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說:葉落歸根(15)

一篇「紀實專訪」
靈子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車子發動了,突然聽到:「新報,新報!今天新報!」

我急忙對喬舅說:「等一下!」於是拉開車門打招呼,「來兩份《青陽日報》!」

唐舅拿過報紙一看:「呵!我們都上了頭版了,這麼大照片!這大記者可了不得!」接著又念道,「《海外考察團在青陽》這還是專欄呢!其中有兩篇文章:《故土救災濟貧》、《投資考察求真》……捐給受災群眾三十八萬元……考察了礦泉水等四大專案。這張照片是我和「老山叔」,這張是慧敏和仁兄,很感人!這鬼丫頭什麼時候搞的?」

唐舅說感人的,是他給「老山爺」存摺時照的,我用數碼相機抓拍的,放大以後效果很好。高齡老農那皺紋交織的臉上滴著淚珠,接受捐款,後邊襯托的是很多人流淚、擦淚,確實有一種向外擴張的力量。

華姨說:「曉靈,你的照片很有衝擊力,這報導會引起很大震動。在國外你可能會受到嘉獎、加薪,在大陸的結果可能就不好說了。」

我辯解說:「做為記者,這都是真實的,該報導的。」

華姨一字一句地說:「你記住:在大陸,做好人都難!」

我在心裡重複著:「做好人都難!」

喬舅招呼小豐:「好了,走吧!」

華姨好像還有話,卻沒有再說下去,可能是怕干擾了今天的日程。

車子沿盤山道迂迴而上,這是改革開放以後才修建的柏油路,還沒有完全通到寺院。到達停車場後,還得走一小段山路。不過,這裡也有抬滑竿的,可能他們知道開車來的都是有錢人,所以要價還很高,陸伯伯也只得坐上了。

寺院前的道不寬,可是兩旁卻擠滿了人。有賣茶蛋瓜籽的,賣雪糕飲料的;現烤地瓜的,烤羊肉串的,熏雞架的,炸麻花油糕的,攤煎餅果子的;有照像的,導遊帶錄相的,等待抬滑竿的;也有擺地攤賣旅遊品的,賣工藝美術品的,賣佛品的;也有賣新鮮山蘑的,賣山野菜的,賣甜杆節的;還有賣各種光碟的,賣算命、氣功、佛經、黃色書的;有大嗓門吆喝的,也有用錄音喇叭反覆叫賣的,還有到身邊來小聲說「有好碟」的。人聲鼎沸,吵鬧喧嚷,煙氣刺鼻。

喬舅皺著眉、筋著鼻子,嘴不說可心煩透了。我想起來了:佛教講清淨,又講修口,在山前莊那天他都一言沒發嘛。

華姨則不以為然,好似早已料到了。她給小明明買來一根甜杆節,並告訴她怎麼吃,小女孩這回高興了。

唐舅對山野菜很感興趣,一一地細看:有山蕨菜、野芹菜、茨芽菜、黃瓜香、白毛蒿、車前菜、馬蓮菜等等,他仿佛在尋覓童年的記憶。

喬舅拉了拉唐舅,不得不開口了:「這裡特嘈雜了,願意買回來再說。」

我要去買票,唐舅拉住了。喬舅買了門票,又到導遊處。導遊的項目還不少:有答錄機導遊,Mp3導遊,Mp4導遊,國內遊客導遊,國外遊客導遊。

喬舅說:「是國外團,最好是小師父。」同時單手立掌,表示佛門中人。

對方說:「可以,是真僧尼,二百元。」

這不等於向外國人說:導遊的有假僧尼嘛!看來為了賺錢,就不怕挑明了瞭。

果然,來了一文靜謙和的小尼姑,約三十幾歲。她單手立掌說:「我叫淨明,向各位施主問好!如有不周,敬請諒解!」

唐舅問:「你這兒還有假僧尼導遊嗎?」

淨明態度祥和而不作答。

華姨對唐舅說:「鳳海兄,不必難為淨明了!」

唐舅笑了。

於是淨明按照固定的導遊詞,開始了一處處地解說。
(未完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原來只認為陸伯伯命運不好,也從未深究過「為什麼」?這都是共產黨革命革的?我和大多數中國人一樣,都沒有這麼明確地太往深想!
  • 現在,可不同於當年的爭論,這完全是慈善的心,真情實意地希望你得好啊!不是讓你怎麼樣去鬥,你那個心念得正過來。不能再糊塗下去,得心明眼亮了!
  • 小明明環顧了一下,看看大家拍手贊成,便童聲童氣地報幕,「下一個節目是獨唱,歌曲的名字叫:《慈悲》…
  • 清晨,淅瀝瀝地下了一陣小雨。待我們出發的時候,已經放晴了,只是湛藍的天上,還有幾小塊灰霧狀的浮雲,正快速地被驅向天邊。小雨洗滌了灰塵,田野裡的空氣更顯得清新。
  • 唐舅對陸伯伯說:「這是村前的小清河,河水長流不息,清澈見底。是我們兒時摸魚、撈蝦,洗澡、扎猛子的地方。」
  • 土改時,他家有六十畝地,還不到海子家的一半,都劃成了地主成分。他家這些地都是祖祖輩輩,用血汗積攢下來的,平分土地分就分唄!可是土改工作隊說:不行,還得分車馬農具和房產。他們親自出馬,把老倆口從住屋攆到瓜窩棚。
  • 「老山爺」說:「反正共產黨它不讓人過安生日子,八九年用坦克車軋學生,九九年整法輪功。老百姓有病,煉煉法輪功好了,還處處做好人,有啥不好啊?!
  • 「老山爺」說:「三十年的時間哪,這個黨把老百姓緊箍得太窮苦了,再不改活不下去了!得讓人吃上飯哪!咋個改法呀?讓我說,就是我那個『拉馬退社』!要早都『退社』,早就好了!
  • 二舅媽撫摸著她的頭和華姨肩並肩地頭前走了,親密地嘮著什麼。我感到她們之間的談話,有那樣的一種真摯、親切地感覺。
  • 陽市背靠著青龍山,像似青龍山的一個港灣,從市裡到靜泉寺的路途也很近。今天出發的時間較早,小豐也記不清來過多少次了,新車熟路開得順暢,說話就到青龍山的主峰下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