繼承慈溪太后的『未竟事業』,四項基本原則是早已應當扔進垃圾堆的『祖宗之法』,共產黨在極力維繫一個舊的社會形態,有共產黨的存在就沒有改革的那天。」

他問:「你在《普通人如何反共?》裡煽動人去保護法輪功?」

我答:「作為一個中國人看著自己的同胞被大量虐殺,呼籲一下有什麼罪嗎?何況他們根本就沒有罪,他們是一群真正的修煉者。中共在歷史上做了哪些壞事,你們幹嘛非跟自己的同胞過不去呢!」

他也激動起來:「還他媽的成了民主鬥士啊!」

我沒理他。他警告我:「這是最後一次,以後你不許說宗教啊,哲學這類的話,知不知道!」

停了一下,他又問我:「論壇怎麼把你的辯論都刪掉了呢?」

我很為難地回答:「我的想法遭到了大多數人的反對,不過這就是民主啊。」

我在那個論壇上多次被禁止辯論資格,我的帳號兩次被封掉,張警官對我的揶揄是有事實的,我把其中沒有辯論完的部分補充完整吧:他們對共產黨現實的否定是正確的,但是把這種否定擴展到否定傳統文明和現代文明上就錯了,是採用兩種邏輯準則分析同一事物,造成了一種因果倒置的論斷。中央集權制是孔子時代對政治格局的對策,而偉大的政治家項羽已經著手確定聯邦共和制的政治制度,創造了三代禪讓的帝王堯臨死前把王位傳給了有道德和能力的人,他說不能因利於我兒子一個人而害了全天下。我真想站在荒涼的大漠上呼喊,與古人項羽的靈魂對話,親自問一問這位所向披靡的將軍為何于八年鏖戰贏得了戰爭勝利的時刻,豪情萬丈地交出權力而歸隱,他一生偉大的道德情懷構建了我們這個國家的基本理念:「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也。」反觀造成歷史大倒退的秦王朝,僅維繫了十四年的大一統的中央集權專制體系就土崩瓦解了,秦軍是當時世界最大的軍事組織,700萬軍隊卻在最後一刻謎一般地消失了。我想,宇宙萬物均相生相剋,政府和社會是一個二元的結構,政府是不應介入自然社會的,為此必須要防止政府濫權。政府內部一定是一個權力相互制約的平衡體系,古代皇帝建立的都是含有分權、限權和監督成分的政府,現代政治倫理要求實行多黨選舉,各政黨的觀點公平競爭,人民權衡使用,方可調整於事物近乎完美的局面。

他翻著厚重的案卷,疲憊地罵道:「你跟他們辯論了這麼多,法官也得被你累死,對,累死這個逼養的。」我聽了很高興,補充說:「中國現階段需要開放政治言論,大範圍地辯論真理問題。」

他對我幸災樂禍:「你進來這麼多天了,怎麼沒人營救你啊?」其實我在心裡慶幸自己,如果有人站出來說話,共產黨還不把我弄死才怪。

我向他提問:「我一直不知道自己怎麼被捕的,你能告訴我哪裡出了問題,讓我死個明白嗎?」這些問題始終縈繞在我的腦海。

他表情冷峻地說:「從你第一天的發言開始,我們就一直在盯著你。」

我很驚訝:「你們用了那麼多網特啊?」

他口氣凌厲:「什麼網特!」

我慌忙解釋:「哦,就是控制了論壇的五毛黨。共產黨的體制就是一種時刻尋找『敵人』的特務制度,它設立的鋪天蓋地的特務組織,那些無處不在的特務搶占了自由世界的話語權,以共產黨的輿論導向干擾民主自然力量的形成。」

