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蘋果和胖子:變調的旅行

蘋果

(圖:蘋果提供)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蘋果,一個活潑熱情、可愛又善感的女孩,
胖子,一個純情憨厚、老實卻爆笑的男孩,
他們在某一天的午後,於茫茫人海相遇了!
蘋果的生命中,突然出現一個關心她、體貼她、電話像三餐一樣打來的人。
從害怕到接受、從排斥到依賴,被愛的感覺雖已遺忘很久,但命中註定的緣分,卻似乎躲也躲不掉。
於是,從蘋果和胖子來場約會之後,一段溫馨逗趣、笑中帶淚的動人故事,就這樣細水長流卻又轟轟烈烈的展開了!

因為公司3/2有放假,因此趁著三天連假,叫胖子也請假,打算帶范糰及公婆來趟宜蘭花蓮三日遊。

出發前一切都想得很美好,想說可以牽著范糰的小手帶著他趴趴走,然後在民宿裡悠閒的躺在床上、安穩的睡個好覺、享受美好的環境…,只是這一切,都因為我的疏忽而變了調。

星期六早上把范糰叫起床後,讓我媽餵飽稀飯,大約10:30就去中和接公婆,準備開始我們的旅行,下午我們到了宜蘭『遇而歡』民宿Check in,因為宜蘭飄著小雨,所以原本是打算我跟范糰在房間休息睡午覺,胖子帶著公婆去傳藝中心逛逛,可是范糰看到婆婆出去就哭鬧不已,所以只好也帶著他出門。

下雨天逛傳藝中心實在不方便,偏偏范糰不是要人抱,就是愛亂跑,總之因為下雨打亂了大家的興致, 所以逛了一個多小時,就離開吃晚餐,然後回民宿。只是或許范糰沒住在外面過,到了房間後不斷哭鬧要人抱,當我抱時就指著外面,抱到外面又指著裡面,帶去婆婆房間又指著我這邊,總之怎麼樣都不合他的意,到最後范糰已經是哭到滿臉通紅上氣不接下氣,之後也許是哭累了,總算在我懷裡睡著。

此時我卻發現范糰身體熱熱的,我以為是剛剛哭得太厲害造成的,可是到了12點多,范糰身體越來越燙,我擔心的跟婆婆說,婆婆說可能發燒了,只是我們身處宜蘭實在不知道哪裡有醫院,沒辦法,我只好打了手機給民宿的女主人李小姐。

凌晨12:45,李姐接了電話,原來她就在住在一樓,她聽了我們的狀況後,跟我們說她要開車載我們去,因為胖子喝得醉醺醺不方便開車,所以我們只好麻煩她送我們到羅東聖母醫院掛急診,醫生檢查是說范糰喉嚨有點發炎、發燒到39度,於是給范糰打了退燒針,並幫已經三天沒大便的范糰通了便,看著范糰哭得那麼淒慘實在是很心疼,我想一定是在傳藝中心時沒把傘撐好讓他淋了雨、也一定是急著出門忘了幫他多加件衣服還讓他腳上沒穿襪子只穿了雙涼鞋才害他感冒的,我自責不已,也祈求老天讓范糰一切沒事。

回到民宿已經半夜2:30了,范糰也慢慢退燒,這一夜,雖然睡得不太好,但至少范糰已經沒有再發燒了,當然內心也很感謝李姐,如果沒有她,身處異地的我們還真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

早上9點多范糰起床又恢復活力,一點都看不出生病的樣子,於是認為應該是范糰沒大便引起發燒的,因此決定繼續往花蓮出發,出發前我將剩下的住宿費1800元再加200元當成是昨天李姐送我們去醫院的謝禮,但李姐怎麼樣都不肯收,並告訴我們她之前也曾帶小孩去玩,結果也是半夜掛急診,所以能體會我們的心情,提醒我們只要按時吃藥就不會有問題,因此我們帶著感恩的心情離開這有人情味的民宿和李姐,往公婆嚮往的花蓮出發。

