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水河在呻吟(83)水電站庫區遺留問題多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附錄二:廣西大化三大水電站庫區遺留問題多 庫區群眾生產生活困難重(網上轉錄 作者 馬健)

大化、岩灘、百龍灘三大水電站庫區遺留問題多

1985年建成竣工發電的大化水電站、1992年3月和1996年開始蓄水發電的岩灘、百龍灘水電站,都在革命老區廣西大化瑤族自治縣境內。這三大水電站建成投產,改善了我區及毗鄰省份用電的困難,給國家創造了很大的經濟效益,大化老區人民為此付出了巨大犧牲和重大貢獻。

但是,筆者在採訪中發現,大化水電站建成發電和岩灘、百龍灘水電站蓄發電水後,庫區群眾怨聲載道,生產生活困難,意見很大,移民們又正在醞釀集體上訪,到自治區和北京請願等過激行為,擾亂了縣鄉黨政機關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秩序,事態發展勢頭難以控制,嚴重影響了庫區的安全穩定。

一、內澇面積大,經濟損失嚴重

大化、岩灘、百龍灘水電站蓄水後,在大化縣境內淹沒的常耕地便達5.96萬畝,涉及到16個鄉(鎮),61個村委,910個村民小組,17,933戶,99,882人。此外,還淹沒了許多公路、輸電線路、抽水站、飲水碼頭、水池、便道便橋公房等公共設施。

在設計電站時未預料到的內澇,在蓄水之後也嚴重暴露出來。大化水電站建成蓄水後,河道水位升高,庫區降雨在60至120毫米時,水庫設計淹沒線外就出現淹沒面積擴大和嚴重內澇情況。1984年以來,庫區內澇年年出現,浸沒面積逐漸增加。據2002年統計,庫區內澇面積6,578.38畝,涉及到16個鄉(鎮)28個村民委,243個村民小組,內澇每年造成糧食損失約130多萬公斤。貢川鄉龍馬村一次大雨,紅水河庫區在該地段的水位高程是158.25米,而該村的內澇水位高程卻達164.5米,與紅水河水位高差6.25米,淹沒40多天,當年糧食失收34萬公斤。

二、庫區移民生活水準降低,困難面大

大化、岩灘兩大電站庫區9.1萬移民在失去農田、耕地、住房後,搬到山頂、山腰居住,生產生活遇到了重重的困難。

一是人均耕地大幅度減少。大化水電站在建站前,庫區人均耕地0.77畝。現在由於耕地受淹沒及人口的增加,人均只有耕地0.3畝。其中人均在0.3畝至0.21畝的有242個村民小組,26471人;人均在0.2畝至0.11畝的有82個村民小組,10,992人;人均在0.1畝以下的有43個村民小組,6,819人;基本無耕地的有20個村民小組,3,151人。

岩灘水電站庫區的耕地從原來的3.85萬畝下降到0.59萬畝,人均只有0.15畝。其中無耕地的159個村民小組,15,583人;人均0.01畝至0.1畝的44個村民小組,4,574人;人均0.11畝至0.2畝的43個村民小組,5,768人;人均0.21畝至0.299畝的26個村民小組,2,377人。

