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熱點互動】

揭開國安部神秘面紗(2)

中共海外國安特務的滲透無所不在。圖為香港的眾多媒體,有部分傳媒人員也扮演中共國安特務的角色,一邊採訪,一邊收料。(Getty Images)

人氣: 2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1月13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那您剛才說到有一些規定,在某些情況下才可以監聽,那什麼樣情況下它可以監聽呢?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李鳳智:通常最簡單的它要經過批准,這個批准根據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級別。比如像一個城市的普通老百姓,可能技術偵查的處長或科長就可以簽字,就可以進行監聽;再往高一點的可能是國安副局長或局長,或更上一級的國安副廳長或廳長,或相關處的處長簽字也可以;當然還有高一些的可能要部裡的批准。所以它對不同的案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標準,但終究明文上有標準,不看事情我不知道這標準是什麼。

主持人:好,有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現在接一下中國大陸江蘇趙先生的電話,趙先生您好。

趙先生:您好,嘉賓好、觀眾好。國安特務監控迫害六四學生、上訪人員、大法弟子、退役轉業軍人,這些事情我們都遇到過,也有了解。滲透到電腦層、打印社、社區、學校單位的,利用地痞流氓來探聽消息、搗亂的,這都遇到過。像我們這裡高校的打印社,打印社的是退伍軍人,他就告訴我有大法弟子來打印材料被國安的人抓走過。這是一個。

還有「六四」的時候,有一個學生他在天安門廣場,當趙紫陽接見學生的時候,給趙紫陽拿話筒的那個學生,到我們的城市來探親,然後他的親屬就被監控、被騷擾。你看,這多少年的事情。還有我本人也被…公安的車放在樓前,人出來監控,也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我還到國保大隊去過,看到國保大隊辦公室的文件櫥裡面,不只是法輪功的資料,什麼天主教、基督教各個教會的、網吧,各種各類的材料都有。我當時就感覺到他們把中國人民各個團體、民間組織監控起來,只要中央說打倒誰,他們馬上就把材料拿出來,就作為黑材料,我在那裡看,就感覺這國保大隊太邪惡了。這些材料都是現成的,我就講這麼多。

主持人:好,謝謝趙先生。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揭開國安部的神秘面紗」,今天正好有幸請到了前中國國安部的一個官員,他可以回答大家的問題。如果您有問題的話,可以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我們首先請李鳳智先生來回應一下剛才江蘇趙先生所說的情況。

李鳳智:謝謝趙先生能夠從國內打電話過來,我知道您打電話可能也是冒一定風險的,您這個問題包括許多方面,我就您問題的某些方面做簡單的回答。首先您提到國安包括公安對學校還有一些大的企事業單位的一些作為,我從這方面談一點。在中國國家安全系統的體制內就有一類部門,專門是做高校、大的企事業單位工作的,他們整天的工作就是做這個。這樣的部門和其他的技術偵查和情報部門是並列的。

主持人:這個跟反間有什麼關係?這就讓人搞不懂了。

李鳳智:反間諜主要是抓間諜,是抓其他國家派到中國去的間諜或者是其他國家在中國發展的代理人。

主持人:有多少的間諜會在院校中生存呢?然後他監視的也不是這些人而是監視自己的比如說老師、學生是吧?

李鳳智:您提這個問題很好。他在大的高校和大的公司、企事業單位裡面派駐機構發展人員進行工作,它有兩個目的。第一個目的是為了純粹意義上的反監工作,我的看法是無可厚非,哪個國家都需要有,因為在高校尤其中國改革開放之後,學術交流非常頻繁,互派留學生非常頻繁,這裡也不排除有那麼一點可能,有間諜的行為在裡面。這是一方面。

再有一個目的,就是監控學校和企事業單位。因為它在中國的社會階層組成裡面,它也是一個重要的部分,尤其是群體事件容易發生的地方,特別是高校,有影響的高校裡學生的行為,在目前或者近十年、二十年的形勢下,他是一個非常熱的,非常容易擦出火花的地方,所以它要把重點盯在那裡。

這樣的相關部門,正常的反間任務當然有一個任務就是我想補充的,情報的任務。因為中國對外的情報活動有一個特點,別的國家也有,但是中國可能更多一點,就是一場人民的情報戰爭。這個人民情報戰爭不是很大,但是作為這樣性質的部門來說,它已經很大了,它在這裡是發展一些有用的工作對象。

主持人:就是告密者?

