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珠簾寨

李克用怕老婆打仗百戰百勝
袁榮易
  人氣: 27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8日訊】《珠簾寨》這齣戲非常幽默,它把歷史上很可怕、很嚴重的災難,在談笑風生中就解決了。當時黃巢造反殺人八百萬,人人聞之喪膽,沙陀國(在山西境內)李克用只因他肯聽老婆的話,出兵就把黃巢消滅掉,不受黃巢黑暗勢力的制約。其實人只要正常(聽老婆大丈夫、打老婆豬狗不如),總會勝過不正常(例如毛澤東推老婆去死自己開溜),邪不勝正在歷史上一直都是顛撲不破的真理,共產邪黨表面還風光但它的不正常早就註定了它的毀滅。

《珠簾寨》雖為老戲,但劇情卻是男女平等的觀念。元帥是老婆,李克用聽老婆派遣,先是先行(先鋒官),後作押隊官(後衛),等眾太保因為缺乏經驗不能勝敵時,又受命上陣交鋒,李克用臉不紅氣不喘,該他做哪樣就做哪樣。觀眾樂呵呵也不以為異,誰也不會說他懦弱,反而對李克用的怕老婆,好像深得我心一樣,引他為知己。舞台上的李克用,正常的好像我們左右鄰居,是一直與我們生活在一起的人,而不是甚麼偶像、模範。對照看共產邪黨的新編京劇,人物殺伐決斷,不時在那裏咬牙切齒,費很大的勁,很不正常。之所以如此,是因黨文化作祟,抹煞幽默、悠閒、自由等這些正常人的特性。

《珠簾寨》的李克用,有人說是花臉、老生兩門抱。可是後來名淨金少山嘗試唱過卻感覺不對工,因為早在余三勝的時候,余三勝(余叔岩的祖父,工老生)便已改成唱工細膩的老生戲了,譚鑫培繼承下來發揚光大,並且因為譚深諳舞台效果,加強了其中幽默的特色。目前大概只剩下鬍子是戴「滿」,猶有一些花臉的感覺。

高精度圖片
《珠簾寨》紅龍套(臺大國劇社同學飾演)出場站門,接著就該李克用出場。

高精度圖片
《珠簾寨》李克用(林文雄飾演)出場唱「點絳唇」。蘭韻國劇團演出。

高精度圖片
程敬思(王鶯華飾演)與李克用(林文雄飾演)久未見面,相互問候。

高精度圖片
李克用(林文雄飾演)下令飲酒時不准談出兵之事,坐在一旁的大太保(王乃瑄飾演)似乎沒聽見。

《珠簾寨》全劇突出西皮快板的唱腔,像珠珠串聯(用珠簾這個名,準確的傳達出視覺效果),連珠發放不停歇,彷彿大珠小珠落玉盤爽脆的聲音。李克用與程敬思西皮快板的對唱,以前也稱為互咬,你咬我、我咬你,節奏緊湊好不熱鬧,前輩藝人安排唱腔真是神奇!他們的互咬,爭的不過是生活中人人都有,但又牽動最大的一個「情緒」問題。

唐朝末年,黃巢佔據長安,唐僖宗出奔美良川,派欽差大臣程敬思至沙陀國求救。沙陀國王李克用與唐僖宗曾有段不愉快,李克用差點被僖宗斬首,好在程敬思說情,李克用才獲赦免。此事造成李克用的心結,所以他對救唐王這件事,顯不出熱衷。

神秘的沙陀國人熱愛珍寶,歷史傳說他們曾攜帶大量的寶藏,但後來寶藏下落不明。《珠簾寨》珠光寶氣的劇名,似有所指。山東臨清市戴灣鄉的水城屯皇殿崗遺址,舊時原名珠簾寨,傳為五代唐明宗李嗣源駐蹕之處,李嗣源為李克用長子(大太保)。沙陀人滅黃巢,接著滅朱溫,五代唐、晉、漢都是沙陀人當的皇帝,除了兵力,具備相當財力顯然是個必要條件。戲裏巧妙編上程敬思帶著各種珍寶來見李克用,與傳說掛上鉤,就覺得很有趣。李克用照單全收,卻只願與程敘舊,不提出兵之事,急的程敬思沒了主意,不知怎麼完成任務。

微妙的,在西皮快板的對唱之後,兩人各自都有了出路。李克用奚落了半天唐僖宗,胸中多年鬱積悶氣已削去大半,加上珍寶入庫,心中歡喜,情緒逐漸好轉,變的磨拳擦掌,願意一試。另一方面,欽差大臣程敬思陷入膠著,卻獲大太保李嗣源的同情,請來母親(李克用的頂頭上司)解圍。非常漂亮的音樂劇,就這樣自自然然的進行了歷史上的章節,家庭、朋友、國家,人情上面面俱到,埋怨、著急的不好情緒化解開來;至於那個無惡不作的小丑黃巢,算個敲門磚,其實甚麼都不是,土崩瓦解後,隨手也就扔掉了。

