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撕開馬恩列斯毛的畫皮

林輝

人氣 228
標籤:

【大紀元1月11日訊】清初小說家蒲松齡的《聊齋誌異》中有篇名為《畫皮》的故事,講的是個王姓書生一日清晨偶遇一名無家可歸的美麗女子,王生因為同情其遭遇,遂將其帶回家中藏進書房。不料,這是個專門吃人心的面目猙獰的鬼所變,在美麗的人皮後面是「翠色的面皮,長而尖利、像鋸子一樣的牙齒」。當道士識破其真面目後,因可憐其境況不忍傷其性命,故只是用拂塵希望將其嚇走;但披著人皮的鬼卻惱羞成怒,將王生的心臟挖出後逃走。道士最終運用法術將鬼消滅,王生也在神仙的幫助下死而復生。十幾年前看過的故事,至今仍記憶猶新,不過今日似乎才明白了蒲老先生寫作的現實意義。

半個多世紀以來,共產邪說披著「實現人間天堂」的美麗的外衣,荼毒了世間無數生靈,而至今在中國大陸那一方廣袤的土地上,仍有逾十億民眾將共產邪說的鼻祖馬克思、恩格斯和其傳承者列寧、斯大林、毛澤東等視為「偉人」,頂禮膜拜。近些年來,儘管很多中國人切實感受到了中共的腐敗、殘暴,但多年的「洗腦」還是使人們無法從根本上否定一直以來所信奉的、所崇敬的,認為「馬恩列斯毛的想法還是好的,只是具體執行中出了問題」的還大有人在。這就好比那被愚弄的王生一樣,在沒有親眼看到美麗畫皮後的猙獰面孔時,是無論如何不願意相信表明上的美麗實質上充滿了邪惡。

那我們就不妨撕開馬恩列斯毛的畫皮看看。

根據最新披露的資料,共產邪說的鼻祖馬克思曾在上大學時便加入了撒旦教會,成為魔鬼教的一員。西方宗教認為,撒旦是墮落的天使,因此變成了魔鬼,故對上帝充滿仇恨與妒嫉。而撒旦教會正是宣揚對上帝和對人類的仇恨(因為上帝創造了人類)。身為撒旦教會成員的馬克思曾在詩中透露:「夢想成為恐怖之王,毀滅整個世界」。曾經一度是馬克思最親密的朋友、同為撒旦信徒的巴古寧寫道:「人必須崇拜馬克思。人至少必須懼怕他,以得到他的寬恕。馬克思是極度自大的,自大到骯髒和瘋狂。」資料顯示,馬克思終其一生,都受到撒旦教的影響,甚至在病重時,還採用撒旦教的儀式祈禱。並非無神論的馬克思為了實現他「毀滅世界」的夢想,創立了其以暴力鬥爭為核心的共產理論,而且在被共產黨人視為圭臬的《共產黨宣言》中直接點出:「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陸徘徊」。事實上,這個幽靈就是馬克思心目中的撒旦。

夢想著毀滅世界的馬克思對於人類也是極為鄙視的,甚至對身邊的人也沒有愛。他與妻子燕妮的關係十分糟糕,而且從不盡養家的義務;三個孩子因為缺少營養而死,兩個女兒和一個女婿自殺。他與女僕暗通款曲,還有了一個私生子。對親人尚且如此,對於他人就可想而知了。馬克思仇視德國人、中國人、猶太人,認為他們都是「小販」;他稱俄國人為「飯桶」,稱斯拉夫人為「垃圾人種」,是「反動」種族,應該立即在世界革命風暴中毀滅。一方面,馬克思在著作中聲稱為無產階級奮鬥,另一方面他卻稱無產階級的人為「蠢蛋、惡棍、屁股」,稱黑人為「白癡」,甚至擁護北美的奴隸制。

與馬克思同時代的恩格斯出生於一個虔信基督教的家庭,但他在讀了自由神學家Bruno Bauer批評《聖經》的書後,開始懷疑基督教。當他遇見馬克思後,遂決定與這個「萬魔附體的怪物」(恩格斯本人的話)反基督的人聯手。在他眼中,馬克思是一個在追求野蠻目標的怪物,「他的狂怒從不平息,就像有一萬個魔鬼通過他的毛髮捉住了他。」事實上,恩格斯對於撒旦的危害瞭然於胸,但他還是決意與萬魔附體的馬克思合作,共同為魔鬼而戰,以實現「共產主義要消滅永恆的真理,消滅所有宗教和所有倫理道德…..」他在《Anti-Duhring》中寫道:「對人的博愛是荒謬的。」 在給朋友的一封信中,他又說:「我們需要的是恨而不是愛—–至少現在是這樣。」

