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黃鶴樓

劉備從黃鶴樓脫身而去
袁榮易
  人氣: 626
【字號】    
   標籤: tags:

唐朝詩人崔顥有一首詩叫黃鶴樓:「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這是講一個修煉人騎鶴上天,不再回來,詩人來此樓,忽然領悟自己的家也在天上。但流落凡間煙波迷茫,他不知怎麼回到天上真正的家鄉。

人被羈絆在人間回不去,而人間經歷的又是些甚麼事呢?京劇《黃鶴樓》演出的無非是人在蝸牛角上爭鬥的事,高人看來何須計較,可是一般人卻把這些事看成攸關生死的重要大事,抓的緊緊的,死也不放開手。《黃鶴樓》具有度化性質,將觀眾放在一個制高點上,去看劇中兩造人馬為自己利益而強求不已。由於戲演的是過去式,和現在分的很開,在「恍如隔世」的距離裏,觀眾容易有一種客觀,也許生出悲憫之情,冷靜的反省「人類一顆佔有的心,將人類弄的太苦了」這一命題。

元朝就有劉備從黃鶴樓走脫的雜劇,但很奇怪,這段情節並未收進元末明初羅貫中編寫的「三國演義」一書中。其實這也很常見,說書或戲曲的故事發展了很多內容,但文人整理成書時可能因自己的觀點而加以篩選。或許由於這段情節的調性與全書有異,所以羅貫中不予採用。

高精度圖片
《黃鶴樓》周瑜(李瑋蒨飾演)下樓而去,劉備(高菘懌飾演)嚇昏過去,趙雲(張傳哲飾演)喚醒劉備。台灣戲曲學院演出。


黃鶴樓舊觀,原址在長江邊黃鶴磯上。1985年重建在相隔1公里的蛇山嶺上。

然而在戲曲的傳承上,黃鶴樓一直持續存在。京劇盛行的年代,《黃鶴樓》曾紅極一時。在京劇《黃鶴樓》中,不是演甚麼英雄氣概,相反的是與現實社會類似的爾虞我詐的現象,英雄變成常人,在戲裏各用心機。劉備借荊州安身,周瑜一心想趕走他,黃鶴樓上他們激烈的談判。周瑜逼劉備還荊州,劉備用哭的想換取同情,但周瑜不為所動。一旁趙雲心裏著急,他認為周瑜應念赤壁聯手破曹之情,不該這麼無情無義。趙雲出言沖撞周瑜,爭的面紅耳赤,把周瑜氣的走下黃鶴樓,下樓前還說如果劉備不簽還荊州的契約,就別想走出黃鶴樓去。

而事情不出諸葛亮的預料,最後強勢的周瑜竟然佔不到任何便宜。玩味這齣戲想講的內涵,讓人內心會嚇一跳,它講積極的竟然勝不過消極的。戲份較重的是周瑜,他又當主人、又當討債的債主,唸、唱、耍翎兼舞袖,忙個不停,處心積慮、威脅利誘,各種手段用盡,就是達不到目的。當然,戲裏是以諸葛亮高於周瑜的立場敘述,諸葛亮的悟性高過周瑜。周瑜拼命的努力,過度用心適得其反,最後倒把自己氣出一身病來。而諸葛亮舉重若輕,只在關鍵點上用一點力,就幫助劉備走出難關。

《黃鶴樓》又稱《過江赴宴》,周瑜邀劉備過江商議,劉備原來不肯去,經諸葛亮好說歹說才勉強答應。相聲裏也有一段著名的說段《黃鶴樓》,說相聲的兩個人用嘴來演京劇,分別演諸葛亮與劉備,然後互相幫忙打鑼鼓,鬧出很多笑話。聽過這段相聲的人,印象都很深刻,這裏就不細講。我們把相聲引用京劇《黃鶴樓》的段落,記在下面供大家參考:

劉 備:(唸白) 啊,先生!
諸葛亮:(唸白) 啊,主公!
劉 備:(唸白) 此番過江,東吳赴宴,你可把孤王害苦了。
諸葛亮:(打鑼鼓經) 逛浪氣勒勒、逛浪氣勒勒逛。
劉 備:(唱西皮散板) 心中惱恨諸葛亮,
諸葛亮:(打) 逛。
劉 備:(唱) 力逼孤王過長江;
諸葛亮:(打) 逛,
劉 備:(唱) 龍潭虎穴孤去闖,
諸葛亮:(打) 逛浪氣勒勒、逛浪氣勒勒逛。
(唸白) 山人送主公
劉 備:(唸白) 啊!(語音往下)
諸葛亮:(打) 逛。
劉 備:(唱) 分明是送孤王去見閻王。

劉備的本事有限,看樣子好像甚麼也不行,但他肯聽諸葛亮的安排,履險如夷,周瑜傷害不了他。這也反映中國人「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一種較為寬鬆的行事風格,不那麼執著非要怎麼樣怎麼樣,而願意親近天多一點,順天應人。

這裏有一些早期有關《黃鶴樓》的影像資料介紹給大家。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春台班台柱老生余三勝到天津演出,18歲的泥塑藝人張明山(泥人張)為余三勝飾《黃鶴樓》中的劉備塑像,最特別的是張明山捕捉到劉備那種膽小怕事的神情,令人莞爾。

清末一張《黃鶴樓》老照片,田際雲飾演小生的周瑜,氣虎虎的坐在椅子上,許蔭棠飾演劉備小心翼翼在一旁賠禮,右邊的趙雲(朱素雲飾演)氣鼓鼓的不服氣。三人的表情都很生動,特別是田際雲,藝名「響九霄」,以花旦著稱亦擅長小生,他富有新思想,為反清的革命貢獻過力量,他將周瑜優雅大方但幹事心強的模樣演的很傳神。