二是庫區群眾的生產生活十分困難。受內澇影響最嚴重的百馬鄉和貢川鄉,有些村民小組有種無收,靠打柴度日。百馬鄉的弄用村民小組居住著33戶,189人。他們原有耕地92畝,年人均有糧150公斤,每年還缺糧3個月左右。大化電站蓄水後內澇淹沒了該村民小組68畝良田,人均只有0.12畝,正常年景每年人均收糧70公斤左右,只能解決3個月的口糧,全村民小組缺糧9個月。由於內澇不列入補償範疇,弄用屯群眾人均只有70公斤的口糧,難以維持一年的生活。為了生存,這10多年來,他們只有上山打柴,挑到10公里遠的貢川街出賣,柴打完了就挖樹蔸。有幾對新婚夫婦,因家庭生活困難,蜜月期間也山打柴度日。岩灘鎮下皇村覃安機家,全家八口人,兩個勞動力,四個小孩,去年就因交不起學費而退學在家,大兒子覃建成今年12歲,讀完小學三年級,這個學其因糧食上漲家境貧困不得不失學,小兒子覃建志去年讀完小學一年級也只好呆在家眼睜睜看著他們失學,我們也愛莫能助,覃氏兄弟身上穿著的唯一套衣服已穿了半年時間,油垢臭味貼身,據說這是民政局救濟發的呢!由於糧食定補只發三個人,五個人沒有定補,加上糧價上漲,吃了上餐沒下餐,有時靠民政給一點,不夠部分靠上山挖野菜來充饑;北景鄉那色村韋有權全家九口人,五個小孩三個老人,全家九個人擠在不到50平方瓦房裏,半年吃不上一兩肉,日子緊巴巴無法形容。他帶著兒孫先後6次外出討飯。庫區移民苦難沉重,這是歷史遺留問題,也是共產黨自己造成的。

1988年和1992年以來先後幾次被大水沖毀了弄用屯和弄萬屯57戶人家的住房。這些生活已經十分貧困的農戶就更加困難了,很多農戶無糧無住房。每年縣民政部門從救災款中撥給每戶200元和一些油毛氈,搭簡易臨時棚居住。弄用屯的覃廣龍、覃志孟和弄萬屯的盧永達、藍世發等多戶人家房屋被沖毀後,生產難以恢復,吃了上餐沒下餐,他們的妻子忍受不了這種苦日子的煎熬而出走。覃廣龍、盧永達、藍世發的妻子出走後,留下一幫兒女使他更難支撐家庭重擔,就含著淚賣掉了自己的親生骨肉,接著自己出走了,至今下落不明。其他那幾戶也先後賣了自己的兒女,然後出走;移民為了生存,每天有上千人到血站賣血來維持生活(一次賣血500ml得錢88元,有的一個月賣血達5-6次);由於生活所迫,庫區好多家庭婦女走上賣淫的道路,據統計,從1998年以來,公安機關先後查獲集體賣淫400多起。

三是遷到山頂、山腰居住的移民,交通、飲水、用電困難重重。水電站蓄水後,出現了庫岸崩塌和浸垮了部分村道和公路,使行人走路困難。岩灘電站蓄水才兩個月,岩灘鎮常吉村村道被淹沒,148個學生無路可走,無法到學校上課。乙圩鄉那環村188個學生因村道被淹沒,被迫改道上學。整個庫區因村道被淹,上學困難的小學生便有3,800多人。大化電站蓄水發電後,造成223個村民小組交通困難。庫區年年有學生落水身亡。

岩灘水電站蓄水後淹沒了57個水櫃,造成237個村民小組飲水困難。大化水電站庫區的許多村民小組原來飲用的是清潔的泉水和溪水,現在這些泉水都被電站蓄水淹沒了,先後有69個生產隊5,870個人飲用被污染了的河水。百馬鄉登排小學原來飲用的是清澈見底的泉水,自從水被庫區水淹沒後只好到紅水河邊挑水食用。

岩灘水電站淹沒了排灌工程33個,每個只補償2,000元。由於補償費太少,排灌工程至今仍無法恢復,水田變成了望天田,減少灌溉面積6,700多畝。貢川鄉龍馬村的870畝水田去年因旱顆粒無收。失去了賴以生存的土地,失去了祖祖輩輩生息的家園。庫區淹沒耕地55,886畝,壩首徵用耕地4,344畝,加劇和形成內澇面積達10,461畝。大化庫區移民剩餘耕地面積人均只有0.35畝,岩灘庫區移民人均僅為0.14畝。庫區剩餘資源少,安置容量極為有限,移民外遷安置又遲遲未能啟動,庫區內人地矛盾十分突出,生態環境日趨惡劣。岩灘庫區移民口補助款一年就要開支1,000萬元,移民僅靠每人月24.5元口糧補助度日,朝不保夕;內澇區群眾年年飽受澇災之苦,損失嚴重,救濟口糧達2.15萬人,231萬公斤。同時庫區移民貧困面大,生活極為困難。據統計,2002年庫區移民人均純收入只有836元,比全縣農民人均純收入少524元,人均有糧107.2公斤,比全縣人均有糧少72.1公斤,貧困人口達5.27萬人。