李鳳智:不是,這是純粹對外的情報,比如說像這些高校裡面,有些人員或者是學者,頻繁的出訪國外,他有這個條件接觸國外的一些情報來源,有可能發展成是一種情報工作對象,也就是我們所說的「情務關係」。也就是在專職的情報幹部指導下,來做對外的情報工作,他本身是直接作情報工作。

再有一個就是為情報工作服務,發現有用的人頭線索。比如像陳教授在國內是一個知名的教授,他頻繁的和世界各地的相關領域的專家有聯繫。因為在中國現在也有這樣的情況。

在國外有些政府的官員或者現在是知名的專家,明天下級政府就有可能進入內閣,相當一級的政府裡邊去。他如果願意適當的配合,不要做很危險的事情,他在對外交往過程中能提供一些人員的情況,尤其是特別個人的情況,然後通過國家安全系統的專業幹部進行篩選偵編,挑出一些東西來做工作,試圖把那些人發展為情報來源,這也是一個目的。

但更主要的目的是,雖然現在情況說得很好,但實際國安在高校所做的工作,很多的精力是放在監控師生的行為上面。因為高校和大的企事業單位人員非常集中,像我說的,容易爆發群體事件,在這個時候要做情報工作,要和他們的黨委緊密的聯繫,在某些方面予以指導,把那個星星之火撲滅,不讓它燎原,發現什麼具體事件的動向、苗頭。

還有,就是對一種趨勢進行分析,防患於未然。像剛才那位先生談到的一個方面。至於國安插手六四,插手上訪的,這是很明顯的,但是這裡面應該有的時候是國安的,有的是公安的國保,有的時候是兩者都參與的。至於這方面,我想陳博士他知識淵博,讓他談一談。

陳志飛:談不上、談不上,這對我來說也是上一堂課。剛才我談到了,中國的國安系統就像一個黑洞,如果沒有李先生這麼站出來給大家講一講,誰也不清楚,連美國各界也不會很清楚。

但是相對於美國的情況,人家美國就出書,美國的國家情報策略大家都在討論,比如說是不是可以電話竊聽,這個是大家都可以發表意見的,即便對「是不是可以給每個穆斯林都電話竊聽」。像最近又發展成全國人民在討論能不能做上飛機前的背景調查,這在美國是非法的。

(在這些事件上)相比較的話,可以看到中國的國安真的像太上皇一樣的,想幹什麼就幹什麼。而且想監控誰就監控誰,雖然有一定的行使範圍,但他最後只要是讓中共這個主人滿意的,他什麼都可以做。

從這點上來看,剛才李先生說的另外一件事,我是非常有感觸,就說美國的FBI日子就沒有這麼舒服,美國的FBI他要接受美國法律的管制,而且還有道德各方面的因素在裡頭。我們看電影裡FBI那些執法官員,其實做起事來也是縮手縮腳的,因為他有很多方面的限制。

主持人:好,我們有好幾位觀眾在線上等候多時,我們先接一下洛杉磯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好,我想請問一下李先生,像我是想有機會的話可以回中國,可是我在海外這十多年做的一些事情,共產黨不太喜歡的,它們會很不高興的事情。那我想問一下,它們如果有我的黑名單的話,它們一定會放到海關,我回去的話馬上海關就可以發現還是怎麼樣?還是說它們國安和海關聯繫不太緊密,我回去不一定有這種危險?我是想問一下大概的情況,謝謝。

主持人:王先生我想問您一下,您說您做了共產黨不喜歡的事,如果方便的話您能說一下是什麼事嗎?我想這樣李先生可能會更容易回答您的問題。

王先生:因為我是法輪功學員,當然做了很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反正我的電話號碼也是公開的,報紙上也在登,它們肯定是會知道的,但是我用的名字和護照的名字是不一樣的,所以現在我是有這樣一個東西,而我也不知道如果我回去的話,會不會有些不方便。

主持人:好,謝謝王先生。我們現在接下一位觀眾朋友,紐約張先生的電話,張先生您好。

張先生:嘉賓好,主持人好。我想請問一下,中國的國安部它們有沒有送間諜到我們紐約來,比方親共僑團或者親共的媒體,它們都是這樣,有很多的間諜跑到這裡來,包括比方說美國的公司,或者是在美國的一些大的社團,我想請問一下,就是這樣。好,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新澤西州高先生的電話,高先生您好。

高先生:主持人好,兩位嘉賓好。多少對國安有些聽說:第一,在國外有沒有比如說總參二部在聯合國軍事代表團的軍事參贊,他就是總參二部派來的,那麼你們對他們在國外有沒有監視呢?甚至對中領館的人有沒有監視呢?第一個想提的問題。

第二,就是國安它到底是對內還是對外的問題。對內(的話),它們只是監控一定的團體組織,比如我在北京聽過一個高幹說誰下了一個指示,比如黃菊,江澤民的人,胡錦濤不喜歡他,圖一份安定,他就沒命。

