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兩會辦成了中共政界的「春晚」?(1)

人氣 3

【大紀元3月8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欄目熱線直播節目。「春晚」過後,2010年的人大和政協兩會正式拉開帷幕。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全國各地的代表們聲勢浩大的來到北京,尤其是身著少數民族服裝的代表以及明星代表更吸引人們的注意力,再加上這次兩會討論的議題讓很多評論員說這次「兩會」辦成了中共政界的「春晚」。

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呢?今天是直播節目,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 646-516-2879,您也可以通過Skype和我們聯繫,Skype地址是RDHD2008。我們首先先拋出一些問題請觀眾您一起來思考。

第一,這次的兩會到底提出了什麼重大的議題,進行了什麼來討論?這些代表們是不是把民間的聲音和訴求帶到大會來討論,是否有得到了解決方案?另外人大和政協兩會的職能到底是什麼?他們有什麼權力?跟其他國家相比,比如跟美國或歐盟國家到底有什麼不同?這一次民間和外界對兩會是如何評價?您認為「兩會」是不是辦成了中共政界的「春晚」?

請您撥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6-2879。首先向各位介紹今天現場的兩位特別來賓,這一位是新唐人的特約評論員陳志飛教授,另一位是時事政論家陳破空先生。

這次很有意思,有評論說這次的「兩會」是一場大型的秀,就像中共政界的「春晚」。首先是黨中央訂了調子,來了一些明星、少數民族各界代表,包括做政府工作報告的溫家寶以及各路記者在按部就班的演下去,至於是不是符合黨的要求?如果不符合黨的要求就是所謂的不和諧表演的話,就沒有機會上演,以致大會不能真正討論實質的問題並得到解決。我們看到這個評論是非常的詼諧,很尖銳也很無耐。不知兩位對這個評論怎麼看?陳教授您看呢?

陳志飛:整個評論對兩會確實是非常有力的勾勒,我認為還是非常有道理的,好像比較一下不久前的「春晚」和現在的「兩會」都有相似之處,比如只是演員變了,地點變了,從中央電視台搬到人民大會堂,演員更多了,來自四面八方,穿著的服裝各異,這個肯定是改變了。

主持人:陳破空先生您怎麼看呢?

陳破空:我覺得不是今年的兩會才變成像春晚一樣,是歷屆的兩會都像春晚一樣,所以兩會的娛樂性是無處不在的,人大常委會的首位發言人李肇星本來就是個喜劇演員,他這次又出來說了兩個話題。他說到中國和外國的關係,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說只有一個中國,他問外國人,你連這兩個都記不住?

那人家就反問,你就記不住有一中一台嗎?你記不住要尊重人的權利嗎?說他自己造了娛樂,你說他記不住,說什麼國際上改善人權,或者是兩岸平等等等,他記不住。他後來又說達賴喇嘛,他又說美國領導人那麼忙,為什麼還要抽出時間去見達賴喇嘛,他想不通,這個也很娛樂。

但是人家也可以倒過來說,人家也想不通,美國總統那麼忙,幹麼要接見你胡錦濤來訪,對不對?你胡錦濤那麼忙,你幹麼還要去唱所謂的「國歌」?而且你兩會代表那麼忙,李鵬的女兒李小琳還在裡面跳恰恰舞,在開兩會的間隙跳恰恰舞。

兩會的春晚色彩非常重,為什麼?因為一聯想到兩會,人民就會聯想到一個民主多元化。它為了避諱這個,他們乾脆衣服穿了五顏六色,用衣服表面上的五顏六色來表示多元化。

所以老百姓也來娛樂,老百姓知道這個兩會是沒有希望的,所以老百姓編了順口溜來娛樂兩會,他是這樣編的,有記者問什麼叫做兩會?老百姓說會什麼會什麼,就是指兩會。

農民代表說,會養豬會交配。工人代表回答,會賺錢會消費。民工代表回答,會討薪會下跪。保母的代表說,會做飯會疊被。退休代表說,會健身會養胃。小姐代表說,會上床會收費。藝人代表說,會炒作會陪睡。文人代表說,會抄襲會拼對。商人代表說,會賺錢會逃稅。官員代表說,會撒謊會受賄。所以大家對兩會有不同的詮釋,兩會的娛樂性已經是全國性的了。

主持人:那麼說到娛樂性,我們還是回到兩會,到底這次兩會除了大家談到的還有外面評論的之外,到底有沒有討論什麼比較實質的,重要的國家大事的議題和重要內容呢?

