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水河在呻吟(60)龍灘水電站

韋登忠等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七、紅水河四級水電站——龍灘水電站

5、該得的沒得到,不該得的得了不少

(3)冊亨岩架鎮

2008年6月27日(恰巧貴州甕安6•28事件前夜),人民日報讀者來信一欄刊登本報記者李曉清「<非法合同能兌現,老闆賺錢農民虧>──記貴州冊亨岩架鎮庫區農民補償款被騙取的調查」一文關於此類情況有一些報導。

黃土高坡也許有黃金,即使沒有金子,只要是能在水淹之前栽上幾棵或插上幾棵荔枝、龍眼、板栗、油茶等等等等,黃泥巴也會生出黃金。

99年中南院對整個龍灘庫區實物指標進行勘測,2002年前後進行詳查,2005年復查,按《宣傳提綱》,廣西以2003年11月,貴州以2004年5月審定的實物指標為依據。99年勘測之前已經有但公佈表上沒有上冊稱為「遺漏」,99年底至這一段時間自然增長的部分稱為「新增」,絕大多數移民都有「遺漏」或「新增」沒有得到補償,有的移民戶有幾千,有的移民戶有幾萬,也有十幾二十萬。「遺漏」「新增」沒有得到補償是整個庫區移民最大的一筆損失,少給移民的這一項補償款估計不止十億元。

所謂「新增」部分能得到補償的幾乎都是補償從數萬、數十萬甚至數百萬上千萬的那些搶種搶栽的個人或單位、公司。丁尚村原村幹部老黃說:「都怪我以前讀書讀得少,醒悟太晚,要是那時想到的話,隨便栽插幾棵荔枝、龍眼、板栗、油茶等等,現在幾十上百萬不就拿到手了嗎」,「這種錢太好吞了,比喝白開水還容易」,「那是一本萬利啊」!

「搶種搶栽搶插」不僅僅在望謨、冊亨,在天峨、羅甸、樂業以及田林的板幹移民點都是普遍現象,龍灘水電站投資在「農村移民補償」一項有幾十近百億元,這是瓜分移民補償款的最安全的手段.

龍灘庫區水面寬闊,風平浪靜,一百個人能安全渡過,一千個人也能安全渡過,我們能保證百分之百,能保證千分之千,但誰敢保證萬分之萬呢?到了第一千零一個的時候,他也許太大意,也許太自信,翻船了。

聽說岩架鎮某飯館韋老闆與某村民簽訂協議,領了補償款,韋老闆不分錢,並洋洋得意地說:「我賭你告到北京去」,於是該村民進京告狀,終於引起了這場軒然大波。我想這只是增加一些傳奇故事罷了。中國各地每一天進京告狀的農民市民幾十上百,有哪一個有如此反響呢。

人民日報記者李曉清的文章是導火索之一,加之貴州甕安6.28事件,奧運會又即將召開。沒多久,冊亨縣移民局局長、副局長及幾個老闆被抓,不知從哪一級來了調查組,發出通告,責令那些套騙淹沒補償款的個人限期退回已領取的補償款。抱著錢來交的有縣級政府各部門各單位(包括公檢法)官員、幹部、職工,還有移民鄉鎮的領導、工作人員及一些村組幹部等等。有人說有180人,有人說至少有400人,雖然沒有準確數字,能說明一點是「套騙補償款」人數眾多,所涉及面很廣。有一段時間,縣移民局只有一兩個辦事員守辦公室,移民鄉鎮也很少看到領導幹部的影子,有些單位相當於癱瘓。每當夜幕降臨,天氣轉涼,人們就聚在一起議論紛紛,尤其在縣城,今天「這個抱去好幾萬」,明天「這個交了幾十萬」,後天「那個局長搞了幾百萬」,外天「那個高官已經被雙規」……有史以來冊亨首次政治大地震。

震驚寰宇的貴州甕安6.28事件已漸漸平息遠去,更不用說小小的冊亨移民補償款「套騙」案。十多年前因貪污被判緩刑的某移民局幹部對其同鄉說:「那一次判三年是緩刑,要是這一次翻船的話,可能是三十年嘍」。抱錢來上交(僅僅是所得的一小部分)的那些官員幹部及職工,許多人早有思想準備,只是錢這玩意兒太誘人了,賭一把,看看運氣吧,不成功便成仁!

