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唱藝術教本系列

數來寶的藝術技巧《雜談表演之一》

理解與表現
漢霖民俗說唱藝術團提供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數來寶演員要如何把作品唱好、演好,這關係到演出者對作品的理解和表現兩方面。
理解作品:
演員看到一篇作品,靠著自身的思想、生活經驗和演出技巧,必定會有一定的理解。然而為了把此一作品確立在舞台上,只對曲本作一般聯想是不夠的,必須要經由「二度創造」的過程,確實的對曲本作深刻、透徹的分析。

前面談過唯有「經驗生活」和「加強學習」,才是演員演唱好數來寶的基本。只有這些解決好了,演員才能把握作品的主旨,有足夠的心理支持來準確理解作者的創作意圖,呈現精彩的演出。

開口演唱:
演員不只是背誦作品,只要站上舞台一開口演唱,就會自覺不自覺的表現出自己的觀點來。演唱作品所描寫的人、事和景物,也會流露出一種當事者獨有的基本態度;或是贊成,或是反對,或厭惡,或欣賞。這些個人情感的偏向,都會從演唱的效果中體現出來。

因此作品演唱的如何,在很大程度上是看演員通過分析、理解,對整個作品及其所具體描寫的各個段落,甚至每句唱詞,究竟產生了多大的共鳴,喚起了多深的情感而定。

唱詞唱情:
演唱要有充沛的激情,這既是表現上的問題,也是理解上的問題;演員對唱詞所描繪的場面、情景,所寫到的事物、情節,要能「想得到」、「看得見」,若是腦海中空空如也,無法使作品中的生活場面和人物形象,首先在自己的腦子裡活躍起來,首先感動自己的話,演出唱詞就會空洞無物、淡而無味。

演唱中最容易產生的毛病,就是「唱詞不唱情」,只是把唱詞的表意唱出,卻未能把唱詞中所蘊含的潛藏意思挖掘出來。借用戲劇上常用的語言說明,就是沒有挖掘到豐富的「潛台詞」,沒有呈現出「意在言外」的韻味,致使演唱的感情不豐滿。

詮釋「包袱」:
一般演員,都喜歡作品中能有幾個又響又脆的「包袱」,一旦唱上一個「包袱」沒響,馬上就會慌神,影響演出。當然,對於具有詼諧風格的數來寶演員來說,期待效果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演員一味追求「包袱」就不對了;如果只是喜歡含有「包袱」的唱段,認為「包袱」就是「掌聲」,這恐怕是對自身技藝不具自信的表現。

一篇唱詞,總不會除了「包袱」就是「掌聲」,它總要有一般介紹、敘述、鋪陳的語言。當這種語言在進行時,自然可能寫的平淡些、乾燥些,但也有的是鑒於演員自身水平,未能發現其中的奧妙所在。不論是怎樣的一種情況,這些唱詞都值得演員給予重視,尤其越是在文字上看來比較平淡的唱詞,越考驗一位優秀演員抓住聽眾的功力。

﹙本文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轍的運用則是完全依據人們的口語習慣,一旦違背了口語習慣,把原本不該加「兒」化音的字,硬要當作小字眼兒來用,就會使人感到牽強、彆扭。同樣,如果有些非用小字眼兒的詞語,為了湊合韻轍而不加「兒」化音,也會失去口語化的特色,甚至有的會直接影響表意。
  • 數來寶對韻句的格律跟一般韻誦體的曲種不同,一般的韻誦體遵守「一轍到底、上不論、下合轍」的韻律格式,對聲調的要求並不十分嚴格。
    寫作數來寶也是一樣;在結構每一個對韻句組的同時,也經常先把那些符合格律要求並且表意準確的單句,作為不可變的主句確定下來,然後再根據格律上轍、聲的要求,去選擇副句。更要進一步的前後推敲,才能完成最後的對韻句組,使語句達到了表意形象、生動,和格律嚴整,節奏順暢,韻感諧和的要求。
  • 數來寶的韻轍頻繁的轉換,在聽眾的聽覺上不會造成固定的韻感,如果引用某一道轍的唱詞過多,時間過長後再來轉換韻轍,反而會使聽眾在韻感上適應不了,並且感到突然。所以要注意在作品中及時轉換韻轍,盡量不要讓聽眾形成固定的韻感。
  • 數來寶的語言,除了格律嚴整的唱詞,還有一定數量的「白口」。本來「白口」是不受格律約束的,可是由於它出現在格律化的語言中間,未免造成唱詞上的誤會,數來寶「白口」的音節組織,要跟唱詞的正格句式,嚴格的區別開來。
  • 數來寶與快版之間有不少共同之處,在過去的時代,一般人見到一篇數來寶唱詞,多能把它有節奏的唱下來,可見這種曲藝形式具有深厚的群眾基礎。
    大家知道數來寶是借鑑、吸取了山東快書中的優長,從而發展起來的,是以竹板的運用,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環。曲藝演員向來需要掌握並運用某種樂器,來為自己的演唱做伴奏,這是曲藝形式共有的特點之ㄧ,數來寶當然也不例外。
  • 竹板製成了,演出者又該如何持打呢?
    比較小塊的節子板一般持於左手,並將食指位於第四、五扇之間,與中指一起夾住第五扇,其餘四扇則攏在虎口裡,拇指虛放在第一扇上端。緊接著運用手腕轉動的力量,將節子板先向下打,使四、五扇下端相撞,以發出音響。之後便依照下上、下上、下上的手腕方向操縱節奏。
  • 所謂「開頭板」即為演唱的前奏,並沒有固定的套子,但演員需要打出精采的點子來,好為整個演唱起到靜場的作用,是以這樣的頭板必須打得精、打得好,卻又不宜打得太長、太花,以免喧賓奪主。
    頭板的花式很多,各家打法不同,甚至在手指、手腕、握法、使力等等不同方式的巧妙運用下也能令七塊板發出諸如:「工」、「嘎」、「啪」、「噫」、「呱」、「吐」、「呔」、「唄」、「嘀」、「噠」…等等豐富的聲音。
  • 會造成演奏節奏一骨節一骨節的感覺,在很大強度上與節子點的伴奏有關,例如︰
    一、一到唱詞處,就不分強弱的打節子板伴奏。
    二、一說到「過口白」,節子板的敲擊便嘎然而止。
    三、在唱詞與節子點和停下節子板的「白口」之間,形成一刀切。
    四、在過口白較多的唱段裡,節子板時停時打,必然會破壞節奏的完整、連貫。
  • 數來寶的演唱,在掌握了八種板式、十二字技巧的同時,還需要對它的具體唱法加以明確。其具體唱法有三種,即︰「敘唱」、「數唱」、「誦唱」。
  • 從演唱的角度來看,「數來寶」的語言是一種具有固定節奏的「韻白」,既然是韻白,就必須透過「說(數)」來表現,這一特色在「敘唱」中最明顯,在不少「數唱」中也是如此。但為充分表現某些情感,有些唱詞必須採用拖腔掛韻的唱法,使其帶有一定的音樂性,使得唱詞有「說」有「唱」,「說」、「唱」相互襯托。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