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說:葉落歸根(14)

一篇「紀實專訪」
靈子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四)拜佛

靜泉寺,坐落在青龍山主峰的山腰處。是青陽市頭等旅遊勝地,也是拜佛的最佳去處,很多人傳說寺裡的佛有求必應,因此香火不斷。就是市官、縣官也有來拜者,以求升遷、免災或是還願。只不過為避開人們耳目,都是在清晨或傍晚來,住持也是默許了的。

青陽市背靠著青龍山,像似青龍山的一個港灣,從市裡到靜泉寺的路途也很近。今天出發的時間較早,小豐也記不清來過多少次了,新車熟路開得順暢,說話就到青龍山的主峰下了。

本來,按原計劃,喬舅和華姨該緊接著回家鄉的。可是,那天從山前莊回來,大家始終被那裡災和難的陰影攪擾著,喬舅和華姨想緩幾天再說。

前天,正好市裡告知有其他團來考察,便一起看了幾個招商項目,沒有太滿意的。僅舉兩例:

喬舅說:「合資的,跟他們折騰不起;礦泉水,各地都想上,偽劣的太多。」

唐舅有些傷感地說:「開發區,開得真是夠大的!搞什麼『三青一體同城化工程』,把青陽市、青山縣、清河市都連成一片。口頭說『三青』這個讀音還行,可清河市是三點水的『清』,竟搞名堂!這沿公路兩側全成了開發區,交通是方便,徵用的土地也比較便宜,可是占用的農田特多了,真是太可惜呀!實質上是中共的地方官員想撈政績,讓人沿途觀賞,這招商引資一字排開,像搞展覽一樣,多風光!可是員工生活咋辦?從市裡通勤,得有多台通勤車,更主要的是每天路上耽擱大量時間,影響員工休息;生活區要放在公路旁,那事就更多了:孩子上學、家屬就業、買糧買菜、就醫問藥,怎麼辦?還有供水、供電、供暖、供煤氣都不好辦。所以說,『三青一體化工程』純屬花架子。」

昨天,看了一天法輪功資料,華姨又同陸伯伯單獨交談了一陣子。過後我問陸伯伯,說談的都是如何轉變觀念。

可喜的是,陸伯伯說腰不痛了、兩條腿覺得有些發麻了。這是他多少年來都沒有感知的。

唐舅和喬舅都鼓勵他說:「順福兄,按慧敏說的路走下去,康復有望!」

謔!山腳下好不熱鬧,喬舅讓停車,大家就都下來了。

來故鄉的靜泉寺拜佛,是喬舅多年的宿願,今天他來唱主角,大家都說聽他的指揮。

這邊有個跑馬場。那馬兒,都戴著各種色彩鮮豔的頭飾和鞍配,遊客騎上馬按著圓圈跑。

膽子小的遊客和小孩騎馬,由馬主人牽著走;那邊是抬轎場。「新娘子」出嫁要穿戴戲台上那樣的頭冠和服飾,待她坐上裝潢豔麗的花轎時,嗩呐鑼鼓隊便演奏起來,四個轎夫抬著花轎扭秧歌,讓花轎顫顫悠悠地走上一圈;也有趕旱船的,還有騎毛驢回娘家的。

在地勢高一點的地方,有各種小吃店、旅遊品店、冷飲店、小食品店等等。總之這裡是個地道的旅遊景點的盛況。

其實,喬舅對這些並不感興趣。他是想請些拜佛的香,一下車便奔佛品店去了。可是,小明明卻拉上姥姥去看抬花轎。

她興致勃勃地說:「姥姥,讓我坐一次花轎吧!裝扮個新娘多有味呀!」

華姨說:「不成,馬上就要上山拜佛去了。那裡已經有倆人排隊,還得等些時間呢!」

她撒嬌似地說:「姥姥!您是答應我的,玩玩中國特有的東西!以後沒有機會了!」

按理說這個要求並不過分,就是國內的孩子提出來也在情理之中,帶孩子出來旅遊就是讓她玩得高興,更何況是隔代人,華姨的內心可能也是矛盾的。因為喬舅回來就要走的,而我看小明明是非要耍鬧不可。偏偏此時,喬舅捧著香回來了,我真替華姨著急。

華姨不慌不忙地蹲下來,摸了摸那個脹紅了的小蘋果臉,祥和地說:「我的小同修啊!你看大家都要上山,你要等著坐花轎,怎麼辦呢?」

華姨看著她不言語,又提示了一句:「師父說:遇到矛盾的時候……」

「首先考慮別人!」小明明低下頭說,也覺得自己不對了。

「下山時,如果有空兒,舅爺們都願等你,你再坐。」

「那好吧!」

小明明痛快地答應了,看不出委屈勉強的樣子。

顯然這是「真、善、忍」大法的威力,他能使幼小的童心更純潔,這麼聰慧而懂事理。我的心又一次被打動了,一把將小明明拉過來,親了兩下,順口說:「向你學習!」

(未完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華姨說到此哽咽了,在座的人都禁不住流下了眼淚。我望著華姨那慈祥的面孔,不知為什麼,又對她產生了一種敬慕之感。
  • 我原來只認為陸伯伯命運不好,也從未深究過「為什麼」?這都是共產黨革命革的?我和大多數中國人一樣,都沒有這麼明確地太往深想!
  • 現在,可不同於當年的爭論,這完全是慈善的心,真情實意地希望你得好啊!不是讓你怎麼樣去鬥,你那個心念得正過來。不能再糊塗下去,得心明眼亮了!
  • 小明明環顧了一下,看看大家拍手贊成,便童聲童氣地報幕,「下一個節目是獨唱,歌曲的名字叫:《慈悲》…
  • 清晨,淅瀝瀝地下了一陣小雨。待我們出發的時候,已經放晴了,只是湛藍的天上,還有幾小塊灰霧狀的浮雲,正快速地被驅向天邊。小雨洗滌了灰塵,田野裡的空氣更顯得清新。
  • 唐舅對陸伯伯說:「這是村前的小清河,河水長流不息,清澈見底。是我們兒時摸魚、撈蝦,洗澡、扎猛子的地方。」
  • 土改時,他家有六十畝地,還不到海子家的一半,都劃成了地主成分。他家這些地都是祖祖輩輩,用血汗積攢下來的,平分土地分就分唄!可是土改工作隊說:不行,還得分車馬農具和房產。他們親自出馬,把老倆口從住屋攆到瓜窩棚。
  • 「老山爺」說:「反正共產黨它不讓人過安生日子,八九年用坦克車軋學生,九九年整法輪功。老百姓有病,煉煉法輪功好了,還處處做好人,有啥不好啊?!
  • 「老山爺」說:「三十年的時間哪,這個黨把老百姓緊箍得太窮苦了,再不改活不下去了!得讓人吃上飯哪!咋個改法呀?讓我說,就是我那個『拉馬退社』!要早都『退社』,早就好了!
  • 二舅媽撫摸著她的頭和華姨肩並肩地頭前走了,親密地嘮著什麼。我感到她們之間的談話,有那樣的一種真摯、親切地感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