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守財奴招來錢妖 猶不悟

史鑒
font print 人氣: 156
【字號】    
   標籤: tags:

五代時有個大官叫袁象先,他其它本事沒有,要談起嗜錢如命來,簡直是天下一絕。他到處搜刮,苦心經營,臨終時積攢了財富幾千萬、房子四千間,並且用幾十萬錢打點朝廷上下,以求宮內宮外人人講他好話,名利雙收。這些財產他在油枯燈盡時還捨不的分給各個兒子花用,而是全部交給兒子之一袁正辭,才放心的撒手塵寰。

袁正辭果然酷似袁象先:唯錢是命,只有進,沒有出。袁正辭積攢的錢財之多,以至於他的錢不是用箱子裝而是用房子裝,別人看的咋舌,袁正辭卻還嫌不夠。金庫裡錢財如山,日積月累,時間長了,竟發出了像牛一樣的叫聲。旁人聽到都覺得是不是錢太多了,成精了?就勸他趕緊施捨錢財消災解難。袁正辭卻把頭搖的像撥浪鼓,說:「哪裡哪裡,我聽說東西發出聲音出來,是為了召喚它同類,這是告訴我要在金庫裡放更多錢才行,只要錢放足了,錢一定就不叫了」。袁正辭這番高論被傳開了,聽到的人沒有不捧腹大笑的。

袁正辭如此愛錢,要想叫他心甘情願的拔出一毛出來,談何容易。然而人心難足,錢財的慾望滿足了,袁正辭的人生就要為別的奮鬥奮鬥了。袁正辭一開始因為父親的恩蔭當上了飛龍副使。唐廢帝時,袁正辭送錢五萬吊,買了個掛名的衢州刺史。晉高祖登基時,袁正辭又送錢五萬吊,想買個真刺史。不料被黑了。晉高祖石敬瑭封他當雄州刺史,袁正辭這下可傻眼了。雄州在靈武以西,吐蕃界內,是極偏遠蠻荒之地,到那兒當刺史幹啥呀?弄不好小命都得扔那兒!袁正辭不願去。但當了官不去上任就是瀆職抗命,要坐牢掉腦袋的。他只好揮淚割肉,又給石敬瑭送了幾萬錢,才免於不去。袁正辭鑽營一番,反而落得個笑柄,巨款打了水漂,不禁又氣忿又心疼,竟然不顧自己還有萬貫家財,解下衣帶上吊自盡。幸虧被家人及時救下才活了過來。到了石敬瑭死後晉出帝即位時,袁正辭又心熱了,又送錢三萬吊,外加白銀萬兩求官。晉出帝很同情他之前尋死覓活,就準備給他安排個好地方。誰知任命還沒下來,袁正辭已經被病魔搶先找上了門,縱然千不甘萬不願也只得跟無常走一趟。這一走有去無回,袁正辭連死後的追贈都沒拿到。

有的人為了爭名奪利,醜態百出,卻忘了人生的根本是什麼。那些中共內既得利益集團,只顧抓錢抓權,全不顧天滅中共在際,身家性命難保。縱然苛政下社會亂象紛呈,他們的反應也與袁正辭如出一轍:不是取消惡法拋棄中共,而是強化惡法死抱中共,這些人真是太可悲了。

(據《新五代史》)

轉載 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魯仲連是齊國人,戰國末期著名辯士,為人勇毅正直,喜歡出奇偉之計,卻不肯仕宦為官,以保持自己的高風亮節。他往來四方,而經常居住在趙國。周赧王五十五年(前260年),秦、趙兩國在長平大戰,趙軍全軍覆沒。第二年,秦軍進圍邯鄲。諸侯軍之救趙者,皆畏暴惡的秦國軍隊,而不敢前。
  • 滄州盲藝人蔡某,每次路過南山樓下,就有一位老翁邀請他彈唱,並一同飲酒。逐漸地二人關係親密起來,老翁也時常到蔡家相聚,一起飲酒。
  • 宋朝人仇豫出任明州太守時,想推薦一個幕僚,問幕僚:「你家日常吃飯要花多少錢?」說:「我家十口人,每天要用二千錢。」問:「為什麼這麼多?」說:「早上買點肉,晚上吃些肉羹,就要這麼多錢。」
  • 司農(官職名)曹竹虛說:他的族兄從歙縣去揚州,途徑朋友家。正值盛夏,此兄停下行程坐到友人的書屋中,覺得很是舒爽愜意。晚上就想住在那兒,朋友說:「這裡有鬼,晚上不可以住。」曹兄不管,非要住下。
  • 五個月後,秦孝公死去,太子即位,太子老師公子虔告發商鞅意欲謀反,秦惠王下令派人逮捕商鞅。商鞅本是魏國人,就潛逃到邊境,天黑了想在旅館裡住下。
  • 有一位傻和尚,不知是哪裡人,也沒有姓氏。有人說他姓沈,也有人說他姓孫。無論冬夏,他只穿一件衲衣。他與人講的話,很不經意,然而事後卻能出人意料的應驗。傻和尚不飲酒,只喜歡吃肉,無論多少,全都吃光。張大木先生喜歡談禪,經過多方面的努力,傻和尚終於接受了他,願意與他交往。
  • 由於魯仲連的幫助和努力,促使了秦軍的撤退。秦軍撤退以後, 趙國的平原君,打算封賞魯仲連。魯仲連再三推辭,始終沒有接受。無奈之下,平原君只得擺設酒宴來款待他。
  • 遇到秦軍,弦高大吃一驚,知道是要去打鄭國,回國報信已經來不及了。
  • 秦繆公是春秋時秦國國君,他心胸寬廣,推恩愛人,秦國在他治理下秦國漸漸成為霸主。有一次,秦繆公在岐山下打獵,他的一匹馬走脫了,被山下的鄉民捉住吃掉了。
  • 商朝建立後,傳到第九代太戊即位時,國勢已經衰弱,諸侯國漸漸的不來朝拜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