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說:葉落歸根(13)

一篇「紀實專訪」
靈子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華姨說:「到秋菊家看看孤兒吧!」

二舅媽看著華姨身邊的小明明說:「好可愛的女孩!」

華姨說:「叫姨姥。」

小明明雙手胸前合十說:「姨姥好!」

「你一定是海外的小同修了。」

「那您是國內的老同修了。我說的老,可不是您老了,是說您修得時間早。」

「好聰明!不過入門可不分先後啊!」

二舅媽撫摸著她的頭和華姨肩並肩地頭前走了,親密地嘮著什麼。我感到她們之間的談話,有那樣的一種真摯、親切地感覺。我緊走幾步趕了上去。

華姨拿出個存摺要給二舅媽,兩個修煉的人有這樣的對話:

「秋菊,你吃苦了,向你學習!」

「我修得不好,大家知道你們溫哥華的同修,在中國領館前靜坐、講真相,黑天白日地堅持兩千多天了,實在令人感動,都覺得不如你們。」

「這是八萬元,一點心意,給資料點五萬,給你留三萬。」

「我不用了,都給資料點吧!」

「這三萬是給你的,怎麼用你自己說了算。」

「那謝謝你!我就借花獻佛了。也替資料點謝謝你!」

我們來到二舅媽家的院落裡。原來這裡還有個不露頭面的老好人,正領著倆孩子玩「過家家」遊戲。

二舅媽對華姨說:「我老頭,同修。」

華姨和明明雙手合十,二舅也同樣還禮。

二舅媽指著那個男孩說:「就是他爸爸走了,他還不懂事呢!」

唐舅走上來問:「哪個是家庭教會的孩子?」

二舅媽說:「這個女孩。她爸判了刑,她媽媽改嫁了,她姥姥看她。後來她姥姥沒了,我就又多收了一個。」

這一男一女倆四五歲的孩子,抬頭看了看我們,仍舊很投入地在玩。看著無家的孩子玩「過家家」,那樣天真無邪、不知憂慮的樣子。我也是這麼大時沒了父親,自己也是不知愁苦的小女孩。想到此,一股難言的滋味湧上心頭,眼淚立即像串珠般滾落下來。

正看著這倆玩呢,又有個背書包的女孩走進來,是到鄰居小朋友家寫假期作業回來了。她一見到我們一幫人,就急忙躲到二舅媽身後去了。

二舅媽解釋說:「就是她媽沒下落了。那天幾個員警又來綁架她爸爸,連踢帶打,她家給弄得揚而翻天,把小女孩嚇壞了。我們去她家時,她還躲在桌子底下發抖呢!打那兒以後,這孩子落下了毛病,再見到陌生人就害怕得不行!」

「太殘忍了!」我在心裡說。

正好這時小豐的車開到大門口來了。

唐舅說:「那我們就走吧!」

剛剛謝絕了鄉親們的懇切挽留,就要上車的時候,一輛桑塔納車開過來,從車裡下來的是村長。

校長過來介紹:「村長魏忠誠,是我的小舅子,人稱;偽村長,善於多面應酬,心不壞。」

村長忙說:「不能走,不能走啊!我和鄉長在縣裡開『三級幹部』會,才聽說前輩回鄉,會還沒散,鄉長發話讓我坐他的車先回來,他馬上也要趕回來,無論如何得吃頓飯哪!」

唐舅誠懇謝絕,村長真心挽留。……

「老山爺」說:「忠誠啊!你的心眼挺好,可大隊(村)都欠社員(村民)三四十萬了,上頭來人就吃,人家不會再吃了!」

村長很覺委屈地說:「老山爺!人家遠隔重洋,多年不見,難得回來,這是咱山前莊的大事!和以前的難心事不一樣,這可不是應付,人情道理呀!再說,這次是鄉里要請客。」

校長說:「鄉里請就更不能行了。」

村長明知留不下了,激動地說:「鄉長交辦的,……嗨!說我無能,倒也不在乎。可是鳳海大爺、陸大爺,你們回來一趟不容易呀!當年走出去的時候,我還沒有出生呢,要是就這麼走了,我這個小小『土地』,心裡不好受啊!」

