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祥薇:上世紀三十年代中國電影皇帝金焰(二)

洪祥薇

人氣 6
標籤:

【大紀元2010年12月06日訊】時光漫漫,總要湮沒一些當年的世事達人,而上世紀三十年代電影之光,那些優秀的演員和電影作品以及歌曲,等等,是不應該被人們遺忘的。上世紀三十年代中國電影皇帝金焰,本為朝鮮人,因父親參與抗日而舉家逃亡來到中國並入籍中國,自此,那時仍是小小年紀的金焰便開始在中國尤其他日後在大上海這片土地上,遵循老天給定他的命運,完成了電影皇帝的一生使命,儘管,他本人不愛這個「虛名」。有詩云:多情自古空餘恨,好夢由來最易醒,又曰: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金焰的人生單純而豐滿,像是長白山那靜靜的湖泊,但其塑造的人物形像卻令人難忘。

* 笙歌未散

有很不錯的文娛才分的金焰,在朋友的資助下抱著明星夢來到大上海,當時他年僅十七歲,受過冷遇和嚐過飢寒,卻沒有動搖過對電影的熱愛。起初他參加了幾次群眾演員的角色,後來被侯曜導演安排在電影公司做場記。一九二七年,他作為配角出演了民新影片公司的《熱血男兒》,留美歸來的導演孫瑜注意到了質樸英俊的金焰,並在自己一九二九年導演的武俠片《風流劍客》中啟用了金焰作為男主角。

一九三零年,金焰出演了孫瑜導演的影片《野草閒花》中的男主角,這部中國的首部有電影歌曲的影片大獲成功,男主角金焰從此走上星光大道,而女主角,公認的中國默片時代最優秀的女演員阮玲玉也奠定了在聯華的一姐地位。這部影片講述了一個頗具現實意義的愛情故事,從災區流落到大上海的賣花女麗蓮,聰明活潑,風采動人,金焰所飾演的音樂學院畢業生,與麗蓮共同書寫人生理想。在當時的社會情況下,這部影片男主角的質樸,英俊,健美,為影壇當時一派病態小生的流行風氣注入了新鮮的生機,而阮玲玉的細膩而高超的演技也獲得導演孫瑜的稱讚和包括影藝界在內的讚譽。

當時正好趕上聯華的發展期,一九三零年八月宣告成立了「聯華影業製片印刷有限公司」董事會,之後金焰便陸續開始在聯華、藝華、新華等影片公司開始簽得更多的片約,由於當時影片公司的變遷,《故都春夢》、《野草閑花》和《戀愛與義務》這三部家庭倫理題材電影同時開拍;其中,《戀愛與義務》改編自波蘭女作家的同名小說,一九三一年由卜萬蒼導演,有152分鐘片長、帶有中英文字幕,這部影片敘述出生於封建家庭的少女楊乃凡和大學生李祖義相愛,不久,奉父母之命乃凡嫁給世家子弟黃大任,並產下一對兒女。後來,乃凡和祖義舊情難忘,相約私奔,在鄉間,生一女兒。兩人回到城裡謀生,因私奔為社會倫理道德所不容,祖義遂貧病交加,撒手塵寰,乃凡獨自養育女兒長大。十五年後,乃凡的私生女被男生追求,卻因為乃凡的過去的「名聲」而使後代無法謀取幸福,乃凡將女兒託付給業已成名的前夫,自己投河自盡。金焰在此片中飾演祖義,阮玲玉飾乃凡。從此片中可以看出,在二十世紀的大上海,作為中國的時代縮影的這麼一個背景世界,當時人們的道德倫理觀,尚是保守,影片中雖似乎給予戀愛中人物以同情,然後,其悲劇的命運其實也說明了一個因果關係,為了自己的歡情樂愛而使家庭離散,社會不穩定,是要負責任的。倘若社會人人都這樣為了愛不顧死活,那還成何體統?

一九三二年金焰本人加入了左翼作家聯盟。金焰所處的一九三十年代初正是在日本侵華前夕,同時也是電影界被二十年代的陳詞濫調電影劇本搞的比較「痛苦」的時際,製片廠覺得無病呻吟的公子哥兒、小姐等的題材已沒多大市場,聯繫了左翼人士介入電影圈。上海當時是為中國所謂左翼文化運動的發源地,當時的社會,為共產黨人所宣傳的所謂新思想、新意識、新文化所滲透,電影,作為「從社會革命家轉入革命文藝家」的轉型第一步,自此,「中國共產黨人參加電影工作」,領導文委的瞿秋白派出錢杏村、鄭伯奇、夏衍三人去做明星公司的編劇顧問。一九三三年三月,共產黨文委(全稱:共產黨中央文化工作委員會)派夏衍任組長,「正式成立黨的電影小組」。

最近,一篇名為「馬克思的成魔之路」的文章流傳甚廣,當時面對內憂外患,中國的知識份子確如「九評共產黨」中所說,他們積極開放心懷,擁護新的思潮,幻想國家命運前途就此改觀,包括文藝界和整個社會的思想,都是處在一種謀求所謂自由,民主與進步的氛圍中,卻是真假良莠,民族文化中的毒藥和良藥都一起被中華民族喝下去了。

在當時,出於共產黨的蠱惑,那遠大宏偉、崇高的人生理想和追求的表面華麗言辭的確吸引了不少稚氣未脫的有志青年,延安文藝青年即出自於此。

中國上海,上世紀三十年代,左翼人士介入電影,帶來了對傳統文化的反向回歸,而人們一直不能察覺其對文化的真實毀損,只是看到漂亮的演員,現實意義的電影情節,才華橫溢的導演,新人輩出的星光燦爛,當時,電影批評幾乎是左翼一統天下,「佔領了幾乎上海所有大報的電影副刊」。