顯而易見,共產邪說的鼻祖馬恩並非懷著拯救人類之心創立其學說,相反為了掩蓋他們從心靈上毀滅人類的目的,而提出了「人間天堂」、「唯物論」等來迷惑眾生,這同那個披著人皮的鬼又有何區別呢?正如馬恩其後的追隨者列寧所言:「半個世紀之後,還是沒有一個馬克思主義者真正理解馬克思。」

馬恩之後的共產革命導師非俄國的列寧莫屬。最新研究表明,十月革命根本不是人民的自發革命,而是布爾甚維克武裝隊伍在德皇金錢和武器的支持下,向二月革命建立的俄羅斯合法臨時政府武裝「奪權」。當時,二千人的布爾甚維克武裝隊伍進攻臨時政府並沒有受到過多抵抗,政府就投降了。所謂的進攻冬宮的浩大場面,都是後來的藝術加工;而且阿芙樂爾巡洋艦當時並沒有實彈炮擊,只是發射了一發禮花炮彈。對此,曾相信馬克思主義的俄國思想家普列漢諾夫稱,十月政變使他看出了列寧殘忍狂暴的面目。臨終歲月他口授了一份《政治遺囑》預言了俄國社會的基本走向。在遺囑中,他認為「列寧為了達到既定目標什麼都幹得出來,如果有必要,他甚至可以同魔鬼結盟。」

列寧曾說過,沙俄帝國是各族人民的大監獄。其實沙皇政府對於革命者還是相對仁慈的。列寧被逮捕以後,沒有酷刑侍候,僅僅是判處流放。所謂流放,僅僅是送往西伯利亞地區,並沒有苦役和監禁,仍有相對自由。列寧在被流放期間,每天可以游泳、打獵、釣魚,主要是散步,每月還享受八盧布的政府津貼。沙俄監獄裡受到優待的列寧和斯大林卻創建了古拉格勞改營模式,後來成為各社會主義國家勞改營的典範。大量的人犯在飢餓、寒冷和病痛中死亡。其中包括許多詩人、作家、學者、科學家和藝術家。列寧、斯大林正是這一歷史罪惡的始作俑者。普列漢諾夫認為「列寧為了把一半俄國人趕進幸福的社會主義未來中去,竟能夠殺光另一半俄國人。」

十月革命似乎為世界人民清楚地描繪了人間天堂的理想,但卻從此建立了歷史上罕見的人間地獄,不僅僅在俄國,在東歐,還在那曾經創造過燦爛文明的中華大地。列寧時代的恐怖屠殺和饑荒,斯大林時代的大饑荒和大瘋狂(逮捕和虐殺),毛時代餓死四千萬人的慘劇和文化大革命的瘋狂,東德的六一七鎮壓,波蘭的波茲南慘案和匈牙利的1956年事變,柬埔寨的大屠殺,六四鎮壓、鎮壓法輪功等都是這人間地獄的重大悲劇,而這其中有哪個不是打著實現共產主義的旗號?

在美麗的包裝下,一百多年來,共產主義給人類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和痛苦。馬恩列斯毛就是撒旦在人間的一個又一個代言人,其目的就是為了毀滅人類。一些被共產主義戕害的冤死之人就如同那王生一般,至死也沒弄明白原因所在。然而,神佛是慈悲的,不會讓撒旦為所欲為,繼續禍害人間。橫空出世的《九評共產黨》就是揭開馬恩列斯毛的畫皮的真正利器,他讓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覺醒,退出了中共黨團隊組織,從而擺脫了撒旦的控制,也讓撒旦的門徒馬克思的夢想徹底破滅。@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評李敖的共產主義 之旅
劉蔚:成為官員,教授,富商不是事業
【九評退黨徵文】華夏匹夫:當今中國11類產業
趙靜芝:「中共眼裏 祖宗還是外國的好」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北約衛星和遠程武器令俄羅斯脊背發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