唐舅上前解釋道:「你的好心領了,謝謝!我們有安排,後會有期!」聽得出這回唐舅的
話也是真誠的。

送行的人們也都在相互叨念、歎息:「回老家來,未吃上一頓飯,不盡情理呀,這年月,沒法子!」看得出,鄉親們的心裡很不是滋味,只能抹眼淚。

人們雙手舉起來,不停地擺動,我們從車窗裡伸出頭來,也不停地擺手,小豐的車子就只得徐徐前行。一切都在不言中,此時無聲勝有聲,淚水模糊了眼睛,一直到望不見蹤影的時候。

淑賢從布兜裡拿出一個塑膠袋,遞給了華姨。原來是華姨要的講真相資料,是二舅媽剛才讓淑賢和小豐,到大法資料點取來的。有兩本《九評》,陸伯伯和我各一本,其餘資料按不同情況,分給了大家。

車中一陣寂寞過後,唐舅叫小明明:「過來,明明!舅姥爺看看!」

唐舅把小明明拉過來,低頭摟在懷裡。

小明明轉著眼珠說:「唐舅姥爺!您好像丟失,失……了什麼東西?」她有些想不準詞了。

唐舅笑了:「還是明明聰明!是失,是失落!不是東西,是心!你聽著:……」

於是,唐舅道出一首詩來:

門前記憶中的小河變得涸乾,
屋後戲耍的小山再不能去玩。
家鄉的親人們正遭災受苦難,
這便是啊故園六十年的期盼!

華姨想了想說:「鳳海兄!別這麼悲觀,我倒是看到了希望。也湊和一首吧!」

依我看,倒像是對此次來訪的結論詩:

中共滅前天象顯,
做惡多端民心反。
明辨真相不受騙,
莫須悲觀應樂觀。

大家哈哈笑著贊同:「好!好!!」

(未完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說是家宴,其實全是從王朝大酒店要的菜。人家很準時地送到了,開著送餐車,抬著保溫箱來的。上菜的同時一一報了菜名。陸伯伯正讓淑賢付錢,而唐舅早買了單,原來菜也都是他點的。
  • 華姨說到此哽咽了,在座的人都禁不住流下了眼淚。我望著華姨那慈祥的面孔,不知為什麼,又對她產生了一種敬慕之感。
  • 我原來只認為陸伯伯命運不好,也從未深究過「為什麼」?這都是共產黨革命革的?我和大多數中國人一樣,都沒有這麼明確地太往深想!
  • 現在,可不同於當年的爭論,這完全是慈善的心,真情實意地希望你得好啊!不是讓你怎麼樣去鬥,你那個心念得正過來。不能再糊塗下去,得心明眼亮了!
  • 小明明環顧了一下,看看大家拍手贊成,便童聲童氣地報幕,「下一個節目是獨唱,歌曲的名字叫:《慈悲》…
  • 清晨,淅瀝瀝地下了一陣小雨。待我們出發的時候,已經放晴了,只是湛藍的天上,還有幾小塊灰霧狀的浮雲,正快速地被驅向天邊。小雨洗滌了灰塵,田野裡的空氣更顯得清新。
  • 唐舅對陸伯伯說:「這是村前的小清河,河水長流不息,清澈見底。是我們兒時摸魚、撈蝦,洗澡、扎猛子的地方。」
  • 土改時,他家有六十畝地,還不到海子家的一半,都劃成了地主成分。他家這些地都是祖祖輩輩,用血汗積攢下來的,平分土地分就分唄!可是土改工作隊說:不行,還得分車馬農具和房產。他們親自出馬,把老倆口從住屋攆到瓜窩棚。
  • 「老山爺」說:「反正共產黨它不讓人過安生日子,八九年用坦克車軋學生,九九年整法輪功。老百姓有病,煉煉法輪功好了,還處處做好人,有啥不好啊?!
  • 「老山爺」說:「三十年的時間哪,這個黨把老百姓緊箍得太窮苦了,再不改活不下去了!得讓人吃上飯哪!咋個改法呀?讓我說,就是我那個『拉馬退社』!要早都『退社』,早就好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