1844年余三勝到天津演出時,張明山為他塑的劉備戲裝像《黄鶴樓》,形象傳神。


左起依次為周瑜(田際雲飾演)、劉備(許蔭棠飾演)、趙雲(朱素雲飾演),田際雲藝名「響九霄」,他將周瑜的幹事心表現的很強悍。

還有一張日本人收藏的清代風景明信片,演的也是《黃鶴樓》,從左至右為周瑜、劉備、趙雲,演員望著鏡頭,像是為了拍照而將演出停下來。他們的服飾很樸素,應該是較古老的扮像。特別的是趙雲也掛鬍子,兩個鬍子演員顯得沉穩,對照出周瑜的年少氣盛。

《黃鶴樓》演的蝸角爭奪,反映人生為自己的利益汲汲營營,或者擔心受怕,這些人間熟見的身影,久而久之,早已視而不見了。戲劇像面鏡子,讓觀眾突然又看到這些真相,給人一個選擇的機會,不致沉迷其中,最後沉淪下去。香港政府受中共叫嗾,故意作梗讓神韻藝術團演不成,原本七場售罄的演出被迫取消,只因神韻藝術團能演出真相的信息,給人選擇機會。卑鄙下流的共產黨掩蓋真相,根本不讓人有選擇的機會;共產黨連人都不配,就是使的鬼域技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原本「鼓上蚤」三個字舞台不易表現,轉換成麻雀形的動作,立刻把神偷身手的輕盈、位置的出沒不定(以防被跟蹤或鎖定)等等情狀,具體呈現在觀眾眼前,觀眾一下子就能抓到重點,而演員更可以將這個形象衍生,做成藝術性的創造。
  • 《珠簾寨》全劇突出西皮快板的唱腔,像珠珠串聯(用珠簾這個名,準確的傳達出視覺效果),連珠發放不停歇,彷彿大珠小珠落玉盤爽脆的聲音。李克用與程敬思西皮快板的對唱,以前也稱為互咬,你咬我、我咬你,節奏緊湊好不熱鬧,前輩藝人安排唱腔真是神奇!他們的互咬,爭的不過是生活中人人都有,但又牽動最大的一個「情緒」問題。
  • 尚小雲為人耿直,他是真正的不餘遺力的幫助窮人,完全不像共產黨只是藉著說要幫助窮人而騙取政權。照道理說尚小雲出身窮苦又幫助窮苦人,共產黨應當對他好一些,或給予表揚吧,沒想到卻是完全抑制他,將他高貴的情操踏在腳底下。
  • 古代政治很有智慧,御史(諫官)品級非常小,反而可諫大官,享有相當程度的言論免責權。皇帝因而可用小諫官處置惡勢力龐大的大權臣。
    2006年中國政府「不小心」竟與西班牙簽訂引渡條約。2009年11月西班牙國家法庭做出一項裁定,決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包括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等五名高官,他們至少要被判20年的徒刑。
  • 《蘆花蕩》這齣戲主要就在看身段,演員能按口訣來練,精氣神飽滿,身體才有瀟灑與圓容的勁道,讓觀眾恍如看到真的張飛。我們試看一下口訣:「心意想,奔於腰,歸於肋,行於肩,跟於臂」,是說演戲時演某人、某種狀況、某種感情,需氣沉丹田由腰主控,然後氣歸於胸,兩肩放鬆等等。
  • 花旦這一角色能反映出傳統中國文化的寬容,花旦不遮掩、不謹小慎微、聰明愛嬌,大家都喜歡她。從花旦就知道「禮教吃人」的話,根本是在誣指中國文化,禮教吃人就不可能出現那麼多不被禁忌束縛的花旦,幾乎有中國戲劇時就有花旦這個角色(可能稱呼不同,叫做小旦、貼旦等)。也許有很多人喜歡端莊的青衣,可是同時存在嗔笑沒壓力的花旦,她代表人心的無拘無束。
  • 京劇裏,程式化的程度越高,技術性也就越強。尤其武戲是高程式化的表演,所需要的技術,如果不下苦功夫去練是無法呈現的。《兩將軍》的戰場,白天馬張二人是穿靠騎馬,使用長槍交戰,需有熟練的把子功;到夜戰卸靠貼身肉搏,也要配合的分秒不差,例如馬超一個「跺子」下來,「烏龍絞住」踹張飛一個「搶背」,馬超同時一摔甩髮,乾淨俐落,台底下的人都發出喝采。
  • 但到中共竊國,他受命為一些新戲編腔。例如《白蛇傳》(田漢編劇,田漢是個學者,對京劇明明是個外行),白素貞唱「你忍心將我害傷,……」王瑤卿編這段控訴許仙的新唱腔,就依共產黨要的帶著歇斯底里的味道。中共恭維他「革新創造」,其實別有目的。只不過是假借他,為情緒激昂的樣本戲鋪路。樣本戲那種十足煽情的鬥爭、對立、喊口號,稍微懂一點傳統京劇的人都明白,那是灑狗血,不登大雅之堂。王瑤卿是個很願意幫助別人的人,如果他看到後來京劇都變成什麼樣子了,他就知道上了大當
  • 《魚腸劍》是齣老戲,編排樸素,主要由二個老生(分飾伍子胥、公子光)、三個花臉(專諸、王僚、劉展雄-公子光的侍衛)演出。花臉王僚的小心翼翼中(其行事風格宛如今年北京十一禁止鴿子、風箏飛,害怕出事)顯露出他的工於心計,他的唱詞裏帶著難逃命運的恐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