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19)

沈畔東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大躍進還有一個特色:統一規劃。什麼房屋規劃、田地規劃、塘壩規劃、廁所規劃等等。這可不比放小麥衛星,做做假象。等參觀人一走,又恢復它的真面目。規劃卻要真材實料,真幹實幹,所以什麼也沒有規劃成,但上報卻不能說沒規劃,因為這在他們的說法中,是小事,不用參觀學習。吹牛、假話不給戴帽子,講實話卻有帽子戴,這頂帽子取名曰:「右傾分子。」你要是戴上這頂帽子,將壓得你一生直不起腰。

但有一件事,確是實實在在地規劃成果,這是共產黨大躍進期間幹的大實事。可是偏偏這件大實事,卻不大量宣傳,又不載入史冊。所以你要想摸透共產黨的心態,真是難上加難。哪件規劃令你如此稱讚?這就是祖墳規劃。這樣一件大實事,沒有稱讚,不是埋沒共產黨的成績了嗎?

一九五八年冬,你如果走在鄉間的小路上,會見不到一座墳墓,可是當你走到一處鬼不下蛋的地方,又會使你大吃一驚:這裡怎麼一下子死了這麼多人?非也。你不要以為那一色新土是剛死的人,那卻是人們用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就把全大隊屍骨倒到這裡的結果。墳墓排列整齊,大小一致,令你讚歎不已。大躍進搞得活人不得安寧,死人也得翻身。這可是共產黨的又一特色。由於共產黨沒有大量宣傳,深入人心,四年後又刮起了墳墓翻案風,各農戶又把各自的老祖宗屍骨紛紛翻回原處。這一翻屍倒骨運動,可是古今中外所沒有的「偉大」創舉。

馮影勤聽說墳墓規劃,就是說要翻屍倒骨。他皺起眉頭,思索起來:他們如果在空墳裡,翻不到屍骨,將會怎麼處置?不但要追查士民春嵐下落,我這把老骨頭也脫不了干係,一年前所做的一切,將前功盡棄,還要株連一大批人受害。兩個活人在幾十雙眼皮之下,兩口空棺材在幾千雙眼皮之下,都被瞞過去,難道現在埋在土裡的空棺材都沒辦法瞞過去?這有何難,那兩口棺材是用最低價格買來的腐朽木材做成的,經過一年多的泥土侵蝕,已腐爛的差不多了。於是他叫二孫子士青,在挖墳的頭天夜裡,先把士民的假墳挖開,再打碎棺材。他自己找來幾塊破爛布,縫了兩個口袋,趁社員未來之前,來到假墳,扒起土來,撿了一些爛棺材片,放進口袋。社員們以為馮老頭在撿孫兒孫媳的屍骨,十分感動,都認為他這麼大年紀了,還在想著孫子。馮影勤看口袋裝的差不多了,紮緊袋口,拿出筆墨,認認真真地分別在口袋上寫上孫兒孫媳的名子。他背兩袋「屍骨」來到墳墓規劃地,按指定位置埋了,這才放下心來。
規劃只是大躍進中的一個小插曲,真正的大躍進嘛,就是「大幹快上多貢獻」了。到處是大兵團作戰,人山人海,紅旗招展,歌聲嘹亮。幾百人拿著鍬和鋤頭,如打瘋狗一般,向前湧去。一天時間,他們就宣布鋤完上千畝的田裡野草。其實哪裡還能除掉野草,僅被踩了一下。儘管如此,人畢竟是有血有肉的,不是機器,機器也得有停下時。人們晚上累不動了,就躺在草埂上睡大覺。共產黨是知道民情的,知道怎麼對付老百姓,於是組織檢查團,看到哪裡光有紅旗、燈光,沒有人影晃動,檢查團就奔到哪裡,見到用腳都踢不醒的社員,抓起來就批鬥。社員們吸取了教訓,特別是夜裡,大家睡覺時,必派人站崗放哨,老遠見到檢查來,以大喊「毛主席萬歲」!「共產黨萬歲」!「總路線萬歲」!「大躍進萬歲」!「人民公社」!見到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檢查團高興了,大大表揚了他們一番,社員高興了,不挨鬥了,還能睡上一陣安穩覺。可是莊稼不高興了,它們被野草纏住了,莊稼下去了,野草上來了。
連野草都未除掉,他們在「躍」什麼「進」呢?你還真認為他們在幹實事?他們連喊口號的精力都不夠了,哪還管他野草不野草。