他對我的回答很不滿,提高聲音說:「我就是你說的網特!」看著他臉上淌著汗,胖乎乎的樣子,正是我心目中網特的形象。

民主是要建立一個大家都可以說話的機會,給每個人維護自身平等權利的機會,我的文字一出現就被刪掉,根本沒有起到多大的作用。那個論壇好像是在維護某個權威,過去共產黨封了我們六十年,把我們的思維從根本上搞亂了,好像一下子恢復不到正常狀態上去了。好像我這樣的一個反對者一張嘴,原有的和諧就會動盪似的。其實,我參與辯論的有兩個方面思想:1.中國需要建立一個反對派自由的政治環境;2.中國需要建立一個接受宗教影響的理性自由。從根本性的道理上講,宇宙萬物按照陰陽平衡、此消彼長之原則運行,任何意見的有效性和價值取向都有對立面,讓這些意見平等自由地發表出來,人民才可能深刻體認真理和擇優選擇,讓這些意見無所畏懼地辯論起來,人民才可能有足夠的智力判斷。政府的任務在於維護平等的競爭環境,保障機會均等的競爭權。沒有競爭和比較就沒有民主,只有人民才是創造歷史的主人。

他繼續問:「你寫的『罵共產黨的還是共產黨』,這話是什麼意思?」他在借用我的話諷刺我。

「嗯——」我一時語塞,答不出來。這句話的原意是那些罵共產黨的人恰恰都具有共產黨暴力的性格,那些不文明的行為正是共產黨文化的結果。他們喜歡罵共產黨的不良現實,但是實際行動又經常制止他人的民主主張。因為他們的思維和行為的邏輯和共產黨一致,他們還屬於共產黨意識形態集團裡的人,所以他們一邊罵著共產黨,一邊做著有利於共產黨的事。

張警官笑著最後對我說:「每天抬頭看著荷花,出污泥而不染啊。」我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在我的電腦桌前的牆上貼著一張荷花圖。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院子裡的喇叭響起廣播體操的聲音,我太羡慕下面的管教們在自由地舒展身體,記得我過去非常痛恨這種預先設計好的集體行動,現在卻感到是一種多麼美妙的韻律節奏啊!
  • 管教給槽子的等級待遇好得難以想像,在號裡他們想做什麼都隨便,竟然呆膩了還能出去溜達,市所的210監室的第三號人物叫邢玉龍,他晚上扒在監欄上喊:「*管教,放我出去,憋死我了!」
  • 馬太平又把小棉襖穿上了,他犯了毒癮就冷得發抖,他瘦得只剩下了一副突出的骨頭架子,他是個跟員警混得非常熟的老賊,因為以前改造次數多,很勝任坐班這個職務。
  • 我對宗教的好感出自宗教對正義者和窮人格外關懷。可是,中國不允許存在真正的宗教,那些教徒非常仇視正義者和窮人,在一個都不忠誠的環境裡一個忠誠者會被挑出來說成叛徒
  • 犯人按監室點名的次序蹲在地上,幾個捂得嚴嚴實實的白衣女護士進來給每個犯人抽了血,我不知道她們是哪裡的,我們是一群實驗室的小白鼠,一切行動都得聽憑擺佈。
  • 504來來去去的犯人很多,看不出罪行與懲罰有多少相關,而權力、金錢與懲罰的相關性較大。對一個利益在黨的法律誰都說不清楚
  • 號裡整個系統圍繞坐班設置,根據坐班的不同喜好,有很多各種分工,分為專事參謀的、管理物品的、專事挨打的、專事按摩的、專事洗衣的、專事備餐的
  • 美國的經濟是分散在國民手中,他總體的力量是非常強大的,而中國的經濟是集中在一個政府手中的,當然單純看這個政府要辦的事情就會有實力,但是除了
  • 我個人的親身經歷充分說明一心工作、任勞任怨的人在社會上備受擠壓、忍辱負重、到處碰壁;搞歪門邪道、吃喝玩樂的人卻在社會上風光無限、備受關照、暢通無阻
  • 共產黨的監獄是世界獨一無二的,它的基本規則就是逆向改造人的思想,讓所有不認同它的人改變思想,面對一個冷酷的沒有出路的審判流程,犯人很快就會放棄自己的權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