國安權力到底是凌駕於中組部還是中宣部,或者國務院的其他部委之上呢?還是直接受中共的政法委書記操控的三大部,司法部、公安部和國安部呢?想請教一下,謝謝這位嘉賓。

主持人:好,謝謝高先生。我們請李先生來回答一下剛才觀眾朋友他們的問題。

李鳳智:好,我記得不太全,非常謝謝三位先生提的問題,有的方面我盡量的回答,有的地方可能不全面或者不如您意,請原諒。首先回答一下王先生的問題。

他說到他這個情況回國是不是會被發現。這個問題提得也非常好。我覺得那個情況,中共應該是掌握您的名單了,應該在裡邊,您回去無論是真名字還是假名字, 或者再編一個名字,中共極容易發現。這裡可能牽涉到這幾個部門,就是怎麼發現你的,這個名單怎麼來,怎麼把你定到名單上去的,這就說到因為您在國外的,可能涉及到國外的一些方面。

在國外做這樣的工作有這幾個部門,首先我覺得放在第一位的應該是外交部。實質上我了解的,我以前同行的心態,對這樣的非正常的所謂中國的國安工作,他們本身是有牴觸情緒的,只不過有時候為了自己升官發財、自己的利益,或者上邊的指派,你不得不做一些,但它動力還小,所以我先把外交部放在前面。

實質上外交部應該是維護中國利益,代表中國方面說話,代表中國的形象,把想說的話,想表達的意思表達給它所駐在的國家的政府和人民,同時把所在國家政府的態度和民眾態度反應回去,包括不只給政府,也給中國老百姓知道。

現在我覺得這個是它真正在做的,而且是花很大的精力來做所謂的「五毒」,或者海外反共分子的工作。像有些比較低一級的,我覺得就是它們做的。

比如像發展線人,法輪功在那兒集會,中領館派了人到那兒拍拍照;民運人士在那兒舉行新聞發布會,它們想辦法把他撈到,或者是採取一些行動來詆毀這些人,給他們造謠生事,甚至可能找個流氓打一頓。像這樣的事情,我覺得很可能是按著外交部門來做的不倫不類的事情。所以說您這個事情有可能被外交部使領館的人指使一些人把你的名單給報回去的。

主持人:但是有一種情況,我知道很多在美國的人,比如說他的中國護照是一個名字,可能漢音拼音的,尤其是他歸化為美國公民之後,他就換了一個英文名字,或是重新起一個名字。如果他新的美國護照跟他過去中文名字不一樣的話,它們怎麼發現他呢?

李鳳智:如果要能把你列入黑名單的話,它應該是把你情況了解得比較清楚。

主持人:它怎麼了解呢?

李鳳智:比如像通過它在這邊培養一些線人吧!像外交部門,我首先提到的是外交部門,他可能通過跟你交朋友,或者打入到內部。假設你是法輪功學員,在您的當地可能領館也好,領館的相關的像政治方面的什麼秘書,或者是副領事都給你直接插手,來發展一些人來提供這些線索,我給你好處。

主持人:比如說像他這種情況,假裝去煉煉法輪功,就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李鳳智:對,或者是通過法輪功的朋友無意中說出來,我想您可能也很有膽量,既然做這事也不怕它知道,只不過說到具體問題。再有一個部門就是公安部門,像前幾年陳用林先生之後,還有個郝鳳軍先生吧!他是國保的,據我理解,他本身可能負責蒐集情報的。

主持人:對。

李鳳智:他底下有些人在國外給他蒐集情報,通過各種渠道返回去,所以說您被上黑名單的第二個可能,就是被公安的國保系統的對外情報工作人員或線人,通 過他這個線來報回國內去了。第三個,假設您是做了驚天動地的大事,或者是您已經做了許多正義的事情,國安部可能就要盯上你了。

一種情況是國安部門的人員,因為他在國外花了很多精力來蒐集所謂的「五毒」的情況。它們在國外是有人的,並且(人)不在少數,可以說是花了很多金錢,花了很多精力,發展到甚麼程度可能還不太容易,但是已經有相當一定的規模。

在這種情況下,第一個是國安直接把你盯上,發現你的舉動是所謂的「惡劣」的,他覺得報回去是一條有價值的情報,共產黨會高興,或者起碼我的領導可能會高興,這個時候他直接主動去蒐集情報報上去。

第二種是外交部門,我剛才第一提到外交口的,或者是公安部門的國保對外情報的部門,把一個東西報回國內去了。在國內這些部門是有訊息交流的,尤其後來成立了「610」,它是有集中的地方和分散的地方,這些是能互相通的。有可能公安得到這個消息,得到這個通報之後,它再去做這個事情,把你的資料進行更詳細的調查,然後到博客,上到黑名單上去。

這是有兩個方面:第一個是國安主動的去做,認為這個是值得做的;第二個就是上面指派的,比如說「政法委」,或者像「610」,或者像某種情況下的聯繫會議,這個應該誰管應該誰查……。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直播】揭開國安部神秘面紗(上)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直播】揭開國安部神秘面紗(下)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1-13 1: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