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風破浪的修煉人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歐文奕馬來西亞吉隆玻採訪報導)開著16米長的小鐵船從廣州出發,陳堅定與李海望著無邊無際的大海,他們一心一意的想逃離中共的迫害。面對洶湧的海浪,他們無畏也無悔,心想人類的信仰自由與對真理的維護是不容剝奪的….。經過十多天的海上搏鬥,兩人終於靠岸馬來西亞並成功申請為聯合國難民。一路走來驚心動魄但有驚無險的陳堅定與李海,向筆者侃侃而談他們的修煉歷險故事。

無法無天的阿兵哥
坐在筆者眼前的陳堅定與李海,看來就像四十幾歲但實際年齡卻只有三十幾歲的青年人。只見兩鬢開始泛白,歷經磨難的臉龐刻畫著無盡滄桑,但也於人沉毅與堅定的感覺。尤其是陳堅定,猶如其名,他對法輪功修煉「真、善、忍」的堅定信念是不容置疑的。他說在修煉法輪功以前曾當過三年的阿兵哥。在部隊的保護下,很自然的許多阿兵哥們都會利用有利條件來做生意及走私商品,當然陳堅定也不例外。唯利是圖的他曾幹過許多不法勾當如走私商品、打架等。修煉及做好人對他而言仿佛是不可思議的名詞。

修煉後的身心巨變
就在96年底的某一天,通過朋友的介紹陳堅定開始閱讀指導修煉法輪功的《轉法輪》一書,並折服於書中所闡述的深奧法理,因緣際會的開始了修煉。修煉後的陳堅定辭掉了阿兵哥的職位,並開始從事小生意。陳堅定表示:「由於修煉的關係,我開始明白了做好人、做好事的重要,以及失與得的道理。所以在做生意都是秉持著公道老實。例如顧客給多了錢,我都會原銀奉還。」

由於當兵的時候需要操練體能,陳堅定的身體也因此而罹患職業病。每當天氣變化的時候,他的關節病就會發作,非靠藥物醫治不可。但修煉後的他如今不再依靠藥物,關節病不治而愈。就連遺傳自母親的偏頭痛也完全康復不再發作。

被迫害至飄洋過海遠走他國
好景不長,由於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日眾的關係而產生了妒忌並在1999年開始了殘酷的迫害。因此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被抓捕進牢獄勞改。陳堅定也於2002年被抓及勞改了整6年。6年中,他在牢獄裏吃盡苦頭,被電棍電、被毆打、不讓睡覺等酷刑折磨得不像樣。他雖在2008年被釋放出來,但亦過著被監控的生活。他因此發願要遠離中國大陸,避開中共的迫害。

在2010年的四月通過功友的介紹下,陳堅定認識了另一位逃避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李海。他們決定購買一艘鐵船,開始逃亡他國的計畫。

與海浪搏鬥 險葬身海洋
面對浩瀚的大海,16米長的鐵船根本不算什麼。一個十幾米高的大浪就可把整艘鐵船吞噬。陳堅定與李海兩人和兇猛的海浪搏鬥,好幾次差點命喪大海。最驚險的一次是鐵船從廣州出發後不遠,他們的鐵船便拋錨在海中駛不動,而當時海浪又大,船差點被打沉。陳堅定向記者說:「當時心想,修煉人信師信法,有師父和神明保護。於是便向師父和神明請求讓風浪停息。很神奇的,很快變得風平浪靜起來。」在沒有風浪的情況下,他們很快便修好鐵船繼續前進。

對馬來西亞的民主表敬仰
經過十多天的海上搏鬥,陳堅定與李海終於在馬來西亞安全靠岸。多番周折下,他們成功申請為聯合國難民。歷經迫害與磨難的他們,對於能夠成功脫險,有道不盡的辛酸和感慨。他們很感謝曾經幫過他們的大陸及馬來西亞法輪功學員。對於馬來西亞政府所奉行的民主和開明態度,他們更致予萬二分的敬意和感謝,並希望這裏的政府繼續秉持民主和法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莉莉一夜間聽完李洪志師父12盤講法錄音後,發現自己的人生觀發生了徹底的改變。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莉莉找到了人生的真正意義,並在生活中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莉莉的丈夫在國內有了外遇,不僅背叛了她,還要莉莉在上海江邊價值連城的房子,莉莉的臉、眼睛都沒抬,就說:「你要房子你就拿去吧。」丈夫深感驚訝。
  • 叱吒風雲的紐約商界女強人莉莉,無法留住丈夫的心,身體的病痛和心靈的創傷使她對人生感到無望。兩位男同事的偶然拜訪,竟然使莉莉奇特的夢成為現實,他們向莉莉介紹了法輪大法。莉莉一夜間聽完李洪志師父12盤講法錄音後,發現自己的人生觀發生了徹底的改變,真善忍蕩滌她心中的憂傷與迷茫。預算師Judy的預言:莉莉的人生會有大好事,隨之應驗了。
  • 莉莉用50美金起家打天下,她來到「世界之都」的紐約市,從學英文開始,到餐館打工、做學徒,最後她成為服裝界的頂尖人物,一個叱吒風雲的商界女強人。然而天有不測之風雲,就在她事業成功之時,美滿幸福的家庭出現了裂痕,與她青梅竹馬的先生離開了她和女兒,她的身體由於長期勞累緊張出現了嚴重問題。雙重打擊使莉莉感覺跌進了命運的底谷,未來的路在哪裡?
  • 一個上海女子隻身一人只帶了50美金來到「世界之都」的紐約市,從學英文開始,到餐館打工、做學徒,最後她成為服裝界的頂尖人物。在她的這個奮鬥史中,我們可以從頭到尾地看到一個中國移民是如何實現美國夢的。
  • 扶搖的故事對於很多中國人來說,是非常特別的,但對於千百萬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家的孩子們來說,扶搖的經歷又是非常平常的一個。因為,當一個上億的修煉人的群體遭受中共迫害的時候,得有多少孩子失去了爸爸或者媽媽的陪伴?又有多少孩子,甚至在父母被抓走的那一刻起就再沒見過他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