據說汪笑儂和譚鑫培合作唱《珠簾寨》,譚唱李克用,汪唱程敬思,兩個人對唱快板,互不相讓,但又和諧於一個板式之中。他們原本各自為政,還真像李克用、程敬思的難以遷就。譚汪都是心高氣傲之人,卻放下個人私心(一個行家、一個半路出家),在戲裏融合無間,足證戲曲藝術能超越意氣之爭,相互拉拔,提昇境界,觀眾也懂得體會戲的美好。@*

高精度圖片
李克用、程敬思在酒宴上以西皮腔對唱。

高精度圖片
二皇娘處罰李克用不肯出兵,左為大皇娘(劉世慧飾演)。蕭翔鵡指導,蘭韻國劇團演出。

高精度圖片
大太保(右,王乃瑄飾演)接受命令準備集合部隊。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尚小雲為人耿直,他是真正的不餘遺力的幫助窮人,完全不像共產黨只是藉著說要幫助窮人而騙取政權。照道理說尚小雲出身窮苦又幫助窮苦人,共產黨應當對他好一些,或給予表揚吧,沒想到卻是完全抑制他,將他高貴的情操踏在腳底下。
  • 古代政治很有智慧,御史(諫官)品級非常小,反而可諫大官,享有相當程度的言論免責權。皇帝因而可用小諫官處置惡勢力龐大的大權臣。
    2006年中國政府「不小心」竟與西班牙簽訂引渡條約。2009年11月西班牙國家法庭做出一項裁定,決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包括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等五名高官,他們至少要被判20年的徒刑。
  • 《蘆花蕩》這齣戲主要就在看身段,演員能按口訣來練,精氣神飽滿,身體才有瀟灑與圓容的勁道,讓觀眾恍如看到真的張飛。我們試看一下口訣:「心意想,奔於腰,歸於肋,行於肩,跟於臂」,是說演戲時演某人、某種狀況、某種感情,需氣沉丹田由腰主控,然後氣歸於胸,兩肩放鬆等等。
  • 花旦這一角色能反映出傳統中國文化的寬容,花旦不遮掩、不謹小慎微、聰明愛嬌,大家都喜歡她。從花旦就知道「禮教吃人」的話,根本是在誣指中國文化,禮教吃人就不可能出現那麼多不被禁忌束縛的花旦,幾乎有中國戲劇時就有花旦這個角色(可能稱呼不同,叫做小旦、貼旦等)。也許有很多人喜歡端莊的青衣,可是同時存在嗔笑沒壓力的花旦,她代表人心的無拘無束。
  • 京劇裏,程式化的程度越高,技術性也就越強。尤其武戲是高程式化的表演,所需要的技術,如果不下苦功夫去練是無法呈現的。《兩將軍》的戰場,白天馬張二人是穿靠騎馬,使用長槍交戰,需有熟練的把子功;到夜戰卸靠貼身肉搏,也要配合的分秒不差,例如馬超一個「跺子」下來,「烏龍絞住」踹張飛一個「搶背」,馬超同時一摔甩髮,乾淨俐落,台底下的人都發出喝采。
  • 但到中共竊國,他受命為一些新戲編腔。例如《白蛇傳》(田漢編劇,田漢是個學者,對京劇明明是個外行),白素貞唱「你忍心將我害傷,……」王瑤卿編這段控訴許仙的新唱腔,就依共產黨要的帶著歇斯底里的味道。中共恭維他「革新創造」,其實別有目的。只不過是假借他,為情緒激昂的樣本戲鋪路。樣本戲那種十足煽情的鬥爭、對立、喊口號,稍微懂一點傳統京劇的人都明白,那是灑狗血,不登大雅之堂。王瑤卿是個很願意幫助別人的人,如果他看到後來京劇都變成什麼樣子了,他就知道上了大當
  • 《魚腸劍》是齣老戲,編排樸素,主要由二個老生(分飾伍子胥、公子光)、三個花臉(專諸、王僚、劉展雄-公子光的侍衛)演出。花臉王僚的小心翼翼中(其行事風格宛如今年北京十一禁止鴿子、風箏飛,害怕出事)顯露出他的工於心計,他的唱詞裏帶著難逃命運的恐慌
  • 古人對欲望的態度,其實沒有排斥,只是講究克制與忍耐。現代人不明究理,動不動就講解放,好像古人不懂解放,其實《活捉三郎》演的正是解放欲望所帶來的嚴重後果。耶穌說「世上的水喝了還是會渴」,這是宗教上對欲望的生動比喻,可是常人不能理解,情願做欲望的奴隸,飲鴆止渴。
  • 《彩樓配》是王寶釧拋繡球選丈夫的故事。王寶釧不與世人一般,歷盡艱苦也不放棄她的最初選擇。這是世間稀有的,她完全不被世俗的利益所轉移,苦苦守著寒窯十八年。那麼,講這個故事豈能用世俗觀點來講,現實裏那可能有一個富貴人家的女兒耐得這種苦與寂寞,它似乎只能在玄奇的空間中進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