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不足悲,福不必樂

金中鋼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老子指出「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意思是,禍是造成福的前提,而福又含有禍的因素。也就是說,好事和壞事是可以互相轉化的,在一定的條件下,福就會變成禍,禍也能變成福。

任何事情的出現都只可能有兩種結果,一種是好的,一種是壞的。萬事萬物都是如此。一件事情發生了,它有可能是好的,也有可能是不好的。事物的發展都是向對立面轉化的,有時好事能轉成壞事,壞事也可以轉成好事,「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塞翁得馬,焉知非禍。」所以生活中我們有好事降臨的時候注意不要樂極生悲,保持自己平靜的心態,情緒不要大喜大悲,大起大落才算智慧。在失意落泊時要有長遠的目光,相信會有光明的前景,堅定信心。不要被眼前的困難所嚇倒,「日往則月來,月往則日來,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寒往則暑來,暑往則寒來,寒暑相推而歲成焉。」莫道浮雲長蔽日,嚴冬過盡爆春蕾!

《周易》、《老子》和《孫子兵法》是中國古代哲學中最賦予辯證智慧的三大傑作,把陰陽學說發展到巔峰。《老子》中類似的表述還有很多:「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矣;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矣。故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二章)「曲則全,枉則直,滿則盈,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惑。」(二十二章)「將欲翕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強之;將欲廢之,必固興之;將欲取之,必固與之。」(三十六章)「正復為奇,善復為妖。」(五十八章)等。

《淮南子.人間訓》廣泛論述了人類社會中禍福、成敗、得失、利害、損益、取予等各種矛盾的辯證關係,其中特別強調了矛盾雙方的相互轉化。它說:「夫禍之來也,人自生之;福之來也,人自成之。禍與福同門,利與害為鄰,非神聖人,莫之能分。」最著名的便是「塞翁失馬」 的故事:靠近北方邊塞有一戶人家,有一天,他家的馬無緣無故跑到塞外胡地了,鄰居都來安慰他,老頭說:「怎麼知道這不是件好事呢?」過了幾個月後,他家的馬從胡地回來了,還領回來一匹驍駿的「對象」,胡馬比內陸之馬強多了,鄰居都來賀喜,老頭說:「怎麼知道這不是一件壞事呢?」後來他兒子騎著那匹桀驁不馴的胡馬去野外打獵,結果被掀下來而跌斷了大腿,鄰居又都來安慰,老頭說:「這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一年後胡人大舉入侵,青壯都被征去打仗,近塞的人們十死八九,這家兒子由於瘸腿而不能從軍,父子得以活命。

《人間訓》還講了一個類似的故事:宋國有一家人三代行善。有一天,家中的黑牛生下了白犢。過了一年,這家的老頭無緣無故瞎了眼。後來那頭黑牛又生下了白犢,過了一年,這家的兒子又無緣無故瞎了眼。後來楚國攻打宋國,包圍了都城,所有的老幼青壯都拚命堅守,城中無糧,以至於易子而食,析骸而炊,最終還是被攻破了。楚王下令殺掉所有守城的,而這瞎眼的爺倆不能守城,因而躲過了楚兵的屠刀。戰事停息後,這爺倆又都恢復了視力。真乃「夫禍福之轉而相生,其變難見也。」

可見禍福轉化,如日月相推,晝夜交替,禍不足悲,福不必樂,失之不憂,得之不喜,「故福之為禍,禍之為福,化不可極,深不可測也。」@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孝,是晚輩對父母、長輩的基本本分。無論長輩有何過錯,都不該忽視了作為晚輩應有的孝順。而我們卻常常為了生活中的一點瑣事和長輩有分歧實在是不應該。一般說來,父母無論作出甚麼樣的舉動都是為了子女的將來考慮,是為了晚輩好。但也有特殊的父母對子女嚴厲苛刻,甚至毒打,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們該如何對待呢?上古時期的舜為我們作出了很好的榜樣。
  • 一赴塵囂隨師來,

    轉眼已是九天外。

    正念正行救眾生,

    天上人間飄彩帶。

  • 登臨縱目千尺處,

    煙寒繚繞翠松簇。

    真相短信寄萬里,

    正法路上不停足。

  • 一個經常說謊的人是另人感到厭惡的。我們都聽說過狼來了的故事,經常說謊的人他得不到大家的信任,那最後受損失的是自己。其實愛說謊話,這也體現出一個人的道德品行與內在修為。在當今這個物慾橫流的時代,我們現在的家長為了不讓孩子吃虧,經常言傳身教的說謊。為了圓滑自己,在某些事上說話有水分,這已不是個別事例,而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現象了。古代人教育孩童要求真,說話要有地放矢,辦實事。這是真正的正統教育方法。
  • 李八百是四川人,不知道他名叫什麼。由於好幾代人都見過他,推算他已活了八百歲,所以叫他李八百。他有時隱居在山林裡,有時又到城鎮裡來。他聽說陝南漢中有個叫唐公昉有志於修道,但沒有高明的老師指點,就打算把修煉的方術教給他。李八百打算先試試唐公昉,就假裝是外地人,到唐公昉家受僱當僕人。李八百對唐公昉侍護得非常細心週到。能充分領會唐公昉的心意,不同於其他的僕人,唐公昉就特別喜歡他,對待他和別的僕人不同,李八百有一次裝病,而且病得要死,唐公昉就給他請醫生抓藥診治,化費了幾十萬錢也不心疼,而且為李八百的病情十分憂慮擔心。
  • 近日聽聞原本即將在香港演出的神韻被迫取消,心裏一陣傷意。據說取消的原因是香港未給神韻藝術團的六位重要技術人員批簽證。與此同時,大家心裏都清楚的明白港府還是受了中共邪黨的指控。從網上可以看到很多正義的勇士為此事報不平,反對港府的行為。因為他們知道神韻展現的是無量的美好,演出的內容也是傳統文化的真實,他們以神韻為豪;同時他們也知道中共邪黨的醜陋,譴責香港政府的「無脊樑」,隨中共做惡的行為。而我的傷意並不是埋怨,更不是痛恨某個政府的不正當行為與失言的表現。而是一種深深的遺憾,深深的惋惜,在內心深處為我們的香港同胞們惋惜!
  • Project of ideal city, by Da Vinci, 1485. (Wikimedia Commons)
    知道牛頓、莎士比亞,與達芬奇這三個人都經歷過大瘟疫,而且都善用了瘟疫期間的「社交隔離」,潛心創作,「出關」後都大放異彩,造福人類。這段中共病毒造成的「社交隔離」也許沒有那麼可怕或許還可以是你我探索自我的大好時機!
  • 《聖經》中說,人類的第一次墮落,是源於人類的祖先亞當和夏娃受到魔鬼的誘惑,偷吃禁果,從而被上帝逐出樂園。因此,也可以這樣說,人的失足開始於誘惑。而人類所處的這個世界實在有太多的誘惑,包括金錢、地位、美女、青春、才華,在面對這些誘惑時人該怎樣選擇呢?接受這些誘惑真的能滿足人的靈魂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