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說:葉落歸根(18)

一篇「紀實專訪」
靈子
font print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老僧圓真捋了捋那銀白色的鬍鬚,慢悠悠地說道:「聽師父傳下來的,這座寺院,是明朝嘉靖年間興建的。到清朝順治皇帝出家後,康熙大帝時又大擴建了,僧人達到半百。日本人侵佔時,也沒有干涉宗教修煉之事。國民黨來時,還有些高官進寺參拜。就是鬍子(土匪)也沒攪擾過寺院,所以靜泉寺一直香火很盛,遠近聞名。」

喬舅說:「那時我來過寺院,雖說戰亂這裡可很清淨。」

老僧語氣一轉又說:「可是共產黨來了,事態大變樣。他們帶領農會的人,來砸佛像、毀寺院,說這裡是封建迷信的老巢,鉤叉鍬鎬全上來了。把前殿和偏殿的八大金剛、十二羅漢、四大菩薩全砸爛了。寺裡的僧人都心急如焚,站成了人牆保護佛堂正殿。那農民砸紅了眼,竟用鎬頭把老方丈的頭打破了,鮮血直流摔倒在地。出家人再也忍不住了,都操起了傢伙式,有個八路軍小官一看不好,立刻向空中鳴槍。兩夥人僵持不下的時候,我師父出面同八路商討,去見市軍管會。因為上頭當官的就好講些冠冕堂皇的話,表面上也得做出點樣子,最後總算保住了正殿佛像: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藥師佛。可是,老方丈卻只剩下一口氣,沒過三天就圓寂了。

「這還沒算完,緊接著來了工作組,強行地讓出家人還俗,當農家的上門女婿,大多數人被攆出了廟門。又是師父帶領我們八個人,堅持不走,要求讓上頭來人面談,結果也沒有人來談,我們就算留下來了。」

唐舅說:「還沒有全趕走,這樣一來它就可以對外宣傳:『保護了宗教寺院』!」

老僧接著說:「可是到文化大革命,真是史無前例了。破『四舊』把佛像身子砸破了,頭打掉砸碎了,寺院被徹底搗毀了,趕僧人全部還俗。給住持師父戴了高帽上街遊鬥,沒幾天功夫把老人家弄得歸天了。也是沒過多久武鬥時,那個領頭砸碎佛像腦袋的人,他的腦袋也被一顆流彈炸開了花。」

喬舅心疼地說:「惡有惡報。可惜了老祖宗留下的文明古蹟,都砸爛了!人常說八國聯軍火燒圓明園,這個中共毀壞的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不知要多多少倍?!

「那麼,這裡的佛像都沒了,人也就全散了?」

老僧說:「我就是死在這裡也不走,他們最後說:『那你就做看守寺院的吧!將來怎麼辦再說。』這樣我便把廟門緊閉獨修起來。」

唐舅問:「那後來怎麼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老僧笑了笑說:「改革開放了,外國人來了得有個看的,得擺出點尊重宗教的樣子,得有點傳統特色,市裡決定修復寺院,重建靜泉寺。把還俗多年、在市宗教管理辦的那個的人,找回來當住持。把本市在外地出家的人,高薪請回來,再就是『內招』些假僧人。佛像身子修復,頭再重新製作。」

喬舅問:「那佛還能靈驗嗎?這裡也不能修行了?」

老僧說:「佛像已不是真身了,上去的是狐黃白柳那些東西,把佛殿搞得烏煙瘴氣。來的人求什麼的都有,癡迷的還以為拜到了佛呢,誰拜誰倒楣!」「靜泉寺也劃歸園林管理處管轄了,把寺院辦成了旅遊景點,不幾年竟賺了一千多萬,結果被園林處的何處長竊為己有,攜款外逃了。」「真修佛的人,還能在那裡待嗎?我由護院轉來種菜,正好在此清淨之處修行,我還保存著一尊袖珍釋迦牟尼佛像。」

唐舅說:「看得出來,老師父是真正修煉的人!」

喬舅望著老僧圓真慈祥的面容,又通身打量了一番,然後懇請地說:「圓真師父,我是從海外回鄉特意來拜佛的,能見到大師您也算沒白來。圓真師父!在下欲拜您為師,真心做個居士。您可願意收下這個老年弟子?」說著便表露出急切叩拜之意。

老僧上前拉住喬舅的手說:「不妥,不妥!原來我有時也很愁腸,佛教到今天這樣子,還能修得圓滿嗎?其實,我也想往那樣的淨土啊!」

他看了看華姨,華姨讚許地點了點頭。老僧圓真接著說:「幸運的是,這樣的淨土找到了!」

喬舅帶著渴望的心情,忙問:「淨土在哪裡?」

我有點意識到 「淨土」之所在。

(未完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這次他們回故土來,除了招商引資專案外,要求是民間觀光考察,私下自由走訪。市裡雖然重視,但又不便出人陪同。市委曹書記說,讓報社找個人當當嚮導,順便報導報導吧…
  • 文化大革命中,他被打得下肢癱瘓了;「六四」時,剛結婚不久的兒子,死在了天安門廣場;還有陸伯母和他兒媳婦,……
  • 說是家宴,其實全是從王朝大酒店要的菜。人家很準時地送到了,開著送餐車,抬著保溫箱來的。上菜的同時一一報了菜名。陸伯伯正讓淑賢付錢,而唐舅早買了單,原來菜也都是他點的。
  • 華姨說到此哽咽了,在座的人都禁不住流下了眼淚。我望著華姨那慈祥的面孔,不知為什麼,又對她產生了一種敬慕之感。
  • 我原來只認為陸伯伯命運不好,也從未深究過「為什麼」?這都是共產黨革命革的?我和大多數中國人一樣,都沒有這麼明確地太往深想!
  • 現在,可不同於當年的爭論,這完全是慈善的心,真情實意地希望你得好啊!不是讓你怎麼樣去鬥,你那個心念得正過來。不能再糊塗下去,得心明眼亮了!
  • 小明明環顧了一下,看看大家拍手贊成,便童聲童氣地報幕,「下一個節目是獨唱,歌曲的名字叫:《慈悲》…
  • 清晨,淅瀝瀝地下了一陣小雨。待我們出發的時候,已經放晴了,只是湛藍的天上,還有幾小塊灰霧狀的浮雲,正快速地被驅向天邊。小雨洗滌了灰塵,田野裡的空氣更顯得清新。
  • 唐舅對陸伯伯說:「這是村前的小清河,河水長流不息,清澈見底。是我們兒時摸魚、撈蝦,洗澡、扎猛子的地方。」
  • 土改時,他家有六十畝地,還不到海子家的一半,都劃成了地主成分。他家這些地都是祖祖輩輩,用血汗積攢下來的,平分土地分就分唄!可是土改工作隊說:不行,還得分車馬農具和房產。他們親自出馬,把老倆口從住屋攆到瓜窩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