由於上述原因,庫區移民的生活現在十分困難。據統計,人均收入在200元以下的有656個村民小組,9,826戶,46,119人,占庫區總人口的86.9%,許多人缺食少衣,生活晃蕩在貧困線上。@(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紅水河在呻吟》記錄的是紅水河——珠江水系主幹流沿岸農民的一些現狀,正如戰爭是49年前中國的特徵,階級鬥爭是毛時代的特徵,計劃生育是鄧、江時代的特徵,《呻吟》也許算是我們時代的一個特徵吧。
  • 《紅水河在呻吟》不是小說,不是文學,也很少評論,她只是一堆堆材料,是紅水河及南、北盤江流域農民生活的一些片段,是二十世紀末二十一世紀初這一帶農民的某些歷史記錄;從某一角度,她即是當代中國農民的一些生活現狀,興許也是當代中國農村的縮影。
  • 紅水河從貴州、雲南交界處的黃泥河口即天生橋一級水電站至下游廣西桂平大藤峽,全長1100多公里,流域面積19萬平方公里,水位從天生橋一級785米至大藤峽23米,水位落差達762米。
  • 貴州冊亨巧馬林場砍掉巧馬鎮數萬畝松林,幾乎來不及栽樹就解體,留下來的只有原林場總部的一處圩集,也還有某些人利用「巧馬林場」牌子在做一些與當地農民爭搶土地的不光彩的「事業」。
  • 人類社會自從有了國家,有了社會,就有統治者與被統治者,有了管理者與被管理者,有了官與民,有了政府與百姓。官與民、政府與百姓,因為整體與局部,長遠與當前,一些人與另一些人等等,其利益有時是共同的,有時是矛盾的。
  • 望謨是龍灘庫區僅次於天峨、羅甸第三大淹沒縣,搬遷人口有近15,000人,主要淹沒有昂武鄉、蔗香鄉、樂園鎮三大鄉鎮。盛產甘蔗的蔗香地處雙江口對面紅水河北岸,是望謨至廣西必經之路,又是王海平烈士(蔗香板陳人,右江起義後曾與鄧小平的部下及共產黨有來往,41年在貴陽被國民黨槍殺。)的故鄉,故更為有名。
  • 樂業縣雅長鄉各村各寨從前都是人少地多,水資源、土地資源、森林資源極為豐富,在紅水河沿岸他們世代安居樂業。上世紀50年代建立廣西壯族自治區雅長林場,林場只是砍樹,不占土地,大家也相安無事;到了80年代末,林場開始意識到土地的價值,樂業縣左明聰縣長大筆一揮,把雅長鄉72萬畝約480平方公里土地劃歸林場…
  • 9月13日前幾天,有一些人到尾溝村──雅長鄉政府駐地瞭解移民搬遷前的準備工作,問某某家住哪一棟,進到屋裏還問某某住在那一間;百樂街集鎮也有一些幹部以同意移民自選方案為名,到各家各戶看房。準備搬遷,大家都在忙,幾乎沒有人仔細想想那些人、那些幹部問這些事、關心這些人究竟是何用意。
  • 006年9月6日,群眾見寫了「協議」後,好多天都不見動靜,群眾眼巴巴地望著,但見縣、鄉派人來帶著群眾到山上鑽看了一下,像大人哄小毛孩,群眾的集體請願一停,群眾的要求又被冷置了,於是才發生了「9.6」事件。
  • 移民們傳:2006年5月28日,龍灘水電公司的領導要到羅甸羊里鎮,紅水河上遊樂業、望謨有些移民乘船趕往羊里。政府從平塘、長順、惠水及黔西南州望謨、安龍六個縣調集公安、武警及羅甸縣機關幹部官員等近千人(龍灘12•17事件後太敏感)到羅甸羊里搭棚駐紮。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