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葉家書:夢屋

真子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16日訊】有日走過Granville大街,溫哥華名店相連的商業大道。正是聖誕前夕,入夜華燈初上,敞亮店舖裡聖誕樹的燈飾如繁星璀璨,吸引人們的目光。我的目光看向一間兒童用品專門店,馬上看見可愛物品,不由自主推開明亮的玻璃大門,一腳便踏進店裡去。

吸引我的是一棟棟木做的小房子。小房子是給玩具娃娃住的吧?可是實在美麗,做工精巧細緻,紅紅綠綠各種顏色,令人想起美麗溫馨的童話世界。

我微笑著想起我童年的夢:美麗的小房子,裡面住著白雪公主一樣的洋娃娃。童年時的大陸老家物質匱乏,當然窮孩子也有窮孩子的快樂,自己動手做玩具,紙折的房子和桌椅,還有床,兩根火柴棒紮起來便成了一個小人兒,穿上紙做的衣服,滿有趣的。小夥伴們一起玩「過家家」,玩得津津有味。

也許心裏學家會由此推論:愛玩「過家家」的孩子,潛意識中有對家的熱愛。家的概念,是那麼個舒適的蝸居,真正屬於自己的自由自在的天地。

其實何止愛玩「過家家」的孩子呢,對於擁有自己蝸居的渴望,也許便是地球人類的共性吧?有蝸居才會有一個家,對大多數人而言,擁有自己的房子是一個太奢侈的夢,是以買屋供屋,永遠是打工一族一輩子都爬不完的階梯。

如今大陸老家倒是今非昔比,城市高樓林立,市場繁榮。可是高樓裡一個又一個單位空置著,並沒有居住的人家,高樓上高高的窗戶是每天擠公車扒飯盤的螻蟻一族年復一年仰望的白雲。有統計報導,依據現今大陸高昂的樓價,兩口子正常收入不吃不喝不消費窮五十年積蓄方能購得兩房一廳的單位。換言之此乃可能中之不可能也。

若論居住環境和條件,加拿大是得天獨厚。這兒不獨花園洋房,綠草如茵,與美麗房舍比鄰的柏文大廈亦各有千秋,其建築設計與室內佈局遠勝人口密集的亞洲城市,那是名符其實的蝸居,令人窩心。當然即便是生活富裕的加拿大也未達到居者有其屋,支付房屋費用仍然是平常人家最大的開銷。但實際算計,如果兩口子持久工作,則收入穩定,可以一人的收入付房屋按揭,還有另一半工作保障衣食住行,足可安居樂業也。加拿大有不少大陸移民,來時白手起家,干最普通的工作,數年後也有了自己的房子,平凡人生的夢想,在這兒並非藍天白雲般遙遠。

如今我在加拿大看到我童年時夢想的小房子,美麗的感覺依然,只是不再想著要買下來永久擁有。走過漫漫的心路歷程,已然明白世間萬物縱美好終難永恆,人間蝸居固溫馨,也不過是生命行腳的驛站,在我心靈深處有一個真正美好的家園,我知道那才是永恆生命終極的歸宿。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香港也許沒啥文化底蘊,但香港也特別,因其特殊之歷史際遇,一百多年前歸在大不列顛國旗下,喝足一百年洋墨水,不曾受中共黨文化的浸淫,是以香港文化雖非脫俗也不算清新,但至少自然真實,思想之自由與港人之民主意識令香港文化中的幽默諧趣得以自由發揮,以此形成其俗世的風格,不深刻,但尚可娛樂。

    對比大陸電視,以其泱泱大國之人傑地靈,演員自然千里挑一,形象是沒說的,製作也蠻認真,比香港的考究多了。然而大陸的電視劇集並不太受落,坦白說,悶,沉重,節奏太慢,色調灰濛濛的,好像用的都是劣質菲林,一句話,不好看。

  • 我總是嚮往那些古老的時代,那些古老傳統的人類精神,看那些傳統手法建造的房舍和廊亭,不僅是欣賞那些鬼斧神工般的技術,那些作品,貫穿一份不朽的靈性,一種專心致志的精神,價值無量。人類自翔在日新月異的科技中不斷前進,又有多少人覺悟,所謂的進步 ,其實正是後退呢。
  • 那一夜,我看到北美平原清明高遠的天空飄過一片西藏潔白的雲,那一夜,我聽到一位真正的藏人的歌唱。年青的依西姑娘,穿著草綠色藏族的長裙,黝黑的肌膚閃爍著青藏高原溫暖明亮的陽光,她以沉厚和緩的嗓音悠然唱出自己譜曲的歌。我聽不懂她唱的藏語,可是我聽懂了她歌中那份真誠的祈盼,當席中所有漢人和藏人來賓輕拍著節拍和著她的歌唱,也唱和著同一樣慈悲的祝願,霎那間淚水漫過了我的雙眼。
  • 來到加拿大,真的見著「鬼」了,不是那陰森恐怖的鬼,這邊的「鬼」們都笑咪咪的,年齡都不大,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許多小不點兒,衣著古靈精怪,在每年同一天相同的時辰,三五相繼而,滿街市遊走。
  • (shown)秋色再美,然轉瞬即逝,如短暫人生,奈何功名利祿,神仙美眷,誰又能長久擁有?真個是秋色人生,剎那芳華,終究千葉飄零,塵歸塵,土歸土,那枯枝殘葉又歸何處?
  • 作為選民,甜言蜜語免了,承諾和夢想也無需聽太多,最重要的一個準則是,候選人的道德良知可決定其未來。如不信各位選民可以走著瞧瞧
  • 加拿大海闊天高,處處景色怡人,連墓葬之地也不例外。這兒的墓園寬闊平坦,藍天下,如茵草地灑滿陽光,陽光也靜靜地照著靜穆的墓碑。這天然的寂靜,草和樹,單純的綠和風景,好像在靜靜的展示,死亡不過是生命的另一種形態,是從喧囂回歸沉靜和平,死亡代表的不全是憂傷
  • 人們心目中的審美尺度,總是自覺或不自覺的來自傳統的審美意識,因傳統乃神傳神授,亦乃人本源之真性也
  • 人生許多事往往皆利弊相隨,上天若給人什麼好條件,便讓人也執著於此。給你動人的容貌,說不定便由此生起明星夢,不住的想入非非,至少穿衣打扮上絕不會虧了自己。反之條件稍遜者或乾脆沒條件的也就乾脆不去執著了。呵呵這便是人生吧?人在迷中,大千世界的種種誘惑如迷幻夢影,誰又能從對自身的執著中真正超脫出來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