社員們白天黑夜在田野裡躍進,家裡的老人孩子怎麼辦?你儘管放心,共產黨有的是辦法:把小孩關到某家大屋裡,由老人看管,餓了有食堂,渴了喝口生水,不就得了,且美其名曰:養老院,托兒所。

這樣躍進下去,夫妻晚上均不能回家,苦就苦了那些丈夫老婆在紅旗隊的一班人,凡在紅旗隊的人,都是大隊挑選的一批少男俊女,他們能歌善舞,專做宣傳鼓動工作,是共產黨的宣傳工具。你甭以為他們搞宣傳不勞累,其實不然,他們可沒有睡覺機會,上半夜還可將就,下半夜就昏昏欲睡了。他們也被檢查團臭駡過:「你們是紅旗隊,要樹立紅旗形象,你們都睡得像死豬一樣,還像什麼紅旗隊!」

紅旗隊也接受了經驗教訓,他們宣傳演出沒有固定地點,需要睡覺時,就躲到檢查團不到的地方,放倒了紅旗,熄滅了燈火。他們多是沒有結婚的青年,正是風華正茂之時,紛紛幹起風流事來。(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九五六年七月,天氣分外炎熱,下午二時左右,一個二十歲左右的青年在東山坡上,俯首向西村窺視,遠遠看見社員們扛著鋤頭,紛紛向村西邊走去,待社員們走完,這個小青年暗道:「天助我也!」
  • 天剛黑,呂翠雲哭哭啼啼,向娘家走去,在回娘家的兩里遠的路上,她逢人便說,自己被丈夫毒打。到了娘家,更是放聲大哭,並對父母哥嫂訴說丈夫打她經過
  • 呂翠雲從大門走向屋後河邊,馮士民以去廚房拿開水為由,走出後門,卻不進廚房,而走到牆邊,蹬上預先放的凳子,手扶牆頂,向河邊張望,只見河邊躺著兩條大魚,卻不見呂翠雲的蹤影,馮士民暗喜
  • 歐陽春嵐整理一會床鋪,從房裡出來,聽到馮士民說到:「為了我的心上人……呂翠雲到她該去的地方去了。」緊接著趙義誠的茶杯掉到地主「啪」地一聲響。
  • 日本投降,馮影勤大大舒了一口氣,真沒想到蔣介石打敗了日本鬼子,從此不擔心當亡國奴了。他做生意有方,又很關注時局,不單聽國民黨的宣傳,也看共產黨的一些書報,使他對共產黨有所瞭解。
  • 「啊!真沒想到,馮叫花的孫子長得這麼好看。」歐陽春嵐忙到馮士民身邊,對著他的耳朵輕聲說:「對不起,怕我媽聽不懂,我叫你爺爺『叫花子』,你不怪吧?」
  • 農村女孩能念到初中畢業,也就不錯了,我們這裡方圓幾十里,恐怕只有你一個人。已經有人說我家劃錯了成份,如果把我們改成漏網的富農,我們可就苦了。如果你再念下去,影響就更壞了。
  • 一天匆匆出現在他面前的不是如花似玉,滿面笑容,而是面黃肌瘦,愁眉苦臉的歐陽春嵐。馮士民大驚:「春嵐,你怎麼啦?」「大難臨頭了。」說著淚水滾滾而下,她泣不成聲說:「我是來向你告別!」
  • 鄭洪山要他想盡一切辦法,為他把歐陽春嵐搞到手,可是辦法都想盡了,歐陽家都沒有鬆口。見馮叫花又來要救濟,就很煩躁。馮影勤趁機問道:「我看支書似有什麼心事?」
  • 鄭洪山家張燈結綵,迎接鄭洪山第三任新娘歐陽春嵐。晚上鬧過新房,賓客散去,鄭洪山忙關起房門,迫不及待脫去外套,伸手又要給歐陽春嵐卸裝。只見歐陽春嵐後退幾步,大喝一聲:「不許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