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時期善惡有報的例子

李斯是被秦二世胡亥所逼自殺,死時他對兒子說:今後我們再也不能一起牽著黃狗,相伴到野外打獵了!其悲戚令人感嘆。(圖:大紀元)

  人氣: 44
【字號】    
   標籤: tags:

戰國時期出現了思想界活躍的局面,諸子百家爭鳴。主張使用嚴刑峻法、獨裁統治的法家是其中主要的一派,其代表人物主要有吳起、商鞅、韓非、李斯等。看法家代表人物的結局,你會驚奇發現:他們都死得很慘,而且無一例外。

吳起因其“刻薄寡恩”,被楚國貴族亂箭射死後車裂。商鞅在秦孝公死後立即遭追捕,他卻無處逃身,主要原因是他自己制定和推行過的“逃人法”:國人不許留宿外地人,否則要處死刑;商鞅富有戲劇性的自食惡果,最後被肢解。韓非在秦國為權力爭鬥,被李斯所陷害,關入監獄,最後服毒自殺。李斯是被秦二世胡亥所逼自殺,死時他對兒子說:今後我們再也不能一起牽著黃狗,相伴到野外打獵了!其悲戚令人感嘆。

法家的基本主張有以下幾點:

一是重利尚錢,急功近利的發展經濟,目的是增加賦稅,富國強兵,但其對百姓的役使和盤剝使人民難以承受,如秦始皇強迫農民將三分之二的收入交給國家。

二是使用嚴刑峻法,治國靠法令滋彰而不靠仁義道德。他們認為人性是惡的,不相信道德教化可以維持社會安定,而是一味“以利為核心”來治理國家,靠物質利誘維持社會關係的運轉。例如商鞅變法就是完全靠物質賞罰來推行,這樣一來,人們就完全變成了經濟利益驅動的動物了。他們的刑罰特別嚴酷,諸如剁手、砍腳、割鼻、臉上刺字、各種肉刑,還有什伍連坐等。

第三是思想控制,君主專制。法家代表主張君主大權獨攬,君臨四方,其權威不容懷疑動搖,百姓沒有信仰自由,不允許獨立思考,不許發表不同意見,只能以吏為師。秦始皇曾焚書坑儒,就是採納李斯的意見,將表達不同思想的書籍全部燒毀,將不滿其統治的儒生460多人全部活埋。

推行這些措施的結果是人們之間失去了淳樸的社會交往,失去了古老的民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成純粹的金錢物質的交流與爭奪。人們除了懾於嚴酷的法律之外,甚麼都敢幹了,人的道德水準為之大滑。

而對比當時的另一派思想家,孔子、孟子,他們被稱作儒家,主要思想和法家正相反,他們崇尚道德,要求統治者愛惜民力,減輕賦稅,勸說百姓各安其道,誠心向善,提倡人們維持較高的做人準則。結果是:孔孟被尊為聖人,他們本人都福壽雙全,而且子子孫孫脈繫不斷、綿延至今,儒家思想作為較高的社會風尚,維持了幾千年的中華文明!

--摘編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隨著中共長期灌輸「無神論」的邪惡思想,現在許多人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更視「三尺頭上有神靈」為迷信。除了張口說謊成性,也輕易發誓或違約。近日中國福建傳出一則消息,福清東瀚一許姓男子為賴賬,手持鐵棍時不惜對天發誓,稱如確實欠錢就遭天打雷劈,結果一分鐘後就遭雷擊,經送醫搶救始脫離生命危險。此事經大陸媒體相繼報導後,引發民間熱議,不少民眾認同雷擊示警、善惡有報的說法,更有人警惕說,誓言是不能亂發的,尤其是毒誓。
  • 前移民署長吳振吉參觀士林「真善忍國際美術巡迴展覽」時告訴採訪的記者,他對張崑崙《悲喜淚》和《擺位圖》2幅作品感到非常觸動,善惡有報,做好事上天堂,作壞事下地獄,這是一個永恆的天理。
  • 這件事,很快就傳揚開去。縣令知道了此事的前因後果,很受震撼,派人到死者家屬那裡,下達口諭講:「本官己悉聞此事。請死者家屬節哀,妥善安葬死者。該犬為報仇而為,事出有因,且犬己死,亦應將其掩埋。更望全縣民眾,由此而明曉善惡有報之天理,行善去惡,勿再結冤!」
  • (編者注:每天明慧網上都刊登了大量善惡有報的案例。下面是轉載自【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一日】的部分報道)。
  • 據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二日明慧網登載︰四川省會理縣一任姓國安人員,緊跟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學員告訴他善惡有報是天理,勸他別幹迫害學員的事,他全不聽。由於他作惡多端,已禍及他父母,一個患直腸癌,一個患皮膚癌。該縣另一國安人員溫曉紅,也因參與迫害法輪功,報應殃及家人,他父親三年前患肺癌死去。
  • 父親曾給我講過許多故事,我一直記憶猶新的有二個。
  • (shown)由於他直接投胎,並沒有洗腦,這一世的他帶著他豬蹄形狀的右手、帶著他前世的記憶到處給人講述善惡有報的因果道理,告訴人們要行善積德。
  • (shown)善惡有報是天理,不要一味的無知的做壞事,給自己及家人留下美好的未來吧!
  • 老話兒說的好,人在做天在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那些暗中做了虧心事的人,上天一筆筆都記錄在案,並在適當時候予以懲戒,尤其是那些直接謀財害命之徒,報應是如影相隨,被雷公直接劈死就是在彰顯天理昭昭。
  • 清朝嘉慶年間,陽羨(即今江蘇宜興)有個書生,學業有名,家境小康。嘉慶壬辰年夏天的時候,和學中同窗搭伴一同前往澄江(即今雲南澄江縣),參加選拔貢生的考試。當時這位陽羨書生參加歲考時,在經書和古籍方面的考試都在其同輩中連續考得第一,想著這次選拔貢生的考試也將勢在必得、穩操勝券,因為家境良好,攜帶了很多的銀錢,於是和同來的學子們連日飲酒作詩,好不快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