姻緣天注定 醜女有醜福

文╱史鑒

圖為清院本《清明上河圖》之婚禮娶親場景。(公有領域)

  人氣: 8167
【字號】    
   標籤: tags:

常言道:姻緣乃天所定,賢妻雖醜卻旺夫。許多著名歷史人物都與自己的醜妻相敬如賓,白頭偕老。陳大受是乾隆年間高官,他就與自己的醜夫人被老天巧妙撮合,結下了夫妻良緣。

陳大受夫人本是湖南祁陽縣富家嬌女,父母非常疼愛她,預先為她定下親事,將她嫁入豪門。

富女婿驚慌逃婚

新媳婦上門那天,夫妻交拜後儐相才揭開新媳婦的紅蓋頭。富家女婿一看見夫人滿臉麻子,渾身贅肉,大驚失色,覺得自己終身幸福被毀,竟然逃走。賓客們都面面相覷,變了臉色,交頭接耳商議一番後沒奈何紛紛散去,出去尋找富家女婿勸合。而夫人坦然面對,自個入洞房睡覺,不一會兒就鼾聲大作。

第二天早上夫人一覺醒來,才發現滿床濕漉漉的,原來自己尿床,把嶄新的被褥全弄髒了。剛回家的富家女婿忍無可忍,出去找媒人退婚。媒人見自己介紹的新媳婦竟如此不堪,也汗顏不已。

窮書生老師來作媒

夫人回家待嫁三年,無人問津。父母為此憂心忡忡。正好祁陽縣有個貧寒書生陳大受,他老師為他作媒。夫人的父親認為陳家太苦了,猶豫不決。老師說:「我觀察陳大受真才實學、氣宇軒昂,一定功名有望,不會長久貧賤。」夫人的父親一看陳大受掀眉豐髯、炯炯有威,再看陳大受文章字字珠璣,點頭應允。但要求陳大受必須入贅夫人家,不可令愛女受罪。

娶醜妻 時來運轉

說來也巧,陳大受自從娶了醜夫人後,時來運轉,科舉連連折桂,官場連連高昇,後來做到協辦大學士、軍機處行走,成了乾隆帝的心腹。陳大受夫人也隨之夫貴妻榮。

當時,一位公主病死,太后慟哭不已,時時悼念,幾乎抑鬱成疾。乾隆帝見母親如此憔悴,急著想找法子為母后解憂。恰好有個宮人見過陳大受夫人,說:「陳大受夫人的相貌,酷似公主。」乾隆帝如獲至寶,稟告太后,太后立即召陳大受夫人入宮。

太后一見夫人,就眉開眼笑,說:「真是我女兒呢!」 原來公主也是滿臉麻子、心寬體胖。太后於是留夫人住在宮中,賞賜數也數不清。從此太后將對公主的疼愛轉移到陳大受夫人身上,時時召入,陳大受夫人入皇宮,就如同回到了娘家。

穿越時空遊皇宮

陳大受夫人經常在宮中留宿。一天晚上,陳大受夫人突然想小解,於是兩個宮女抬著一個金馬桶過來。夫人覺得此情此景怎麼如此熟悉?追憶前事,猛然記起,不禁啞然失笑。自己當年新婚之夜之所以尿床,原來夢裡正在遊宮呢!

後來太后八十大壽,陳大受夫人也六十歲了,太后還快馬叫夫人來京祝壽,賞賜龍頭枴杖一根、宮女四名,太監四名。

(據《清稗類鈔》)

——轉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遇到秦軍,弦高大吃一驚,知道是要去打鄭國,回國報信已經來不及了。
  • 秦繆公是春秋時秦國國君,他心胸寬廣,推恩愛人,秦國在他治理下秦國漸漸成為霸主。有一次,秦繆公在岐山下打獵,他的一匹馬走脫了,被山下的鄉民捉住吃掉了。
  • 商朝建立後,傳到第九代太戊即位時,國勢已經衰弱,諸侯國漸漸的不來朝拜了。
  • 五代時有個大官叫袁象先,他其它本事沒有,要談起嗜錢如命來,簡直是天下一絕。他到處搜刮,苦心經營,臨終時積攢了財富幾千萬、房子四千間,並且用幾十萬錢打點朝廷上下,以求宮內宮外人人講他好話,名利雙收。這些財產他在油枯燈盡時還捨不的分給各個兒子花用,而是全部交給兒子之一袁正辭,才放心的撒手塵寰。
  • 吳明徹是南北朝時秦郡人,年輕時遇到侯景作亂,天下糧價大漲,秦郡人飢餓不堪。
  • 孫謙,字長遜,東莞郡莒縣人。小時候被親人趙伯符賞識。孫謙十七歲時,趙伯符當上豫州刺史,就引薦他當左軍行參軍,在職位上孫謙以能幹著稱。孫謙父親去世後,孫謙辭職,搬家到歷陽務農來養活弟妹,鄉里人都稱讚他們的親善和睦。
  • 張煌言和鄭成功、李定國並稱清初三大抗清領袖。張煌言是儒生,卻性情慷慨激昂,喜歡談論軍事。他在崇禎十五年考上舉人,當時軍情緊急,考試要加試射箭,張煌言射箭三發三中。
  • 清代,山東福山縣人安某,確有速行奇技,他一天可走五百餘裏,人們稱他為「安飛星」。他也沾沾自喜,傲視於人,甚至還常常仗技欺人。

    有一天,安飛星來到鄉間,看見一位農夫,打著赤腳在耕地,農夫的一雙新鞋,放在田梗上,被安飛星看上了,即取而穿之。那位農夫追得氣喘汗流,也沒追上。安飛星以此取樂。

  • 西漢末年沛郡有一個富翁,臨終時因為兒子太小,除了女兒和女婿再沒有親近的人可以托付,但是覺得女兒和女婿不善,如果托付他們照顧弟弟,難免他們不貪財害命,富翁左思右想,最後請來全族人,當著眾人的面立下遺囑說:全部財產交給女兒和女婿,只有一把劍托付女兒和女婿保管,等到兒子十五歲時交給他。
  • 晉明帝司馬紹自小就很聰明。他只有幾歲時,一次長安使者來京城謁見他父親,父親問他:「你說長安和太陽哪個離我們遠?」司馬紹說:「太陽遠,只聽人說使者從長安來,沒有聽說誰從日邊來的。」他父親很驚奇。第二天,他父親大宴群臣,又拿這個問題問司馬紹,司馬紹說:「太陽近。」他父親吃驚的說:「為什麼你昨天說的和這不一樣呢?」司馬紹說:「抬眼可以看見太陽,卻看不見長安,所以說太陽離我們近。」他父親對他很驚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