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29)

沈畔東
font print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冬天來了,一天比一天寒冷。小寶裹著馮爺爺給的大衣服,冷了就去爐灶旁取暖,想馮爺爺,就鑽到他懷裡。

除夕之夜,全國鄉村聽不到一點爆竹聲,整個大地都死了,只有這輛火車還活著。車輪不停地轉動,每到一個車站,它像一頭餓獅,嚎叫兩聲。天明了,大年初一的早晨,馮影勤透過窗玻璃,向農村看去,看不到一家大門貼上紅門聯,都是黑洞洞的,社員恐怕不知年月日了。他腦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下去看看,是否如自己預料的那樣悲慘。他推醒了小寶:「你沈阿姨不是說這三天年中,供應雙倍飯,外加一碗稀飯嗎,如果真是這樣,我倆在這三天,都要把多供應的節約下來,帶到農村,看誰沒有吃就給誰,你說好嗎?」

「好。我連稀飯都不吃,稀飯讓馮爺爺吃,把乾飯全省下來。」

年初四早晨八點,火車在一個小站——平陽車站停了下來。馮影勤背了一大包熟食,拉著小寶,走下車來。他們走了約一里路,到達劉家莊,本應是人歡馬叫時辰,卻靜得出奇,沒有一點聲響。這裡的房屋結構與南方不同,各家都是獨立的四合院,屋頂都是平面形。在這寒冷的季節,為了防寒,本應關閉門窗,可現在各家大門都開著。他倆走進一家院內,屋內外一層灰塵,空無一人,走了幾家,都是如此。他們又向東走去,只見一家大門關著,馮影勤走到這家門前,向屋裡問道:「屋裡有人嗎?」屋裡沒有回應,他推了推門,門被推開了,原來大門並未閂上。他倆走了進去,見右首一個房門也如大門一般關著,他推開房門,只見一個約三十歲左右的婦女,頭髮零亂,坐在炕上,頭搭拉在窗邊,在曬太陽。他們進來,她一點反應都沒有,目光呆滯。

馮影勤探身問道:「請問大姐,這裡人都到哪裡去了?」

她還是沒有反應。

馮影勤又說:「我們是來送給你吃的。」

她這才轉過臉來,看了看馮影勤,緩慢地搖了一下頭說:「看你這老頭像是大官,又來騙人了,天天說馬上就有糧食來,共產黨保證不餓死人,人都死光了,還在保證。」

小寶一下走向前來說:「嬸嬸,這是馮爺爺,不是大官,真是送給你吃的。」說著從馮爺爺包裡掏出兩個窩窩頭,塞到婦女手中。

這個婦女眼睛一亮,拿著窩窩頭,先咬了一口,嚼了幾下,又咬了一口,接著一下塞進嘴裡,還沒有全咽下,又塞第二個。馮影勤忙又掏出四個窩窩頭,遞到她手裡,並對小寶說:「快去舀碗水來給她喝。」

小寶忙找以廚房,見鍋台上有幾個碗,都是厚厚一層灰塵,拿了一個,往水缸裡妥了一碗水,用手抹去碗裡灰塵,倒掉污水,撥開水面一層污水,舀了一碗「乾淨」水,來到婦女面前。

馮影勤對婦女說:「你慢慢吃,這樣吃會噎壞的,可是我的罪過。我們既然給你吃,就給你吃飽,包裡還有幾個白麵饃饃,你先喝口水再吃。」

婦女用感激的目光,看著這位老神仙,點了點頭,喝了幾口水說:「謝謝,謝謝。」

馮影勤從包裡翻出兩個白麵饃,放在她身邊。她一口氣吃下六個窩窩頭不吃了。她說饃饃留下明天吃。這樣也好,一下吃得太多,恐怕受不了。

這位元婦女肚裡有了食,聲音響多了:「你們倆位一老一小,是不是玉皇大帝派來的神仙,救我來了?」

馮影勤說:「我們不是神仙,是凡人。家裡人也餓死了,我們找到城裡的親戚,救了我們一命。那位親戚說他還有親戚在劉家莊,要我們順路來看看,不知為何見不到人?」

她要他們坐到炕上,慢聲對他們說:「哪裡能找到人,都餓死了,就是有活著,恐怕也逃出去了。」

「死掉這許多人,怎麼見不到一座墳,家裡又沒有屍骨?」

「先死的人都被後死的人吃掉了,哪裡有「屍骨,吃不下去的人骨頭,都被倒在東邊的坑裡。」

馮影勤聽得毛骨悚然,肚裡一股氣流往上湧,忙跳下炕來,跑出門外,大口大口吐了起來。他緩了緩氣,抹去口邊汙物,回到炕上,歎了口氣,問道:「請大姐不要見怪,不知你吃了幾個死人?」

她並不介意地答道:「不知道多少,大概菩薩知道,看我心太軟,讓我活到現在,又派你們兩位神仙來救我,我可能真的不得死了。」(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鄭洪山家張燈結綵,迎接鄭洪山第三任新娘歐陽春嵐。晚上鬧過新房,賓客散去,鄭洪山忙關起房門,迫不及待脫去外套,伸手又要給歐陽春嵐卸裝。只見歐陽春嵐後退幾步,大喝一聲:「不許動!」
  • 爺爺要她歇息去陪客,她堅持不從。馮老頭只得退出,進自己臥室去了。酒桌上就主任和會計兩人,各懷鬼胎,喝著悶酒。士民好似突然想起什麼說:「爺爺呢?翠雲你來……」
  • 「為了自己的利益就殺人,你什麼時候學會了毛澤東思想『槍桿裡面出政權』殺人,殺人。你用你的『智慧裡面出政權』,也是殺人。只要誰妨礙自己的一點利益,就殺人。
  • 馮士民本指望過了木橋,鑽進小東山的叢林,就可逃脫了。哪知後面四聲槍響,四個公安人員向他圍來,束手被擒。槍聲驚醒了馮影勤。他來到前屋,見孫媳淚人一般,問了緣由,才知馮士民酒後吐真言的事。
  • 馮影勤無心聽他的奇談怪論。仰望著士民孫兒的一舉一動,只見孫兒的目光如閃電一般,向人群中掃射。他的目光終於和自己的目光連在一條線上,停止了轉動。當聽到遲到了的歐陽春嵐的喊聲時
  • 馮士青確認抱住自己的是親伯父了,淚水止不住流了下來:「士民哥哥和嫂嫂都死了。」說著從袋裡掏出書信。馮照陽大驚,連忙接過書信來看,看完書信,又驚又喜,掏出火柴,把書信燒了。
  • 二孫兒士青匆匆走了進來,馮影勤眼睛一亮,走到後院,士青隨爺爺身後,爺孫倆耳語一陣,士青走出大門,繞到屋後去了。馮影勤開了自己臥室門鎖,對士民夫婦耳語了幾句
  • 右派分子還不如地主、富農、反革命被一槍打死利索。他們活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連豬狗都不如了。看來共產黨不喜歡富人,也不喜歡文人,按說它是喜歡窮人的
  • 經過參觀學習,取得了經驗,有人放起了更大的衛星——畝產小麥十五萬斤。這才叫「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他們竟能把一萬斤的小麥,變成十五座糧囤,讓人來參觀。
  • 吹牛、假話不給戴帽子,講實話卻有帽子戴,這頂帽子取名曰:「右傾分子。」你要是戴上這頂帽子,將壓得你一生直不起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