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男孩變成植物人低智商 努力4年大學畢業

張喆的舞蹈逗樂了同學(網絡圖片)

人氣: 8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0年12月13日訊】清晨,南京醫科大學(簡稱「南醫大」)校園裡,匆匆上學路上,有一名男孩受到很多人關注,身邊不斷有人經過打招呼:「嗨!早啊。」這個26歲的男孩叫張喆。昨天,他和他的同班同學一起當選「感動南醫大」團隊。

據揚子晚報報導,7年前,張喆因為一場意外變成植物人,71天昏迷不醒,甦醒後智商不如一歲幼兒,不會說話、不會走路,生活不會自理。他用兩年擺脫了輪椅;又在四年裡從只會蹦兩個字到讀完醫科30門課程。明年,張喆將拿到夢寐以求的南醫大畢業證書,下週六等他在英語四級考試中闖關成功後,學位證書也將屬於他。

小伙子莫名摔昏在銀行門口

2004年8月26日,暑假已近尾聲,再過幾天要開學了。午飯過後,南醫大大一的揚州籍學生張喆去給家裡繳電費。誰也無法預料厄運在此時突然降臨。1個多小時後,爸爸張志勇的手機突然響起,被告知兒子在銀行門口摔倒,昏過去了。扔下手機,夫妻兩個發瘋似地趕到揚州蘇北人民醫院急診科,兒子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難道出車禍了?把張喆送到醫院的好心人個個搖搖頭都說沒目擊車禍,或許肇事者已逃逸。抱著重傷的兒子,張志勇顧不上追根究底了,救孩子最重要。

三次剖腦手術 三番五次死裡逃生

張喆的腦部創傷比想像得更嚴重。「馬上剖腦,這是唯一的生路。」當天下午4點半,張喆被推進了手術室。左腦顱骨剛被打開,在場的所有醫生倒吸了一口涼氣。原來張喆左腦腦幹已摔成一塊「爛豆腐」,分佈著數不清的大小出血點。做完左腦手術,已到了晚上8點。左腦縫合完畢後,醫生發現張喆顱內壓力仍然居高不下。經過CT檢查,醫生在張喆右腦發現了出血點。張喆再一次被緊急送上手術台,右腦又被剖開,手術直到深夜11點半才結束。第二天一大早,通過CT檢查醫生再次發現張喆左腦又有出血點,第三次剖腦手術難以避免。

第二天下午,張喆呼吸不暢,胸悶,一度停止了呼吸。原來他受傷的不光是大腦,還有肺部,他雙肺挫傷,醫生不得不切開他的氣管。在接下來的十幾天裡,張喆三番五次死裡逃生,挺過自主呼吸、術後感染多個關口,十幾天後,生命體征終於穩定了。老天給了他醫生口中第一個10%的機會。命是保住了,但他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

冒險送進高壓氧艙 植物人終甦醒

張爸爸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信號,張喆胸部以下始終沒有汗液,為了喚醒張喆身體知覺,家人用冰袋裹住了他全身,每天為他按摩、拍打,不停在耳邊呼喚他。可第30天,張喆依然「睡」得很沉。這讓張家人非常緊張,醫學界的觀點,30天之後,植物人甦醒過來的幾率每過一天少一分。

第35天,腦外科主任作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把張喆送進高壓氧艙。進艙後三、五天,張喆身體慢慢有了變化,汗液一寸寸往下移。肚皮上滲出汗了,摸一摸腰部濕漉漉的,再後來腳踝也出汗了,每次細微變化讓張家人激動不已,至少說明他的植物神經在逐漸恢復中。

高壓氧艙前後進了60多次,但張喆對聲音依然沒有反應。可奇跡總在不經意間悄然降臨。就在家人、同學深情呼喚他的第71天,當天夜裡輪到二姑媽和二姨媽值夜。像往常一樣,二姑媽拿起了一張紅色卡片,在他面前晃了晃,念了起來。「張喆,你一定要堅強哦……」就在這時,坐在另一邊的二姨媽突然發現張喆的眼珠動了一下。「張喆真的醒過來了。」病房裡一陣抽泣聲。