一路上范糰也都很有精神,雖然有時還會要我們抱,但至少沒有再發燒,我們也就安了心,便帶公婆去太魯閣觀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傍晚跟在東華大學讀書的小弟及他女友會合後,便入住『金澤居』。

原本打的如意算盤是我弟及他女友幫我們顧范糰,好讓我們能有梳洗的時間,但范糰到民宿沒多久後,又開始哭鬧想出去,只是外面依然下著雨無法在庭園裡跑跑走走,所以我弟他們只好帶范糰爬他最愛的樓梯,沒多久我弟他們要走,一直想要爬樓梯的范糰又開始哭鬧,我安撫了一下後,趁范糰安靜時趕快去洗澡,只是洗到一半范糰又開始唉唉叫,不得已我只好帶著范糰去浴室,第一次在范糰面前脫光光的幫他洗澡,然後跟他玩水玩了20多分鐘。

7 點多,因為要吃晚餐又不想讓范糰下雨天跟著出門,因此我將范糰哄上床睡覺,讓胖子帶著公婆去自強夜市吃晚餐,我則趁機整理行李看電視吃泡麵,約莫9點多我摸了一下范糰,發現他體溫又變高,我很著急,剛好公婆回來跟他們講了情形後,打了電話給民宿老闆借體溫計量,這一量不得了,竟然燒到39.4度,因此趕緊給他塞了塞劑,可是明明就發燒的范糰,卻又堅持要去外面爬樓梯,我想如果不說,應該沒人看得出來他在發燒吧。

12 點多范糰流汗退燒了,但我卻不敢大意不斷幫他擦汗,後來我終於累到睡著,4點多醒來又摸了摸范糰,想不到溫度又上升了,我緊張的又塞了塞劑並餵了他喝奶,想不到喝完後放回床上他卻吐奶,儘管我手忙腳亂擦著范糰的衣服和床單,但我更心疼范糰正忍受著病魔的侵襲,因此忍不住的哭了出來,怪自己怎麼在宜蘭時不回台北還要跑到花蓮玩。

隔天早上范糰沒在燒,精神又變好了,雖然這天難得放晴天氣熱得不像話(如果前兩天也是這種天氣該多好),但因為考慮到范糰還在生病中,因此吃完早餐後退房,去了一下鯉魚潭和七星潭後,中午便離開花蓮回台北,傍晚5點多回到中和怡人園吃晚餐,將公婆送回家後就準備回板橋的家。

在車上我又摸了摸范糰,結果體溫又變高,偏偏高架橋塞車,在車上的我真是心急如焚,好不容易終於到板橋便馬上開到診所看醫生,醫生量了體溫後說是38.7 度,有中耳炎且喉嚨腫得很厲害,看完後回家我趕緊餵范糰吃藥,卻一時大意馬上再餵奶,因此當我抱起范糰時,范糰吐了我一身奶,我便趕快抱到廁所順便幫他洗澡,然後再餵他一次藥,從餵藥到洗澡再餵藥這整個過程他都在哭,所以當我抱他上床睡覺時,我整個人都快虛脫了。

隔天我請了假陪范糰,我媽提議帶范糰收驚,乩童說范糰是受到驚嚇且又冷到、肚子不好,所以喊三聲范糰的名字把魂魄叫回來,雖然是有點迷信,但想到在宜蘭花蓮時確實在路上遇到了幾個喪家且范糰都是晚上才發燒,因此只要能讓范糰健康,我想任何方法我們都會去嘗試的。

這三天的旅行原本是希望增加大家的感情並讓范糰留下美好的印象,可惜卻因為我的不小心讓他著涼,以致於在三天內發燒了三次,不僅讓旅行有了缺憾,也讓原本一整天都只想著要出門的范糰,變得不敢出門了,我想要讓范糰能再開開心心的出門得再花一些心思才行。

不過當務之急,只希望范糰的病快點好,不要再整天哭哭啼啼賴在我們身上當無尾熊了。

PS.再一次感謝『遇而歡』民宿的李姐,如果有想要去宜蘭玩的,可以考慮住這間民宿喔!而且他們的早餐很豐富很好吃呢!@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2-06 2: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