一年過去,那位幹部及他們那一類人都安然無恙,幾個老闆在春節前後陸續釋放,不知道是無罪還是取保候審。移民局梁副局長被以「受賄罪」判刑十年,曾是縣科委主任的梁被黔西南州共青林場(一項利國害民的造林工程,本材料前已敍述。)聘為技術顧問,協議裏按以後淹沒補償款的比例分成,梁得了13萬元。黨校某位教員說:「念高中時梁只是個膽小鬼,他是為了平息移民的憤怒而作替罪羊罷了」。

每當提到移民局陸局長,移民們民怨沸騰,本以為他要被判十年二十年,結果是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監外執行)。梁副局長被以「受賄罪」判十年,「受賄罪」可以避開「搶種搶栽搶插套騙移民補償款」,而真正「套騙移民補償款」的陸局長等幾位官員、幹部、老闆等都已經被釋放。因為此類案件所涉及的面太廣,人太多,官太大,水太深。

此案讓我想起十多年前建設南昆鐵路時冊亨縣土管局局長,他因為貪污挪用修建鐵路征地補償款而被判五年。上訴期間,地區級某高官到看守所看他,遞煙給他抽,於是被改判緩刑回家。

局長副局長被判刑,還有那麼多人抱錢上交,移民們應該得到的補償款還是沒有得到。

地區移民局某位元官員對百口鄉移民老黃說:「假設中央準備給你100塊錢,到省裏扣一點,到州裏扣一點,到縣裏鄉里又扣一點,到了你手裏剩下30塊已經不算少了」;一位在移民局上班的職員對他的黃姓朋友說:「不是我們不想給,是上級不讓給,這是政治任務啊」;某位朋友喝了酒,「罵」他的移民部門的老熟人:「你們這些狗娘養的,移民的錢你們就少吃一點嘛」,熟人說:「那些錢太多了,又太好撈了,除非你一輩子當平民百姓,你不拿錢到上面打點,你怎麼升官」?「並且你不撈一點,你不成了臥底?在那圈子能呆得住嗎?」

不是穿黑衣服的人進去才把染缸染黑,而染缸是黑的,即使穿白衣服的人進去,出來時都要被染黑。

大門已經朽了,在毛時代,屋裏的桌上什麼也沒有,過路人頭也不斜一下;現在不同,桌上有一遝錢,哪個過路人都想進去撈一把。

隨你反,隨你抓,隨你殺,野火燒不盡。天王老子朱先生下定決心,不過「只懲罰不換門鎖」的方式相當於補漏洞。

不求有功,但求無過,能補一個洞就補一個洞,至於補好了一個,又還漏好幾個,那已經遠遠超出個人的能力了。@(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為什麼怕死,因為沒有任何活著的人知道死後是去給閻王爺作伴還是去給玉皇大帝當隨從;人為什麼怕坐牢,因為絕大多數的人並不知道戒備森嚴的高牆內是煉獄還是桃源。監獄不是煉獄,也絕不是桃源,對於窮人,它就是一座荒島。
  • 在林區範圍內的十多個村中,百康村是「鬧」得最凶的,不殺雞給猴看怎麼能壓得住?百康村八壩屯:2002年吳正法在原來「生產生活用地」內耕種,後又擴大2畝,被抓到派出所,罰款1,800元。楊勝剛擴大7畝被關押4個月又罰款。
  • 但有時因林場的冒失行為,村民們又有人膽敢帶頭組織,偶爾就會導致村民作為群體與林場直接衝突。
  • 土地本就躺在那兒,千千萬萬年一直很安靜。因為人的需要,人的欲望,先是被拔毛,後又被刮皮、挖心,現在不僅光禿禿,並且到處是瘡疤。因為有了這方土,使得人與人之間你爭我搶,你種我罰,你抗我關……究竟誰應擁有?
  • 2000--2004年正是雅長林場與當地原住農民衝突白熱化時期,當時我也聽說雅長鄉雅庭村有數人因林場而坐牢,只是沒有時間下去瞭解,雅長鄉百康村民又想儘快把反映材料寄到中央,因此我想雅庭村的材料等以後有機會再寫。
  • 廣西樂業結晶矽廠廠址位於樂業縣雅長鄉百康村巴維屯巴鬥坡,占地130畝,其中水田6.9畝,其他120多畝是玉米地、桐林地等。龍灘水電站淹沒,結晶矽廠廠址恰好在水位400米線上,廠址後靠廣西樂業--貴州望謨省道線,水路、陸路都極為方便,對面不遠處是雅長鄉新集鎮。
  • 淹沒搬遷人口5,000人(壩高只有約40米),包括廣西隆林、貴州安龍、冊亨。因為淹沒面積小,搬遷人口少,我並沒有把平班電站移民狀況作為重點瞭解對象。
  • 地球是由無數的大塊小塊連接而成,其中的一些小塊是屬於居住在其上的某個小集體或個人,那些個人或集體抑或他們的祖先居住在那兒已有數十年、上百年甚至上千年。
  • 征地補償是所有補償中最大的一項,與距大壩遠近及人口密度有關,如前所述,既淹田又淹地的雙淹戶移民補償總額差距不大。
  • 99年底國家電力公司中南勘測設計研究院----簡稱中南院對整個龍灘庫區實物指標進行調查後,2000年廣、貴兩省區相繼發佈「停建令」--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