陳志飛:迄今為止我看到很多「重大新聞」,給大家報導一下。比如有人提出大學生的設備,活動能力要增強,這是好像是非常重要一點。運動員劉翔為了擺脫記者,顯露他的本事,他用飛快的速度跑過天安門廣場,擺脫躲過記者的追補,這也是非常有意思的。

倪萍女士去年有個動議說要取消山寨春晚,那麼的確感到山寨春晚對兩會的壓力,所以要取消山寨春晚。有些委員要求丈夫給守候在家的妻子賠償,這也好像是對社會有很大的「貢獻」。

另外最有意思的我覺得是來自河南的一位教授,他經過長期的考證,覺得中國人用掃黃這個詞,對「黃」這個字不尊重。因為黃歷來在我們中國認為是皇家的象徵,中華民族來自黃土高原,這個不妥。所以說這些重大議題都有情可原,但是吸引的是更多觀眾的眼球或笑談吧。

但是有一個確實重大的,配的上兩會資格的題目,就是3月1日全國從南到北,13家報紙同時登出一篇社論,要求取消中國特別不人道的戶籍制度。

主持人:這個美國主流媒體也報導了這個消息。

陳志飛:這個在各地引起廣泛的反響,大家覺得這是中國社會一個大的振盪,很大的鬆動。因為大家都知道,從1958年以來中共一直在農村培養了大批的賤民,也就是所謂的有農村戶口的人口,他們在各方面受到很大的壓制。

那現在如果有這樣的鬆動的話,是對各方面有正面的影響。我覺得這13家報紙社論,也是想藉由這股風,想給人大代表提個醒,這個是你們應該討論的問題。可是最近我得到消息說,他們13篇社論被強令從網站上取消。那麼黨員委員要給非黨員人大代表作工作,要他們不在人大代表會議上不要提出這個動議,所以什麼是重大?什麼不是重大?我現在搞得都胡塗了。是「黃」重大還是解決戶籍人口問題更重要?

主持人:陳破空先生您覺得呢?

陳破空:我補充一下,就是剛才提到13家報社發出共同社論要求取消1958年以來的戶籍制度,目前的情況是,中共對發起社論的《經濟觀察報》主編提出嚴重警告,一個副主編被記大過,起草這份提案的一個副主編被撤職,而且在兩會期間要求不得提出這個問題。

既然是人大、政協兩會,而且是講民生話題,這就是民生話題。社論一開始就講憲法,中共憲法規定什麼是平等的,戶籍制度不平等,提出幾個問題這種不平等還要持續多少代?同時說這種城鄉隔離,現在這種隔離還要持續多少代?其實都是非常合情合理的問題。

但是居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所提出的社論,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什麼人大、政協的封殺。而政協的發言人叫趙啟正他不回答。當時記者在提兩個問題,他又上演了一齣「春晚」,剛好記者提到13家社論的問題,但記者又提問了中美關係,所以他就對13家社論的問題避而不談,他就只談中美關係。他又講了個笑話,他說中美關係就像類似一部車,這部車上要有兩個駕駛員,兩個方向盤,他說不能只是一個駕駛員,是有兩套油門,兩套煞車,是部特型車。

陳志飛:聽起來比豐田車還危險。

主持人:一個方向盤兩個煞車。

陳破空:第一個我們在世界上沒有這樣的車,只有教練車,教練車還是一個人掌握的,就不知道誰是教練,美國是教練還是中國是教練,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就按他的說法,中美關係是一種特型車,兩個方向盤兩個駕駛員的話,那行,但究竟是誰不跟誰商量?美國就在跟你商量,要你改善人權,一邊開車一邊說不要壓到人,要改善人權,一邊開車一邊說教你不要碰牆,不要去走這個死硬的道路,不要走所謂的共產主義道路。

中共不聽,它非要去撞牆,它非要去壓人,人家叫它不要轉彎它非要去轉彎,等等。是它不跟美國商量而不是美國不跟它商量,美國是虛心的角度,它不跟美國商量也不跟其它國家商量,在其它中美關係上也不商量,各自做主,所以最後碰到壁。現在才來說這個話,所以說這個是一個娛樂。

剛才陳教授講的那幾個娛樂我來補充一下,我剛才講了李鵬的女兒李小琳在那跳恰恰舞是個娛樂,還有毛澤東的孫子毛新宇也出來一個娛樂,他第一天開會完了就找不到車,他就團團轉,結果他找不到車記者就圍著他拍照,記者的圈子越來越大,他到處找車團團轉,記者也團團轉,他究竟是在找車還是找記者?最後記者裡三層外三層給他拍照,最後他的車終於找著了,所以這就是人大的政協,這是他們的一個春晚表演,根本沒有實際涵意的。

陳志飛:其實毛新宇找車還沒那麼簡單,最後他也沒找到車,是通過一個消防隊員,就是工作人員幫他找到車,所以他從政能力由此可見一斑。

主持人:那我們再說到兩會,很多的人就搞不清楚,好像每年有一個什麼黨代會,然後又有兩會就搞不清楚。很多民眾他搞不清楚,多長時間開一次什麼代會,什麼幾中幾次全會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搞不懂,而且很多人就覺得說他們開會反正跟我也沒什麼關係。那麼到底兩會是怎麼回事。到底跟老百姓有什麼樣的關係呢?

