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虹飛:由《夾邊溝記事》所想到的

紀虹飛

人氣 102
標籤:

【大紀元10月18日訊】這幾天,在朋友的推薦下,讀了楊顯惠先生寫的《夾邊溝記事》這本書,書中的慘烈讓我無法一口氣讀完,每讀完一個故事,我都要喘息一下,才能再接下去看。一時間,腦袋就像被甚麼東西捆住了一樣,脊樑骨有時直冒涼氣。

夾邊溝,甘肅酒泉境內巴丹吉林沙漠邊緣一個昔日的勞改農場,1957年10月至1960年底,這裡關押了甘肅省近三千名右派。在天寒地凍的沙漠中,他們與世隔絕,終日勞作,幾乎吃盡了荒漠上能吃的和不能吃的所有東西,最後被活活餓死。

三年時間裏,餓死在那裏的右派數以千記,而這段歷史,就像荒漠中的一具屍骨,被丟棄,被掩蓋,一直掩蓋了40年。

書中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第一個故事,文大業因為飢餓喝了黃茅草籽煮成的粉湯,以至於無法大便,肚漲而死。

書中描述:黃茅草籽做成的湯,「這種東西干萬不能在粥狀的時候喝下去。在它還沒凝固成塊狀之前喝下去,它會把肚子裡的其他食物—樹葉子呀,乾菜呀,還有別的雜草籽呀—粘在一起,結成硬塊堵在腸子裡形成梗阻。」

文大業在吃過這種東西後,書中描述其痛苦程度無法想像……最後文大業他死了,他的死把我的記憶拉回到父親曾給我講過的一件事。

父親的舅舅是一位木匠,據父親說他長的非常像魯智深,個不高,落腮鬍,由於長期吃不飽,他不胖,但還算結實。

在60年代初的大饑荒那三年時間裏,家家挨餓,死人無數。親戚們都想不到他會離世得如此突然,噩運降臨得無聲無息。

一位親戚給他家送來了一小袋玉米面,當天晚飯,家裏就用這些玉米面做成了麵條和玉米餅,他「飽飽地」吃了一頓,但是太飽了,以至於要了他的命,當天晚上他就死了,據父親說走時相當痛苦,翻來覆去,直到氣絕。

父親說,他是撐死的,其實也是餓死的。別的父親不再多說,即使我纏著他想問些那個時期的事,父親也不多說甚麼,只是說:過去的事,不想提了。但是無奈無助的眼神竟然和我從「夾邊溝記事」中讀到的那些人們的眼神一模一樣。

我在讀《夾邊溝記事》的時候,心裏除了不停的戰慄以外,總是在想:天啊,那不是人過的日子,如果一個地方不能生存,人們可以遷移到別處,哪怕是逃荒要飯,總還是有生的希望,但是那裏的人們卻連外出逃荒要飯的自由都沒有,民兵拿著槍守在村口,禁止外出逃荒要飯,只能在家活活等死……

父親和母親雖然沒有像《夾邊溝記事》中的人們那樣,受到實質性的精神和肉體的衝擊,父親說這都「得益」於夾著尾巴做人,但是即使幾十年過去了,父親還是不能也不敢暢所慾言,心中的那份恐懼還在,那份恐懼如影隨行了父母親幾十年,現在依然是陰魂不散。

幾十年來,幾代人所受到的教育都是主動被動地抹去歷史的記憶,或是接受被篡改過的歷史,但是,歷史是不應該被忘記的,也不能被忘記。只有真實的歷史得到承傳,才可以讓歷史悲劇不再重演,才可以告慰逝去的冤魂,而這首先要做到的是消除人們的恐懼,告訴子孫後代父輩所經歷的真實歷史。

@*

相關新聞
李大立:夾邊溝——五十年前的奴隸黑窯
石珍:回眸夾邊溝
【網聞】40年前的人間慘劇:夾邊溝事件
網文:上海女人——《夾邊溝記事》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翠字惹怒習近平 武統從鳳梨開始?
【重播】CPAC大會第三日 川普閉幕演講
【橫河觀點】蓬佩奧讚權利法 中國移植專家跳樓
【橫河觀點】保守派大會迎戰左派 誰覬覦核按鈕
【時事軍事】失去機翼的F-15 以色列空軍傳奇
【預告】專訪程曉農(3):拜登軟弱 中共備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