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殘疾人抗議強拆 政法委書記下令打人

人氣 3
標籤:

【大紀元3月12日訊】(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唐琪薇報道)貴州人權研討會提供的消息說,貴陽市花溪區黨武鄉政府為修建「國賓大道」,強行拆除了該鄉村民李毫美的廠房。花溪區黨委政法委書記當眾下令讓工作人員毆打在自己被拆房屋廢墟上樹立抗議標語的受害者。但官方否認此事。

中國貴州人權研討會的維權人士徐國慶在電話中告訴本台記者,李毫美是一位殘疾婦女,與丈夫離異後一人帶著正在讀書的女兒,經營一家石材廠。花溪區政 府為要在李毫美的廠房附近修建「國賓大道」,今年1月26號,在沒有承諾李毫美任何補賠的情況下,強行將廠房及住房共計2700平方米的建築夷為平地。徐國慶說,他前兩天剛剛去看過李毫美,這對孤兒寡母住在一個臨時搭建的棚子裡,境況淒涼。

「現在她那個小孩呀家裡面都沒地方住。她母親呢又是個殘疾人,把大腦碰壞了,講話不清楚。」

維權人士徐國慶表示,百般無奈的李毫美「三八婦女節」當天在廢墟上掛出了「政府暴力強拆/欺負殘疾寡母及上學女兒/走投無路」等抗議標語。3月9號中午,中共花溪區委的政法委書記葉剛帶著一群工作人員來到現場。

「鄰居老人們講,政法委書記他還叫著『給我打』,很不人道。」

本台記者致電花溪區黨武鄉鄉長辦公室瞭解情況,辦公室值班人員告訴記者,所謂政法書記下令打人一事,純屬無中生有。

鄉長辦公室:「這個事兒他們到這邊反映過。因為那天具體發生什麼事兒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當時他們採取了一些過激行為,要拿石頭砸我們的工作人員,還拿著刀。我們派出所人員都在,有現場錄像取證的。」

記者:「政法委書記葉剛他有沒有打人呢?」

鄉長辦公室:「政法委書記打人這肯定是不可能的。他們如果是看見政法委書記親自打人,他們反映到區裡面那肯定是要處理的,不可能的。我們現在不是講依法行政嘛。拆她的房子從取證到最後只是強拆,她不是說一下子說拆就給她拆的,(拆了)兩三個月的時間。然後把所有的程序都走完,該公告的也公告,該取證照相的也都按程序做了這些事兒了。」

有關被拆遷人持刀抗議的說法,貴州人權研討會提供的信息卻是:李毫美當時正在做飯,工作人員衝進小屋將其手中的菜刀搶走,並高喊要燒掉「非法標語」。貴州維權人士陳西也去看望過李豪美,他說,當時只有李毫美和她的老母親在場,不可能對工作人員構成什麼威脅。

「據我瞭解當時政府去拆的時候是動用了武警,動用了公安的。兩位女士如何對付那麼大批的公安?什麼拿石頭啊,什麼對抗,這些都是不實之詞。」

當記者問及花溪區政府為什麼不給李毫美拆遷賠償時,這位工作人員這樣告訴記者。

「按照現在的法律,你是違法建築,政府拆你的是不需要補償的。」

這位工作人員還表示,李毫美建廠房時辦理的「村鎮規劃建設許可證」是無效非法的。

「她那個就是違法建築,她是通過不合法的手段騙取規劃許可證,區裡面專門有紀律檢查部門調查過這個事兒。她連那個土地使用證、規劃土地這一塊兒什麼證都沒有。而且我們查下來那個規劃許可證,鄉里面當時有這個審批權,是沒有記錄,沒有什麼蓋章了。」

貴州維權人士陳西對此表示 ,現在中國各地政府都以賣土地來公飽私囊,完全不顧當地民眾的合法權益。陳西說,在李毫美的廠房被強拆這件事上,花溪區政府既是運動員又是裁判員,當初的辦廠證書是他們出具的,現在一紙「公章」強行宣佈其無效的又是他們。

「當初你辦廠,徵地也好、建築也好都是合法的。但是它要拆你的時候,它就說你是非法的。你得到的那麼一些證照呀那些東西都是非法得到的。在這個國度政府就是真理。這是廣大民眾之所以無奈、甚至自殺、自焚,就是這個道理。」

李毫美曾經想過在今年中國全國人大政協兩會期間進京上訪,後被人勸阻。徐國慶告訴本台記者,他認為上訪毫無意義。

「上訪在半路上肯定就要被截回來。」

徐國慶最後表示,貴州人權研討會三天後將在李豪美被拆廠房的廢墟上就此事召開研討會,他表示相信這個社會還是會有有良知的人,來關心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弱勢群體的。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西安華僑商店員工橫幅堵政府門抗議強拆
逼上長安街 看中國藝術家的選擇(1)
政府派人偷拆民居 東八塊居民發信求助
成都當局突襲清拆  眾商戶堵路抗議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最高院裁決釋信號 喬州再演反轉戲
【西岸觀察】憲法第12修正案為川普勝選路?
【財商天下】深圳萬人瘋搶剛需房 房價秒殺東北
【有冇搞錯】美國大選 決定人類未來之戰
【新聞大家談】亞利桑那見聞 紐時爆民主黨全輸
【十字路口】左派科技竊權 天才博士駁拜登勝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