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故事:王孝廉的前生與來世

莫求

只因我前世見到那些才子們登科中舉,心裡便十分羨慕;又羨慕那些大富之家的華貴富麗,此情也沒能斷絕,所以還得轉世兩次。(攝影:王嘉益 / 大紀元)

  人氣: 152
【字號】    
   標籤: tags:

清朝時期錢塘有位名叫王鼎實的孝廉,是一位少年才子,十六歲就中舉了。一年,他去投靠一位做官的親戚。到了親戚那裡,住了沒多久,就得了病,病情並不嚴重,但他卻把他的那位親戚叫來,用比較悲哀的語氣對他說:我前世,是鏡山寺的一位僧人,苦修了幾十年,差一點就修成得道了。只因我前世見到那些才子們登科中舉,心裡便十分羨慕;又羨慕那些大富之家的華貴富麗,此情也沒能斷絕,所以還得轉世兩次。今生便是其中一世。過不了幾天,我又將投胎到大富人家,就是順治門外的姚家。你留我住在此,看來也是命中注定的。

親戚勸解他病中不要多想,他又說:來去都是有定數的,我實在難以在此久留,只是我父母生我養我的恩情,一時難以割捨啊。於是他便取來紙筆來,向父母寫了一封訣別信。

信的大意是:兒子不幸客死在千里之外,壽命短促,身後留下少妻和小兒,給父母留下拖累。但兒子並非父母真正的兒子,弟弟才是父母真正的兒子。父親還記得某年在茶館與鏡山寺的一個僧人喝茶的情形嗎?兒即是那位僧人轉世。當時與父親聊天十分融洽,心中感念父親的忠厚誠實,便想為什麼造物主不將我轉世為他的兒子呢?心中動了此念,於是便來做了你的兒子。兒媳也是幼年時就有緣分,鏡花水月,都是在幻景中相聚,怎麼可能長久相處呢?父親切勿以真兒子看待我,快快斬斷愛子之情,赦免兒子的不孝之罪吧。

他親戚問他投胎到姚家該是那一天,他說:我這輩子沒犯過什麼罪過,所以今生一死,很快就輪迴轉世。三天之後,到了巳時(上午9點至11點之間),王鼎實便開始洗漱,洗漱完後,坐在床上叫他親戚來,說話談笑的樣子都與平時一樣。不久他便問:中午到了嗎?有人答道:已到正午。他便說:我今生的塵緣已盡,分別的時候到了。然後向親戚拱手一一作別後,便安然去世了。他的親戚趕到姚家去看,果然就在王鼎實去世之後的當天,姚家就生了一個兒子。姚家經營騾馬行,幾萬貫家財,是富貴之家。

看了這則記載後,我想,這個故事除了說明輪迴轉世的真實性外,還講到了一個很嚴肅的問題。鏡山寺中一個修了幾十年的僧人,就因為還有些對世間的執著沒有去盡,而沒有修成,還得在人世間輪迴。可見修煉是多麼嚴肅的一件事啊,一個執著不去,一念之差都有可能使其修不成。

(資料來源:《子不語》)

--摘編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記得小時候,逢年過節父母就讓我們燒香拜佛。說起禮佛,我想起輪迴中的一個有趣的故事。
  • 2004年春,重慶市綦江縣趕水鎮一位姓楊的、約40歲左右的農民給法輪功學員講述了發生在他們自己家的一個真實故事:
  • 故事發生在明末清初年間。距北京城幾十里外有一個村子叫瓦家店。在這個村中有一個有錢的大戶人家,人稱“錢員外”。在他們家兩里外有一個農戶人家,此人姓李,人稱:“李老二”。由於他會一些泥瓦匠的活兒,經常到錢員外家幹些零活。每次到錢員外家幹活,錢家給的工錢都不少,一來二去就和錢員外很熟。所以錢李兩家來往比較密切,錢員外稱李老二:李老弟。李老二稱錢員外:錢大哥。
  • 凡是對清朝歷史有過專門研究的人都知道:張英和他的兒子張廷玉倆人在大清康乾盛世中居官數十載,忠心輔佐康熙、雍正、乾隆三位皇帝,立下了大功,而且都為官清廉,人品端方,均官至一品大學士,是歷史上著名的賢臣良相,同時也都是史家公認的學者大儒。
  • (shown)小時候常聽老人們講起這些,當出現什麼災難時,會說是上輩子造的孽;而當出現什麼好事時,會說是祖輩上積的德。
  • (shown)清代初年,有位李通判,是山西汾州人,他不僅記得自己的前世,還記得轉生之前在另外空間裡的經歷。
  • (shown)記載中的邵士梅之所以不願久當縣令,以及用自己的俸祿來無償的資助一個貧窮的老婦,這都只能用他真的記得前世以及陰間的情況來解釋。
  • 蘇軾,號東坡居士,是北宋鼎鼎有名的大文學家、唐宋八大家之一。他為人豪放,且樂觀有趣,在歷史上除了留下眾多的詩詞外,還有一本記載了各種奇異之事的小書《東坡志林》,其中有兩篇說的是他聽聞的死而復活的奇事。
  • 清朝時期,有一縣令奉命赴任。這一去,不僅引來了前世的冤家,還被揪到神明面前。一場奇特的經歷,原來是前世一時之誤,埋下的禍根……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