金焰在這個時期所塑造的,也大都是所謂反抗侵略與壓迫,追求愛情和自由的進步青年的形象,所謂時尚是也。

《電聲日報》是一份由林澤蒼創辦的別有創意的娛樂報紙,一九三二年,該報發起「中國十大電影明星」票選,金焰獲得觀眾票選出的「電影皇帝」之美譽。一九三四年,《電聲日報》改為《電聲》週刊(三十年代發行量最大的電影刊物之一),在其再度發起的明星票選中,金焰一舉獲得「觀眾最喜愛的男明星」、「最漂亮的男明星」、「觀眾最願和他做朋友的男明星」三項殊榮。

《桃花泣血記》(Peach Blossom Weeps Tears of Blood)亦是金焰和阮玲玉的合作主演的作品,描述金家牧場少爺德恩少年起即愛上自家僱工的女兒琳姑,兩人青梅竹馬,但因金母反對,他們秘密結婚,終遭發覺,金母拆散了這對鴛鴦,琳姑已身懷有孕並誕下一子,旋病危,德恩在她臨終前趕來,相愛的夫妻人天永隔。這樣的愛情與緣份的題材,至今仍然不衰。一九三二年,該影片赴台放映,為給這部電影作廣告,台灣影業請人根據劇情作出了一首歌,不料紅遍全台並成為歷史性的台灣第一首流行歌曲。就中國的婚姻傳統而言,要天地承認、父母承認,所以叫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三才是夫妻對拜,只為了愛情而天不怕地不怕,已經失了孝道,對社會公義的維護實際也沒做到,在歷來的電影中,這種不經父母同意而私自結合的愛情似乎總是釀成悲劇,如西方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著名電影《愛情故事》。從中,我們似乎可以看出做人要注重維護道德的重要性,父母要有父母的樣兒,子女要有子女的樣兒,只是現代社會,就中國人而言,為了兒女而為金錢奮鬥的大有人在,再無當年岳母教子要「精忠報國」之風。時代,一步一步的演變下來,人們的道德觀一天天的變異下來,百年歷史,即便是娛樂如電影,從中可以看到一部民族文化與文明世界的形象勾勒,如今是《霸王別姬》、《色戒》,更可以看出走向畸形沒落審美觀的電影藝術的變異。女明星甚至男明星的形體暴露如露點,走光成為尤其媒體渲染的追捧話題以吸引讀者和觀眾,低下的成為時尚,敗壞藝德,倒溯百年,豈非電影人的恥辱?可謂辱沒先人文化。大陸所謂潛規則,風化之不存也久矣。現今離傳統越來越遠的道德藝術觀,再走下去,電影藝術是沒有發展前途的。

金焰的第一位妻子王人美,是著名電影《漁光曲》的主演,也是一位電影明星,他們相識於一九三一年開拍的電影《野玫瑰》劇組,王人美活潑大方,機靈美麗,金焰英俊質樸,為人灑脫,他們志同道合,墜入愛河,他們倆結合以後,時人謂王人美是「野貓」變成「家貓」,喻夫唱婦隨的美滿婚姻生活。抗戰時期,金焰僅參加少數影片的拍攝和參與一些舞台劇的演出,他一度想完成體現抗日主題的一部《英雄血淚》的劇本創作,因種種原因未果。

一九三八年,上海電影人抗拒日本人強迫出演角色,體現了民族氣節,紛紛上演《南行記》(走香港一線)、《西行記》(輾轉西南地區),金焰、王人美一同經歷了顛沛流離的戰亂生活,作為一家之主的丈夫,金焰曾想進入建築業,沒有成功,做生意,也未成功,幾經周折,金焰最終去了重慶的中國電影製片廠,王人美任職於美軍在廣西的後勤做了一名打字員以維持生計。

當他們都是收入豐厚的電影明星時,他們一起享受過快樂富有的生活,當他們經歷戰亂輾轉流落時,也有爭吵和不和。早年王人美早產生下一子並很快夭折,金焰因拍片繁忙而無法及時出現,兩人未能互相體諒,婚姻關係從此出現裂痕。他們的結合,始於電影,他們的分離,似乎也在電影的受戰禍衝擊中而漸漸浮出——一九四四年,金焰、王人美勞燕分飛,曾經的伉儷情深化為人間春夢。

金焰的上半段其實也是最出彩的電影人生,宣告落幕。

王人美在五十年代中期與畫家葉淺予結為連理。她本人於一九八七年謝世,得年七十三,二零零七年,她的回憶錄《我的成名與不幸》出版面世。(待續)

相關新聞
洪祥薇:上世紀三十年代中國電影皇帝金焰(一)
吳惠林:價值、價格與金錢──評《萬物的價值》
最好的祝福 是内心富足——新世纪短片《年年有鱼》
《扶搖直上》影評:堅定的信仰 能讓人克服苦難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習有備胎?遭內外合擊難安
【微視頻】中國第一村騙貸搞發展 華西爆擠兌潮
【首播】專訪程曉農:拜登軟弱 中共備戰?(3)
【時事縱橫】習防失控?美科技聯盟阻擊中共
【財商天下】印花稅帶崩港股 中共圈錢放大招?
【拍案驚奇】緬軍屠城 川普:未來不能中共主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