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兩界

某侍郎的異夢

史鑒整理

夢中,侍郎依舊兢兢業業,騎馬看河,只是覺得所到之處怎麼與前境不一樣?(攝影:王嘉益 / 大紀元)

  人氣: 115
【字號】    
   標籤: tags:

乾隆二十年,某侍郎督視黃河,駐紮陶莊。當時正值除夕之夜,某侍郎一向表現賣力,顧不上休息,就騎匹馬,帶著四個步行的隨從,持著火把出去巡河了。

他們在冰淖中前行,四周是一望無際的黃茅白葦。在閤家團圓之夜,包圍他們的卻是說不盡的淒涼。侍郎看見草叢中有支起的帳篷,裡面隱隱露出燭光。侍郎召帳篷裡的人出來問話,原來是某主簿。侍郎欣賞他的勤勉,大加誇獎。主簿趁機邀請侍郎進帳篷小坐,說:「夜已三更,天寒風緊,大人回公館的路又遠。大人既然除夕至此,我這兒正好有過年的酒菜,請獻上一醉如何?」侍郎笑著接受了主簿的款待,喝了幾杯後告辭。回公館後,侍郎又醉又倦,躺在床上就睡著了。

夢中,侍郎依舊兢兢業業,騎馬看河,只是覺得所到之處怎麼與前境不一樣?走啊走,最後四周竟然黃沙茫茫。侍郎又走了約兩里路,看見有火光從廬舍窗間映出。侍郎走近問路,開門的是一位老太太,仔細一看,竟然是自己已經去世的母親。太夫人見到侍郎,驚問:「你怎麼到這兒來了?」侍郎告訴太夫人自己正在奉命看河。太夫人說:「這兒不是人間,你既然來了,如何回得去?」侍郎才醒悟太夫人已經亡故,自己一定已經死了,於是大哭起來。太夫人說:「河西有位老和尚,法力很大,我帶你去求他吧!」侍郎就跟著太夫人去了。

不知不覺,侍郎到了一座廟裡。只見廟堂莊嚴雄偉,有如王者之居,一位老僧南面端坐,閉目無言。侍郎跪倒在階下,再三叩拜,老僧不回禮。侍郎問:「 我奉天子命看河,為何到此?」老僧還是沉默不語。侍郎焦躁起來,怒問:「我是天子派下來的大臣,縱然有罪當死,你也該給我一個說法,讓我心服口服才是,怎能像啞羊一樣,連咩咩叫都不會?」

老僧笑道:「你殺的人也夠多了,官祿也已經折盡了,還問我幹什麼?」侍郎壯起膽子說:「我殺人雖多,都是國法要殺的人,是上面叫我殺的,我有什麼罪!」老僧說:「你當日辦案時,果然只知道有國法嗎?還是迎合上司旨意,貪圖邀寵陞官呢?」老僧拿起案上如意,直指侍郎的心。侍郎頓時覺得一條冷氣直逼五臟,心怦怦狂跳不止,汗如雨下,惶恐的說不出話來,再也不敢狡辯了。

過了很久,侍郎才有氣無力的說:「我知罪了,請放我回陽,讓我今後改過好不好?」老僧說:「你不是能改過的人,今天也不是你壽盡的日子。」回顧左右沙彌說:「領他出去,放他回去吧。」沙彌就領著侍郎出去了。外面昏天黑地,沙彌就張開拳頭,露出一顆小珠子,頓時光照十方。侍郎從黃河工地一直遠遠看到陶莊公館,都歷歷在目,像白晝一樣清楚。太夫人迎來,哭著說:「兒子啊,你雖然回去了,但不久就要來,我們分別不了多久。」侍郎於是從原路返回,到公館門前下馬時猛然而醒,原來已經睡到正月初一中午了。

眾多來賀歲的治河官員擠滿了公館大門。官員們恭候多時,議論紛紛,奇怪侍郎一向最勤,怎麼元旦就起不來了呢?侍郎也不肯改過,不當眾明說其中緣故。當年四月,某侍郎突然嘔血,一病不起,竟暴死在官位上。

--摘編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是一個人生選擇的故事,它告訴人們,人起心動念的善惡和一言一行的好壞,都是對未來的選擇。
  • 在生命的長河中,人生只是短暫的一瞬。可是,就在這迷的一瞬間卻在檢驗生命能否堅守自己的本性;就在這短暫的人生中卻在考察生命能否覺醒。
  • (shown)在社會世風日下、道德急速敗壞、下滑的今天所有世人都在逐漸的受到侵蝕、污染,使得自己為自己埋下了非常可怕的惡果之因,給自己造成將來極大痛苦的根源。
  • (shown)商懋述說所見之事,人們都說可見報應是實,做人決不可欺心啊。
  • (shown)大舅聽到閻王爺對那有錢人說:「張家欠你的債還完了,張寸武陽壽沒到得讓他回去。」這樣,大舅就被送回來了。
  • (shown)一家人齊集詢問某,但他只說屁股劇痛,因為他緊閉雙目、昏睡若死的情況已持續七日啦。至此,某方覺悟自己已到陰司走了一遭。
  • (shown)相傳玉皇大帝見到人間道德敗壞,人們漸漸不信神鬼及因果輪迴,於是命濟公領著陽間人士到地府遊歷......
  • (shown)陰間的官吩咐手下把他在陽間所做的善事惡事的檔案都送上來。等冊子送到一看,做惡的檔案堆積如山......
  • (shown)埋葬後第三天,老漢正在兒子墳邊哀哭時,聽到墓中有呻吟聲,老漢驚曰:吾兒還魂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