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水河在呻吟(64)龍灘水電站

韋登忠等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七、紅水河四級水電站——龍灘水電站

6、場平

(5)田 林

八洞村:

百口鄉團寨組「林榮」場平江對面是廣西田林縣百樂鄉八洞村,全村4個組,搬遷人口508人。大約2004年春夏,我從樂業縣雅長鄉趕往田林縣百樂鄉,去瞭解雅長林場與百樂當地村民數年來的糾葛。八洞江邊有一些大榕樹,村民房前屋後綠樹成蔭,小河公路橋兩邊都各有幾家小賣部,小夥子們在打檯球,小姑娘們在圍觀,許多小孩在路邊、在榕樹腳玩耍,中老年婦女坐在家門口閒聊,做針線活,電視音樂、香港武打片嘈雜聲交織在一起,一派祥和。

八洞村也在林區內,本打算在那兒呆上幾個小時,瞭解瞭解,同行的雅長村民說:「八洞的日子過得好得很」!我不想打擾他們的寧靜,繼續前行。幾年後,龍灘水庫淹沒,那種和諧蕩然無存。

八洞村舊址即江南岸有一座山,八洞河環繞,水位上升就形成一座孤島,稱為「獨島」。我從南、北盤江至龍灘大壩來回兩次,沒有見到那樣大的島。八洞村民曾把到「獨島」安置的可行性報告交到田林縣府,從八洞村的基本情況、「獨島」的地理位置、地質、住戶安置、水源、交通、剩餘資源開發等等,與政府確定的益來分場安置點作比較,報告中有理有據。

可對於縣府,那份報告僅僅是紙上落墨,早已被扔進廢紙簍裏。

2008年8月底,我剛去龍灘庫區逛遊了一圈回來,他們找到我,以下就是寫給百色市政府關於八洞移民場平問題的申請報告,摘錄如下:

「全村126戶,508人。2007年2月拆遷之前,因田林縣政府不聞不問,1月初,我們集資人均200元共90,000多元請挖機到「獨島」──江邊的一座山開挖場平,那時政府及移民工作組沒說什麼。可是當我們把臨時場平開挖完畢,把臨時住房搭好,田林縣政府卻開著挖機把我們臨時住房全部鏟平,並派數十名員警圍住該島,三天三夜不准移民進入。

1月12日,田林縣政府在距江邊3公里處的雅長林場益來分場開挖新場平。八洞村移民前去阻擋,在上百名幹部及員警護衛下,新場平正式動工。

「獨島」地理位置優越,已經過中南勘測設計院勘查認定,地質穩定。無論是水上交通、陸路交通還是移民的生活起居,既方便又安全。據廣西遠航路橋公司技術員測算,「獨島」開挖至高程425m,面積有66,000㎡,戶均600㎡;即便是開挖環形平臺,可至高程410m,任何一種開挖,都足以安置全部八洞村126戶移民。並且廣西遠航路橋公司(正在承建樂業—-田林公路橋樑工程)以180萬元總工程費用(場平及修建土壩)同意承建。此費用僅占八洞村508人基礎設施補償費的40%(征地費、基礎設施、水源等等人均8,708元,全村442萬元。)。如果政府能順應八洞村移民要求,「獨島」可以建成龍灘庫區標誌性移民點,政府還能從中「節約」200多萬。

相比之下,新場平—-益來分場由於地勢險峻、惡劣,地質又不穩定,一旦下雨就塌方。如2007年6月,建在新場平的八洞小學教室裏被沖進的泥沙堆積厚達1.5m,3m多高的廁所全部被掩埋在地下,臨時住房的水泥地板出現裂縫達幾公分寬……儘管如此,因新場平原來栽種有稀稀疏疏的芒果林,有人已從中得到很高的補償;兩台挖機開挖新場平只花一個多星期,加上車輛運送泥土、打護坎……建新場平耗資也就十多萬,即使包括征地費,也可能會餘下400萬元。因此,田林縣政府即使動用警力,也要強迫我們搬到益來分場,至於我們以後的生活起居、生命安全,他們不屑一顧。

八洞村移民有苦難言,有冤無處伸,有些移民戶只好搬遷到20多裏外的板幹移民點,一年多來,他們除了打牌、搓麻將之外無事可做,餘下60多戶後靠。因為政府規定:不搬到新場平就不給任何補償,也就是不發給移民手冊,迄今為止,每人只得到1,500元的搬遷補助費。有些移民戶田地已被淹,沒有其他經濟收入,為了生活,為了子女上學,只好無可奈何簽字同意搬到新場平,以便領到房屋補償、零星果木補償等等以解燃眉之急。一年多來,還沒有一戶建房,另外還有30戶搭建臨時住房在公路邊。

我們的田地被龍灘水庫淹沒,我們的家園被龍灘水庫毀掉,搬遷兩年來,我們得到的補償有幾十戶每人只領到1,500元。現在我們無田地可種,無所事事,我們最緊迫切的需要是有一個安全居所。

