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南山採藥迷路又斷糧 隱士相助得道緣

史然 整理
煉丹 中國畫

古代傳統文化教化世人敬天信神,天災人禍、災異降臨,修行人請神靈幫助、施法持咒能化解世人磨難。圖為明 文伯仁《丹臺春曉圖卷》局部。(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1242
【字號】    
   標籤: tags:

唐文宗末年,建州刺史嚴士則,頗好真道。一回在端午時節前往終南山的採藥途中迷了路,徘徊在群山與高峻的山崖間。幾天之後,攜帶的乾糧已吃盡,望眼看去,四周盡無人煙。估計路程,離京城不少於五六百里。

然而這裡的樹林、山峰幽靜,風景明麗。忽然間嚴士則發現松竹之下有幾間茅屋,煙氣繞繞,籐蘿掩映,曲徑通幽。嚴士則連叩其門,竟然無人出來應門。於是他從籬笆的空隙往院裡窺視,看到有一人仰臥在石床上看書。

這裡的樹林、山峰幽靜,風景明麗。忽然間嚴士則發現松竹之下有幾間茅屋。圖為清 顧澐《山水冊.松梅書屋》。(公有領域)

嚴士則推開院門,直接來到那人的面前。那人這才整整衣服站起來。嚴士則行禮完畢,述說了事情的始末。那人讓他坐在一塊盤石上,並向他打聽京城裡的事,又問天子繼位幾年了?那人還說,他從安史之亂到這裡,直到現在。

嚴士則告訴隱者,自己乾糧用盡,飢餓難忍,請求他能給些食物果腹。隱者說:「我自從住進山谷,就沒有生過火、煮過飯,只有一種東西可以解饑。念你遠來這裡不易,自己到房梁上去拿吧。」

嚴士則從棟梁間取出一個紙袋,打開一看,裡邊有一百多顆扁豆形狀的東西。隱者接著要嚴士則到藥室拿來一個鍋,拾柴打水,把一粒「扁豆」放在鍋裡煮,許久之後,略有香味,再看,已有手掌大小。

隱者說:「可以吃了,渴了就喝鍋裡的湯。」嚴士則剛吃了一半,就覺得飽了。隱者又說:「你能到這兒來,是緣分。從現在起,三十年內,你不會再覺得飢渴了。也將逐漸澹泊俗世之念,塵世之情。以後你的官位會到方伯(地方的長官),那地方離羅浮山不遠。如果你能脫去塵世的榮華,還能獲得長生之道。」

隱者接著說:「你離開家已經很久了,應該回去了。」嚴士則想要告別回家,卻又怕再次迷路。隱者說:「不用擔心,你離開這二三里,就能遇上打柴人,可以跟隨他們離去。從這到京城不遠。」

夏珪
嚴士則出來之後,果然見到一位打柴人。圖為宋 夏珪《真蹟卷》局部。(公有領域)

嚴士則出來之後,果然見到一位打柴人,於是就向他打聽隱者的姓名,打柴人竟返回山中不作回答。嚴士則經過兩宿,就到了樊川的村野。

回到京師之後,他就不喜歡吃東西,卻覺得一天比一天氣壯神清,常有駕馭鸞鶴的念頭。他穿短衣,拄著用籐莖做成的手杖,經常依傍在巖崖邊。他身為守盧僕射,卻喜歡沉靜無為,嚮往見到神異之人。

他向一位道士詳細述說了來由,道士就把他收在門下做了弟子。等到聽說他還有做一方長官的說法,便把他以處士的身分奏報到宮中,於是他就又開始做官。

從梓州別駕,做到建溪太守,當時他已經九十歲了。他做郡守才一周年,就辭官回到羅浮山。等到韋宙相公出任江南太守,派人訪他,他還在山谷中。

唐宣宗皇帝大中十四年,嚴士則到建安上任時,路過江南,當時蕭相公正在浙東考察民風,在桂樓設宴招待他,他只喝了幾杯酒,別的什麼也沒吃。(出《劇談錄》)#◇

——轉自正見網 【原標題】神仙故事:嚴士則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彭祖是遠古時代顓頊帝的玄孫,到殷代末年時,彭祖已經七百六十七歲了,但一點也不顯衰老。
  • 李賀說:「天帝又建凝虛殿,派我們編纂大型樂章。現在我是神仙中人,很快樂,希望夫人不要為我惦念不已。」
  • 有日月那樣飛在空中的光華,叫作「伏晨之根」,向下照著洞中。
  • 許畫師第二天醒來,就發現頭歪了。從此他就有了一個綽號叫:「許偏頭」。
  • 他是一個殘疾的乞丐,行動又不方便。儘管如此,他還收養著一群乞丐,照顧他們,儼然像是丐幫幫主。有一年除夕夜他照常行乞,偶然中救下了三個人。夜裡,一個奇異的夢,在他身上展現了神跡……
  • 明朝大臣奉命出使,夢到一群小孩在唱歌,他記下的歌詞,正好巧對夷王之下聯;一首唐詩超前入夢,他認為夢境是不足為信的。直到多年以後,他遊覽一座古寺,方嘆夢境真實不虛。
  • 康熙時期,官府鑄造的銅幣,上面鑄有漢文地名。後人收集古董,將錢幣上的地名串成了一首詩。誰能料到,朗朗上口的詩文,像是高度濃縮的故事梗概,符合了大清的終極命運,落於何人之手……
  • 在歷代記載中,異象示警的現象,可謂層出不窮。清朝時,一個柱子開裂,蹦出一個二寸多高的小僧,被裝到漆盒裡後化成燕窩。官員主持考試,眾人看見紅衣婦升空而去。元朝時,江南曾下過罕見的果核雨,五彩繽紛又光瑩堅硬。這些奇特的現象,預兆著哪些事?
  • 明朝時,朱元璋微服私訪,在酒店與太學生對對子。一字「重」,一字「大」,二人吟詠各展風采。太學生借「小木」言志,有朝一日「要與人間治不平」。朱元璋滿足了他的心願,也意外地改變了金陵供土地的習俗。
  • 「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這句詩文眾所周知。然而,在清人的一個夢境中,「玉壺」被改成了「玉衡」。一字之別,預示著怎樣的人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