三個月後,他終於會叫「媽媽」

甦醒過來的張喆慢慢對聲音、色彩有了知覺,但沒有表情,神情呆滯。11月底,張喆外傷痊癒出院了,他不會說話,坐著輪椅,父母喂流質食物,料理他的大小便,張喆的智商如同七、八個月大的孩子。12月下旬,張爸爸乾脆辦了退休,陪兒子住進了省人民醫院康復科。「嘴巴張得老大,就是發不出聲音。」張爸爸急白了頭髮。訓練師于老師不放棄,像教孩子說話一樣,不緊不慢一遍遍教張喆口形,「爸爸」「媽媽」,十多天後,張喆嘴裡終於蹦出了「媽媽」兩個字。

兩年後,他學會了用牙籤戳大米

「手術後,這孩子很堅強,最初練芭蕾腳,每挪一步,表情痛苦,他從來不吭一聲。3個月康復結束時,他已經能在攙扶下走10幾米了。」

醫生說訓練手部力量有助語言功能恢復,張爸爸讓兒子抓玻璃球,把玻璃球從這只碗抓到另一隻碗裡,開始常在「半路」被摔碎了。慢慢地,玻璃球換成花生米,花生米變成綠豆,再就是大米,物體越變越小,張喆還練就一身用牙籤戳大米的本領。在父母的悉心照顧下,兩年裡,張喆進步神速,從不會走路到扔掉輪椅,從不會說話,到會蹦一串串的詞組。

學校伸出援手 他重新回到了校園

孩子慢慢地恢復了知覺,但也帶來了新的困擾——「自閉、焦慮」。就在一籌莫展之際,張爸爸想起了一個建議,在2006年底,時任南醫大公共管理學院副書記的史超老師專程上門當說客,「讓孩子回學校吧,家長陪讀負責安全,後勤工作就交給學校。」

夫妻倆商量,與其讓孩子在家裡沉淪下去,不如讓他回到學校。於是,2007年3月,張喆重新回到校園,開始在南醫大公共衛生學院2006級預防醫學2班旁聽。學校專門安排了房間,父子倆一起住進了男生宿舍。

四年同窗,每晚都要輔導他一小時

為了幫助張喆,年級輔導員潘國華老師選了班裡兩名成績最好的學生給張喆輔導。「開始交流比較困難,張喆只會說詞組,不會表達意思。」四年來,徐進每晚堅持給張喆輔導1小時。起初,張喆說一個動詞,徐進猜半天。比如說「買」,買什麼呢?筆、本子……一個個猜,猜對了,張喆就點點頭。經過四年的磨練,張喆已經能完整地說一句話,他的一個動作、表情、眼神,徐進能猜透。比如拿筆朝書上點點,徐進明白需要重複講解。四年裡,徐進成了張喆的良師益友。

四年堅持,他以超人毅力考完30門課

四年完成30門課,每門都有考試,經過一年努力,張喆已經能在二十分鐘內寫完一百個字。然而考試對於他來說還是有難度。公共管理學院陳露副書記記得很清楚,有一門生物化學,張喆考了三次才過,第一次20幾分,第二次30幾分,第三次才考過60分。「老師很照顧他,比如答案只要寫出關鍵詞就得分。但關鍵詞寫不出來肯定不得分。」陳露說。四年的堅持,張喆以超人的毅力完成30門課考試,不出意外,明年畢業能拿到畢業證。目前最大的坎是英語四級,下週六,如果通過四級考試,學位證屬於他。

有人被張爸爸的父愛深深感染著。7年了,時時刻刻陪在張喆身邊的是父親,危難時刻父親是他的頂樑柱。父親卻說,光靠父母的愛張喆也許會活下來,但肯定不會有今天的快樂。「假如7年前,蘇北人民醫院主治醫生的刀切得再深點,孩子也許會死在手術台上。假如沒有同學、親朋的聲聲呼喚,孩子也許永遠都醒不過來。如果不是學校伸出援手,我們把張喆關在家裡,他也許會在自閉中度過餘生。」

評論
2010-12-13 7: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