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頌

章冬
font print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

者,君子也。

剛直不阿,不蔓不娜;挺然拔起,枝杈不多。迎風立傲首蒼天,謙謙然不欺弱禾。

不圖速生,循序然內質堅韌;不擇處所,燕居然無畏嶺峻。穆穆然靜觀冷暖,蕩蕩然襟懷通坦,迎朝霞送飛蒼鷹,撫雛鳥暮色向晚。驟雨中洗淨浮塵,烈陽下高擎華冠。

秋葉飄零,五行流轉官當刑,愁雲慘淡,滿目淒然,空谷蕩回蕭瑟聲。柏青,安之若泰,凝神傾聽,意志堅,陡然消愁希冀曾。<--ads-->

冰雪覆壓,陰氣盛極,莽莽蒼蒼,萬物收斂苦難捱。松者,昂首不屈,俯瞰枯蒿寒風中瑟瑟唱淒哀。

壯哉!難忘者,頤和園後山,錯落幾許、千年古松。

形如擎天柱,舉五嶽而腰不折;壯似架海梁,托八荒而志不奪。遒勁偉岸,光明磊落,正氣浩然,直衝霄漢。龍驤虎踞氣勢盛,千仞高山而欲拔;狂風霹靂歲崢嶸,七尺黃卷而難察。經風雨而勵志,植大地而深根, 采精華而延年,懷壯志而氣吞。見證榮辱興衰,遍嘗四季冷暖, 冷眼愛恨情愁,滄桑無語向晚。

松者,君子也。

意志堅品行高潔,表裡一率真烈節,酷暑嚴寒無改色,仰觀鬥轉千秋月。終成棟樑了初願,造福人間心頭悅,擎舉茅舍心亦甘,更無驕(闊),托起綠瓦飛簷皇宮闕。

──轉載自【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西山有奇氣,
    遙遙望帝京。
    連綿入燕雲,
    蜿蜒沒太青。
    龍蟠攬形勝,
    虎踞衛皇城。
  • 王文仁畢業於成大會計系,在會計師事務所工作達30年之久,25年前拜葉志德為師,由四君子開始學習水墨畫。之後,受教於蔡茂松的山水畫及黃明賢的花鳥畫,近年來更向沈政乾請益學習人物及工筆畫。
  • 在不計較得失的、沒有執著的狀態下,才是真正恆久不竭的幸福。
  • 紅苞綻嚴風

    天藍曳蒼松

    奇梅冰雪傲

    金霞驅寒冬

  • 跟師父學茶有三十幾年了,那天,師父帶了一小鐵罐百年普洱茶來,我掏了一些放進陶壺裡,泡了開來,倒了兩杯,一杯給師父。師父喝了一口,舒展眉頭,嘴角含著茶氣,緩緩的說:「能收藏這普洱,很感恩。」然後,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冥冥中似乎有神的牽引。」
  • 地瓜是再普通不過的食物,而在1960年,地瓜卻給我留下了刻骨銘心的記憶。按票證供應的東西根本不夠吃。飢餓逼得人們到處找吃的,海裡的海菜,山上的野菜,凡能想到的都吃光了,甚至人行道旁的槐樹葉都被擼光了。
  • 筆者曾在不同場合和時間,問過很多不同人一個同樣的問題:「愚公移山」的主題思想究竟是什麼?被問的人當中,有的在社會上很有身分地位,也有社會階層和文化層次較低的人。然而,他們對這個問題的回答卻驚人地一致——不外乎都說:這個故事反映了人們改造自然的偉大氣魄和驚人毅力,說明了要克服困難就必須下定決心,持之以恆,堅持不懈的道理。
  • 少年時唱的歌,必有一些終生難忘,遲暮之年再回味那些熟悉的旋律,彷彿又回到當年的歡樂中去。19世紀後期,日本詩人國木田獨步說:「如果說少年的歡樂是詩,那麼,少年的悲哀也是詩;如果說蘊藏在大自然心中的歡樂是應該歌唱,那麼,向大自然之心私語的悲哀,也是應該歌唱的了。」我的少年時期正值上世紀50年代,生活平淡無憂無慮,沒有學業重負,更談不上悲哀,卻充滿嬉笑與歌聲。那時小學校每禮拜都有專門唱歌的音樂課,至今回想依然歷歷在目。
  • 年少時讀《水滸傳》,每讀到梁山好漢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痛快,心頭湧起一陣激動,手臂上即顯出雞皮疙瘩。《水滸傳》中好漢全有綽號,綽號襯託人物個性,如響噹噹的「拚命三郎」,聞之令人熱血沸騰;有的綽號讓人唯恐躲之不及,如「母大蟲」、「赤發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