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27)

沈畔東
font print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石建峰鬆了一口氣,起身去找遊民,看看他們到底苦到什麼程度。路過一個飯店門口,見還在賣飯,何不買一份,喝了稀飯,留下菜餅備用,不料還可不買稀飯,可買三個菜餅,他一連從幾家飯店買了菜餅。他提出十幾個菜餅,不愁餓肚子了。到達郊區,只見男女幾十人,在一乾河邊挑大土,看他們還十分賣力,有說有笑。便走上前去問道:「請問老表……」河堤上人一聽「老表」都笑起來:「不是老表,是老鄉。你是從安徽來的吧?肚子餓了,就來挖土,中午有飯菜給你吃。」

「太好了,謝謝各位老鄉。」石建峰拿鍬來,比其他人挖的都賣力。

中午吃飯哨子響了,人們紛紛收起蘿筐,走到一個大食堂,每人給半碗青菜,大木桶裡的菜飯隨便吃。
吃過飯,在兩個小時的休息中,他瞭解到這些遊民大多是步行來的,有人在半路上走不動就餓死了,到達這裡的人都只連一口氣,都湧入飯店。開始飯店還給一點稀飯喝,後來人來的多了,使飯店不能營業,飯店人員告到鎮上,鎮上派來民警,把他們趕到一起,給他們飽吃一餐,又趕他們上火車站,要送他們回原籍。這次趕也趕不走了,遊民紛紛四處逃散,有的被抓住,拳打腳踢,也不向前移動一步,有的乾脆就躺在地上,抱住頭,任由民警踢打。民警打的手軟了,沒有辦法,只好向鎮上彙報。民警回來告訴遊民:還回原來關的大院待處。關了兩天,鎮上作了處理決定,來了一個幹部對大家說:「你們有許多人,祖籍也是江西老表,後來移居到安徽,念你們回老家來避難,不趕你們了,但在這裡要勞動才有飯吃……」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大家就歡呼起來:「我們一定聽你們指揮,只要給吃,叫幹什麼,就幹什麼,感謝老表,老表萬歲!」

這位幹部感動了,接著說:「沒有好的吃,但能吃飽,以後根據我們收入情況,多少給你們點零用錢。從明天起,你們暫時去扒河,以後再從你們當中抽出一些人,去幹別的事,有技術的送到工廠。」

「我們有救了,我們不得死了,我們遇到救星了!」

一片歡呼不斷。石建峰興奮不已,再也坐不住了。他告別了大家,奔向火車站,途經所有飯店,又買了些熟食,裝滿了一口袋。他到了家裡,放下口袋,叫來大孫子,給了他兩塊菜餅,對他說:「你去把虎叔叫來。」

虎子是生產隊長,他來後問道:「伯伯叫我來有何事?」

石建峰把他這幾天去江西的所見所聞告訴了他,要他做出決斷。叔侄倆經過一番商討,決定除隊長會計,還留下五個身強力壯的中年男子在家。又把各家主叫來,徵求大家的意見。一聽說有飯吃,哪還留戀這個破家。只有兩個七十多歲的老婦,怕屍骨丟在他鄉,不願去。

石建峰考慮:那五個壯年男子,都在河堤上扒河,如果他們知道後,都跑向江西,西村就沒有人了,一旦有好轉,西村的大片土地有可能被其他隊分了,這些出去的人,想回也不能回來了,怎麼辦?於是他對虎子說:「你千萬勸住在家的人,也不得給大隊知道。我們分七批走,每天走兩批,每批十五人,上午下午各一批。這樣才能不被外人知道。這次能夠走出去,是貴人相救,不然我哪來這些錢買車票。現在還不知道這個貴人是誰,以後我們一定要加倍償還。這裡有四百五拾元,每批你給他們五十元做路費,餘下的錢,留給你們在家裡的人用,不到萬不得已,不可花掉。我先帶第一批人去,你在家組織他們上車。我到那裡,把他們安排好了,我就回來看你們,到時再看情況。」說罷,石建峰把買來的一口袋熟食交給虎隊長,要他和留下的人食用。

晚上,石建峰帶領第一批人走了。三天後,一百零六人順利到達江西。(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天匆匆出現在他面前的不是如花似玉,滿面笑容,而是面黃肌瘦,愁眉苦臉的歐陽春嵐。馮士民大驚:「春嵐,你怎麼啦?」「大難臨頭了。」說著淚水滾滾而下,她泣不成聲說:「我是來向你告別!」
  • 鄭洪山要他想盡一切辦法,為他把歐陽春嵐搞到手,可是辦法都想盡了,歐陽家都沒有鬆口。見馮叫花又來要救濟,就很煩躁。馮影勤趁機問道:「我看支書似有什麼心事?」
  • 鄭洪山家張燈結綵,迎接鄭洪山第三任新娘歐陽春嵐。晚上鬧過新房,賓客散去,鄭洪山忙關起房門,迫不及待脫去外套,伸手又要給歐陽春嵐卸裝。只見歐陽春嵐後退幾步,大喝一聲:「不許動!」
  • 爺爺要她歇息去陪客,她堅持不從。馮老頭只得退出,進自己臥室去了。酒桌上就主任和會計兩人,各懷鬼胎,喝著悶酒。士民好似突然想起什麼說:「爺爺呢?翠雲你來……」
  • 「為了自己的利益就殺人,你什麼時候學會了毛澤東思想『槍桿裡面出政權』殺人,殺人。你用你的『智慧裡面出政權』,也是殺人。只要誰妨礙自己的一點利益,就殺人。
  • 馮士民本指望過了木橋,鑽進小東山的叢林,就可逃脫了。哪知後面四聲槍響,四個公安人員向他圍來,束手被擒。槍聲驚醒了馮影勤。他來到前屋,見孫媳淚人一般,問了緣由,才知馮士民酒後吐真言的事。
  • 馮影勤無心聽他的奇談怪論。仰望著士民孫兒的一舉一動,只見孫兒的目光如閃電一般,向人群中掃射。他的目光終於和自己的目光連在一條線上,停止了轉動。當聽到遲到了的歐陽春嵐的喊聲時
  • 馮士青確認抱住自己的是親伯父了,淚水止不住流了下來:「士民哥哥和嫂嫂都死了。」說著從袋裡掏出書信。馮照陽大驚,連忙接過書信來看,看完書信,又驚又喜,掏出火柴,把書信燒了。
  • 二孫兒士青匆匆走了進來,馮影勤眼睛一亮,走到後院,士青隨爺爺身後,爺孫倆耳語一陣,士青走出大門,繞到屋後去了。馮影勤開了自己臥室門鎖,對士民夫婦耳語了幾句
  • 右派分子還不如地主、富農、反革命被一槍打死利索。他們活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連豬狗都不如了。看來共產黨不喜歡富人,也不喜歡文人,按說它是喜歡窮人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