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24)

沈畔東
font print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從此小寶不但幫炊事員幹活,車上所有服務員,他只要能幫上忙的,就搶著去幹,車上人都喜歡他了。尤其是那賣飯的兩個阿姨,車廂裡只要是能吃的東西,都拾到飯車裡帶給他吃。小寶一天比一天吃得多了,也一天比一天胖起來。

馮影勤聽到這裡,暗讚這個能抗拒惡劣環境的小生命。便問道:「自己不餓忘記爺爺了?應該回去看看爺爺才是。」

「哪裡忘記爺爺,第一次回到曲阜,我就提著用破布包,我省下濾過的碎食片,要下去給爺爺吃,被沈阿姨攔住,她說:『小寶,你千萬不能下去,你下去不但保不了你爺爺,你自己也要餓死。現在家家沒有分文錢,查票又特別仔細,你沒有錢買車票,是永遠上不來了。你聽阿姨話不錯』。」

「她們這樣愛護你,不能給幾毛錢買車票嗎?」

「她們也沒有錢,也有家在農村的,就是不在農村,也有親戚在農村,錢都給農村去了。特別是那個炊事員叔叔,一看到我喝洗碗水,就淌淚水,我看他幾次想給我一塊吃食,手又縮回去了。每次到鄒縣車站,就有人在窗外喊他,他就遞一包吃食給那人。他遞的食物不是偷的,是自己省的,因為他們餐廳的幾個人,每天對食物和現金,既點數又點錢。哪個人有差錯,就不讓幹了。哪個也不敢偷。」

「這麼說,你就不去看看爺爺了?」

「去看,這次回去,一定下去看爺爺,翻窗也要下去,看到你,我更想爺爺了。」

「下去上不來,怎麼辦?」

「上不來,餓死算了。」

馮影勤聽他這話十分感動,從衣袋裡掏出錢來說:「小寶,你還能上來。」說著抓起他的小手,放進他的手心,又捏起他的手。

小寶忙轉過身,擋住別人的視線,伸開手一看,是十元錢。驚喜地淚水直往下流,他忙跪下,如母雞啄食一般,不停地磕頭:「謝謝爺爺,謝謝爺爺。」

馮影勤忙拉起小寶,小寶問道:「爺爺姓什麼,家在哪裡?」

「你叫我馮爺爺,家在南方。」

「我回到家,一定和爺爺一道跪下向你磕頭。」

火車到達嘉山,離滁縣不遠了,本來還能在外漂流一個月,給了小寶十元,錢就不多了,萬一斷了錢,不讓上車,就活不成了,他這才決定下車。於是對小寶說:「我快要下車了,你去家把你爺爺也帶上火車,沒有錢我給,我們還能見面的。」

小寶一聽馮爺爺要離開了,哭喪著臉說:「還真能見到您嗎?」

「不信?不信我倆拉鉤。」

小寶笑了,伸出小拇指,鉤住馮爺爺伸來的小拇指,上下抖動,齊聲說道:「講話算話,一千年不變,不算,小狗。」

小寶連忙說:「馮爺爺不是小狗,我是小狗。」倆人都笑了起來

馮影勤站起來,親一下小寶的臉蛋,收拾起行李。車停了,小寶送馮爺爺下了車,又擦起眼淚來。馮影勤走了一段,回過頭來,只見小寶在車窗口不停地向他擺手。(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日本投降,馮影勤大大舒了一口氣,真沒想到蔣介石打敗了日本鬼子,從此不擔心當亡國奴了。他做生意有方,又很關注時局,不單聽國民黨的宣傳,也看共產黨的一些書報,使他對共產黨有所瞭解。
  • 「啊!真沒想到,馮叫花的孫子長得這麼好看。」歐陽春嵐忙到馮士民身邊,對著他的耳朵輕聲說:「對不起,怕我媽聽不懂,我叫你爺爺『叫花子』,你不怪吧?」
  • 農村女孩能念到初中畢業,也就不錯了,我們這裡方圓幾十里,恐怕只有你一個人。已經有人說我家劃錯了成份,如果把我們改成漏網的富農,我們可就苦了。如果你再念下去,影響就更壞了。
  • 一天匆匆出現在他面前的不是如花似玉,滿面笑容,而是面黃肌瘦,愁眉苦臉的歐陽春嵐。馮士民大驚:「春嵐,你怎麼啦?」「大難臨頭了。」說著淚水滾滾而下,她泣不成聲說:「我是來向你告別!」
  • 鄭洪山要他想盡一切辦法,為他把歐陽春嵐搞到手,可是辦法都想盡了,歐陽家都沒有鬆口。見馮叫花又來要救濟,就很煩躁。馮影勤趁機問道:「我看支書似有什麼心事?」
  • 鄭洪山家張燈結綵,迎接鄭洪山第三任新娘歐陽春嵐。晚上鬧過新房,賓客散去,鄭洪山忙關起房門,迫不及待脫去外套,伸手又要給歐陽春嵐卸裝。只見歐陽春嵐後退幾步,大喝一聲:「不許動!」
  • 爺爺要她歇息去陪客,她堅持不從。馮老頭只得退出,進自己臥室去了。酒桌上就主任和會計兩人,各懷鬼胎,喝著悶酒。士民好似突然想起什麼說:「爺爺呢?翠雲你來……」
  • 「為了自己的利益就殺人,你什麼時候學會了毛澤東思想『槍桿裡面出政權』殺人,殺人。你用你的『智慧裡面出政權』,也是殺人。只要誰妨礙自己的一點利益,就殺人。
  • 馮士民本指望過了木橋,鑽進小東山的叢林,就可逃脫了。哪知後面四聲槍響,四個公安人員向他圍來,束手被擒。槍聲驚醒了馮影勤。他來到前屋,見孫媳淚人一般,問了緣由,才知馮士民酒後吐真言的事。
  • 馮影勤無心聽他的奇談怪論。仰望著士民孫兒的一舉一動,只見孫兒的目光如閃電一般,向人群中掃射。他的目光終於和自己的目光連在一條線上,停止了轉動。當聽到遲到了的歐陽春嵐的喊聲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