因此,請求百色市政府敦促田林縣政府,要麼在我們現在的臨時住地處拓寬場平讓我們建房,要麼把基礎設施補償費兌現給我們,讓我們自謀出路」。

八洞村移民到百色市政府、到田林縣政府多次,一個月多後即2008年10月16日,田林縣政府田政公告[2008]5號允許八洞村鳳凰山30戶移民自行安置,可以領取「分散安置」基礎設施補償費每人6,299元。

100人以上移民集中在一處,應該屬於「集中安置」,僅是征地費、基礎設施、外部水源三項每人7708元,政府只打算給每人6299元,30戶損失20萬元。

2009年1月即農曆臘月二十幾,我到政府指定的益來分場移民點,該場平有三層,第二、第三層邊上是鬆土層,滑坡避免不了,正如公告裏所說。只是要安置60多戶移民,該場平窄了一點,只能安置一半。三層場平邊上都有鐵柵欄,那一定是做給上級領導視察而已。農民要餵豬餵牛,小孩子攀爬,那鐵柵欄沒等到生銹就已經東倒西歪。

120戶有一半先外遷到板幹移民點,30多戶到益來分場,30戶在鳳凰山臨時渡汛點。到益來分場只有一戶建房,到2009年5月,所有益來分場的移民全部遷到板幹。花了十多萬請挖機,又花了不知多少萬補償其上的芒果,把山推平,修好石梯,打好保坎,圍上鐵柵欄,結果沒有一戶移民在那兒居住,林場可以在那裏面栽種按樹苗了。

正月十五過後,縣府領導下鄉,當面允諾如果鳳凰山移民一旦確定,隨時可以領取基礎設施補償費。他們還沒有去領,因為臨時渡汛點的那些山、那些土地世代以來本屬於他們,但被雅長林場劃歸林場,他們想在那兒開挖屋基,又擔心縣府與林場合夥算計。公告已經過半年多,他們還沒有與林場談好,還沒有開挖屋基,除了那片地,他們又別無他處。

「獨島」本來是上天的恩賜,縣府為了從他們的基礎設施補償費中多留下一些,動用警力強迫,他們及他們的子孫永遠都回不去嘍。@(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00--2004年正是雅長林場與當地原住農民衝突白熱化時期,當時我也聽說雅長鄉雅庭村有數人因林場而坐牢,只是沒有時間下去瞭解,雅長鄉百康村民又想儘快把反映材料寄到中央,因此我想雅庭村的材料等以後有機會再寫。
  • 廣西樂業結晶矽廠廠址位於樂業縣雅長鄉百康村巴維屯巴鬥坡,占地130畝,其中水田6.9畝,其他120多畝是玉米地、桐林地等。龍灘水電站淹沒,結晶矽廠廠址恰好在水位400米線上,廠址後靠廣西樂業--貴州望謨省道線,水路、陸路都極為方便,對面不遠處是雅長鄉新集鎮。
  • 淹沒搬遷人口5,000人(壩高只有約40米),包括廣西隆林、貴州安龍、冊亨。因為淹沒面積小,搬遷人口少,我並沒有把平班電站移民狀況作為重點瞭解對象。
  • 地球是由無數的大塊小塊連接而成,其中的一些小塊是屬於居住在其上的某個小集體或個人,那些個人或集體抑或他們的祖先居住在那兒已有數十年、上百年甚至上千年。
  • 征地補償是所有補償中最大的一項,與距大壩遠近及人口密度有關,如前所述,既淹田又淹地的雙淹戶移民補償總額差距不大。
  • 99年底國家電力公司中南勘測設計研究院----簡稱中南院對整個龍灘庫區實物指標進行調查後,2000年廣、貴兩省區相繼發佈「停建令」--
  • 龍灘庫區90%是農村移民,搬遷時絕大部分是後靠。農村與城市的主要區別之一是流動人口,城市有大量流動人口,流動人口幾乎租住房屋,租房是城市的一大特徵,而農村根本就沒有租房現象,沒有人租,也沒有房子可租。
  • 實物指標和單價是移民補償的主要依據。上世紀93、94年就開始搬遷的天生橋一、二級水電站庫區移民在97年底前還不知道他們的田、地淹沒面積,也不知道補償單價。
  • 承包商把場平建「好」,政府驗收時把皮尺一拉,原土鬆土都是場平,原土鬆土都是面積,承包商到別處找工程去了,移民們就把那塊場平劃成小塊,然後抽籤,誰抽到原土層誰抽到鬆土層,都是神的旨意,偶爾也有人的意志代替神的意志。
  • 龍灘庫區各項實物指標調概後淹沒補償價格2006年6月發放到移民手中----《宣傳提綱》,2006年9月整個庫區大搬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