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衛方答謝獲得「傑出民主人士獎」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2010年11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馬有志舊金山市報導)11月20日下午1點,總部設在舊金山灣區的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在舊金山國父紀念館舉辦本屆「傑出民主人士獎」頒獎典禮。今年獲獎者分別是:藝術家艾未未、法學家賀衛方和福建三網友案關注群。給賀衛方的「傑出民主人士獎」由前會長蔣亨蘭頒發,賀衛方「由於民主匱乏帶來的顯而易見的原因」不能赴美領獎,他的獎由西東大學亞洲學系主任楊力宇教授代領。

賀衛方於2010年11月15日在北京為今天的頒獎典禮發了答謝辭。他在答謝辭中說:

「得知自己榮獲民主教育基金會第二十四屆傑出民主人士獎,心中激動異常。遺憾的是,恰好由於民主匱乏帶來的顯而易見的原因,我無法親自到舊金山參加頒獎典禮並親歷我個人生命歷程中這一重要時刻,只好煩請我尊敬的楊力宇先生代我宣讀這份致辭,這裡在感謝楊先生的同時,也要誠懇地請求各位多多原諒。


法學家賀衛方獲得今年的「傑出民主人士獎」(攝影:馬有志/大紀元)

作為一個法律學者,能夠獲得傑出民主人士獎,也許在某個角度看來多少有些突兀。實際上,從法學以及法律的專業化角度觀察,法治與民主之間還存在著特殊的緊張關係。一百七十九年前,托克維爾考察美國民主制度,曾斷言正是美國法律人的精神構成了對於民主的某種約束和平衡。近年來在美國出現的那種質疑司法界實際上是民主政體之敵的論調(Mark Levin那本題為Men in Black的書,副標題正是How the Supreme Court is Destroying America),也顯示了法治具有的某種非民主特質有時會受到激烈的質疑。晚近的研究越來越表明,法治與民主之間的不諧乃是歷史交響曲裡一個週期性響起的副部主題。

然而,就中國的現實而言,我們在民主制度與法治國家兩個方面都只是處在起步階段。民主尚在村莊一級推進,而且步伐遲緩,一步一徘徊。法治方面,雖然立法條文數量巨大,但還是難以擺脫法律與事實各歸各的困境。一些廣受關注的案件幾乎都得不到公平的審判。在文革已經過去三十多年的今天,竟然又出現以言獲罪、令世人震驚的司法判決。民眾與政府之間的衝突在法院裡經常是一邊倒地政府取勝,甚至法院乾脆將那些敏感棘手但符合起訴要件的糾紛拒之門外,數量巨大的當事人只好求助於上訪、道路奔走、權門呼號,成為當下中國的獨特景觀。「維權律師」成為一個自身權利都得不到保障的群體,處境日趨艱難。

所有這些都清楚地昭示,沒有基本的民主體制,法治是難以在我們這樣的國家中立足的。首先是立法層面上,假如立法代表不是由民選產生並受到選民的製約,假如不同社會階層無法形成組織化的訴求並通過議會辯論達成利益上的妥協,法律就難以獲得人定法時代所不可或缺的正當性基礎,人們的恪守法律就缺少心理的動因。與此同時,如果說法治的重要目標和保障條件是對公權力施加嚴格限制的話,這種限制的力量絕不僅僅來自於規範的約束,更來自於民主化的社會結構所內生的製約力。正好比沒有貴族的反抗,就沒有《大憲章》。此外,儘管近代以來的歷史已經表明,職業化是公正司法的前提條件,但是民主邏輯的約束也是維繫司法正義至關重要的因素。

所以,努力推進國家的民主事業,就成為這個時代法律人的神聖職責。今天,中國的民主建設正在遭遇空前的挑戰。在經歷的1980年代的上下契合、共同推進和1990年代市場經濟建設激發的活力之後,進入二十一世紀,民主卻出乎意外地進入到一個停滯期。政治體制改革越來越成為一種口惠而實不至的空談。官方話語中充斥著了無新意的教條,對於多黨制、權力分立以及新聞自由卻給予明確地排斥。民間和學界的民主呼籲和行動遭到不留情面的打壓。另外,利用民眾對腐敗以及貧富差異等的不滿情緒,一些人開始歌頌毛時代和極權體制,甚至某些號稱「新左派」的學者也在華麗或艱澀的學術話語下,稱頌毛時代對農民土地的剝奪(說這樣做讓農民擺脫了對土地的依附),稱頌對知識份子和官員的大規模迫害(官員們被「遣送到基層社會工作和生活,當他們在1970年代晚期回到權力位置時,國家對於基層社會的需求有了較強的回應能力」),甚至直接把中蘇論戰中更專制更愚昧的那種主張表彰為獨立性的體現,而這種獨立性居然成為後來中國改革開放得以依賴的路徑。

凡此種種,都顯示出中國向民主憲政轉型的極大困難。作為一個學者,較之那些行動派勇士們,自己所能作出的貢獻非常微薄。但是,在一個有限的空間裡,努力從學理上闡釋民主的原理和價值,總結不同國家和地區民主化進程的得失利弊,深入思考中國的出路,並且利用傳媒尤其是網絡這種自由度略大的媒體,結合一些現實事例給出賦予建設性和說服力的解說,仍然是今天中國學人大可用武之地。畢竟,除了建設民主社會和憲政體制,除了通過法律保障每一個公民的自由和這種自由之上的幸福,我們已經別無選擇。我也相信,中國這個老大國度的民主化轉型將是人類文明史上最艱苦卓絕和光輝燦爛的篇章。

女士們,先生們,在距離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頒獎典禮尚有五天的時刻,在與舊金山大洋阻隔、萬里迢迢的故國一隅,我在寫這些文字的時候也想像著典禮現場的場景。在那個時刻,我們的心連在一起,共同為中國民主的未來而馨香以禱之。」

賀衛方曾任北京大學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兼任全國外國法制史學會副會長,中國法學會比較法學研究會副會長等社會職務。1998年在《南方週末》發表《復轉軍人進法院》一文,引起軒然大波,並引發大家對中國法官制度的思考。2001年第一期《中國青年》把他列為將影響21世紀中國的100個青年人之一。

相關新聞
【紀元特稿】舊金山舉行第十五屆傑出民主人士獎頒獎典禮
江棋生 辛灝年 北京之春獲傑出民主人士獎
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頒發“傑出民主人士獎”
蔣彥永﹑杜導斌等獲「傑出民主人士獎」
最熱視頻
【重播】朱利安尼參加密歇根眾院聽證會
【思想領袖】斯伯丁:中共如何顛覆美國
【新聞看點】美戒嚴?司法部發聲 習危機感超強
【拍案驚奇】中共爆華爾街叛國 周庭生日遭判監
【遠見快評】左媒露陷 巴爾想說什麼?
【重播】朱利安尼參加喬州大選舞弊聽證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