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克魯格曼錯在何處?

梁京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3月24日訊】3月15日《紐約時報》克魯格曼專欄文章的題目是“跟中國對著幹”(TakingonChina),矛頭直指中國操縱人民幣匯率,建議美國對中國商品實行高達25%的懲罰性關稅,展開全面貿易戰。

克魯格曼自己對這個主張認真到什麼程度,我們無從知道,但有一點是清楚的,這種煽動性的評論,在美國頗有市場,因此至少對他自己是有好處的。我沒有想到的是,大摩亞洲主席羅奇,對克魯格曼的輕率言論竟然十分認真,19日在接受美國電視媒體採訪時,對克魯格曼有關人民幣匯率嚴重低估的觀點給予了言辭激烈的反駁,並稱美方在人民幣匯率問題上的立場有雙重標準之嫌。羅奇強調,美國“現在該做的是做好本分,提高儲蓄率,而不是抨擊中國”。他指出,“美國的貿易赤字關鍵在於儲蓄不足,如果美國人繼續揮霍無度,那麼任何試圖縮減中美貿易平衡的舉措都不會收效,充其量只會將順差轉移到其他國家”。

羅奇這個觀點是對的,不過他回避了國際上對中國的一個新指責,那就是中國利用金融危機和人民幣低估,擴大了自己在整個世界貿易的份額,因此壓制了全球經濟增長。按照這個邏輯,即使不是為了美國一國之利,而是為了全球經濟更均衡的復蘇,也應該壓人民幣升值。

克魯格曼發表煽動性言論,一個可能的原因是他被溫家寶的講話激怒了。溫家寶在會見中外記者時,乾脆就不承認人民幣低估這個事實,徹底關上了人民幣升值的大門。克魯格曼可能認為溫家寶此舉十分無理,美國除了對抗已別無選擇。

克魯格曼的看法有什麼錯呢?他的第一個錯誤就在於,對人民幣升值,溫家寶非不願也,實不敢也。深知中國的羅奇對此心中有數,而傲慢的克魯格曼好像全然無知。葉檀在最近的兩篇評論中表達了這樣一個判斷:人民幣升值的“時間視窗已過。現在升值,自取其辱,還自取滅亡。”這也是我的想法。

中國現在的經濟失衡和財富分配不公達到什麼程度,是一般外人難以想像的。在這種情況下,大幅度升值會導致什麼後果?葉檀認為“先是資產泡沫崩潰,而後是銀行呆壞帳大幅攀升。就像1990年代的日本和1997年以後的亞洲四小龍一樣”。我要補充的一點是,中國還有比四小龍更可怕的致命弱點,就是窮人太多,貧富太懸殊。

葉檀在另外一篇評論中報告,“清華大學教授白重恩公布自己的研究發現,中國五項社會保險法定繳費之和相當於工資水準的40%,有的地區甚至達50%,這個比例超過了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在181個國家中排名第一,約為‘金磚四國’其他三國平均水準的2倍,是北歐五國的3倍,是G7國家的2.8倍,是東亞鄰國和鄰近地區(中國香港和中國臺灣)的4.6倍”。簡單的說,就是中國政府以社會福利的名義徵稅最多,而人民得到的福利卻最少。儘管如此,中國“社保基金缺口達到10萬億元人民幣”,農民工繳了稅費,仍然沒有希望享受福利,政府官員揮霍無度,把錢都糟蹋了。

在這樣一種財富分配結構和社會保障安排下,人民幣大幅升值,意味著中國政府和富人的資產大幅升值,而窮人,特別是農民的資產,包括勞動力,大幅貶值,因為為出口服務的就業會大幅下降。中國社會將極不穩定,極可能引發大規模的資本外逃。

因此,克魯格曼的另外一個錯誤,就是他對中國發生全面危機可能對美國和世界帶來的後果完全沒有概念,而且也不在乎。

克魯格曼的想法可能基於這樣一個信念,不論中國出現什麼樣的危機和動亂,美國都能挺過來,而垮臺的一定是專制中國。問題是,克魯格曼能用這個邏輯說服奧巴馬嗎?

那麼,羅奇的邏輯是否就沒問題了呢?我認為也有問題,那就是他相信中國有能力實現經濟結構的轉型,有能力擴大內需。我認為相當充分的跡像表明,中國現在的政治領導人是一群機會主義者,他們不可能完成這一艱巨使命,中國將不可避免爆發一場嚴重的經濟和社會危機。美國幫不了中國人的忙,但美國現在必須認真地為中國各種可能的急劇轉變,包括全面向左轉的可能性,進行評估,未雨綢繆。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梁京:中國何日能醒來?
梁京:官民博弈進入新階段
梁京:錢學森的遺憾
梁京:G2會離婚嗎?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數萬港人上街 美制裁中共下一步?
【老外看香港】解析港版「諸神黃昏」
【拍案驚奇】港人抗爭新招!貴州地震前龍叫?
【新聞第一現場】港人獲美庇護?郝海東籲滅共
【十字路口】中共推港版國安法 暗藏全球超限戰
【羅廚尋味】西葫蘆炒牛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