陳志飛:如果按照正常規矩來說的話,兩會還是應該有發揮很大作用的,因為是一個集民意表現的這麼一個場所,把國家的軍國大事排在桌上來大家討論,然後制定出計畫來,給全國人民有一個交代。不是有人說溫家寶的工作報告應該像美國政府的總統做的國會諮情報告一樣的嗎?所以從這方面來看,兩會的地位和在國家政治中扮演的角色應該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我們看到,剛才我跟破空先生分析一下,迄今為止,我們看到唯一兩會的真正實質東西,是在那13家報紙上登出社論,但兩會極力的封殺,並沒有做任何的表示,我們只是看到了更多的是在搞笑,幽默的表現。

而從兩會的代表來看,美國和一些西方國家他們都是職業政治家,都是披荊斬棘磨練出來的政客,人家真正有這種頭腦,所以說有人說這個美國政治家他好多都是律師出生,或者是金融界大亨,或是原來做CEO管理過企業的,那麼現在管理一個大國那不是一樣嗎?

主持人:您要是這樣說,有的代表可能就會不同意你的觀念了,比如說這次我看到的就是官方媒體報導說有人提到了農民工子女的教育問題,這也是個很大的問題,還有您剛才提到的山寨春晚不能再繼續演出的問題,當然還有提到失業的問題,教育的問題,也的確提出很多問題來。這些問題提出來跟老百姓有沒有直接關係?在兩會中能不能解決這些問題呢?

陳破空:因為中共禁止談民主,所以每一年的主題都號稱是民生,最後報紙報導的時候就說今年兩會最多就是民生問題,年年都重複這個話,明年保證還是重複這個話,今年兩會又是這個民生問題,所以他這個關鍵的意思,就可以看出來就是因為中共禁止談民主,也不談民主,但是兩會的實質是什麼?實質是民主兩個字。

為什麼有兩會呢?人大模仿外國的兩院制,儘管賈慶林他堅決抵制西方三權分立,堅決反對兩院制,但實際上兩會就是兩院制,他人大對應到外國的眾議院,政協對應外國的參議院,但是我們知道所謂外國的兩院制就是權力機構,權力機構他主要功能,除了立法以外是監督,監督政府。

但是中共的人大、政協不是監督政府,是被政府監督,為什麼?開人大政協的時候,他不知道人大政協在開會,所謂的黨和國家領導人也都座在主席台,包括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國家主席,軍委主席坐在前台。

說這次網上有一個報導也可說明兩會也是個春晚,那報導的題目叫做「胡錦濤率九常委入場,個個氣宇軒昂,像黑社會大佬」。一個個就是穿的很整齊,打著領帶,邁著步子,穿著黑西裝,一進來了真像黑社會大佬進來了,兩邊的警衛服務員魚貫而入,就到了這個程度。

所以不是兩會監督政府,是黨和政府監督那兩會,這兩會究竟執行什麼呢?我們搞不清楚,因為這兩會他沒有按人口比例來,因為中國農民有7.5億,人口60%,至少你的代表按照外國的比例你的代表有60%以上是農民,他農民只有幾個,甚至沒有。中國的軍人按正規的話只有2百多萬人,軍人的代表卻占13%,也就是說軍人的人口連千分之一人口都不到,代表的比例卻占13%,所以這個結構是不可能來解決老百姓的問題。

而最重要的一點大家要記住,這2千多名的政協委員,2千多名的人大代表,他們大多數的子女都在國外,也就是說這些人坐在這裡,所謂代表老百姓講話,實際上是代表他們的子女講話,實際上是代表外國的利益在這裡講話,他們都是一夥崇洋媚外,賣國求榮的這一夥人,他們根本不會替中國人民說話,因為他們子女送到國外去了。

據說他們在會下私底下討論,他們在休息時都互相打聽他們對子女安排怎麼樣,安頓好了沒有?安頓好了就是問到國外沒有,送出去了沒有?問這種話。他們根本不會談論什麼中國人的問題。他子女都送出去了,還管中國人民的問題嗎?他管他子女的問題,他子女要什麼呢,他子女要外國的綠卡,他子女要有足夠的錢,他就源源不斷的撈錢,按道理來說,兩會會場的代表,說的難聽一點,就是一夥腐敗份子在開會,所以兩會跟中國人民是毫無關係的。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兩會」辦成了中共政界的「春晚」?(上)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兩會」辦成了中國政界的「春晚」?(下)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兩會」報告:中國財政赤字創歷史新高
西江月.為兩會(吠)「獻禮」!
藏頭詩:貌合神離兩會內鬥
藏頭藏尾對聯:兩會胡鬧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美日峰會台海變局?日本隱藏軍力
【重播】拜登菅義偉記者會:應對中共挑戰
【秦鵬直播】美日峰會瞄準中共 或簽祕密協議
【財商天下】註冊制失敗 中國資本市場改革遇阻
【新聞看點】818莫須有結案 港人自由花相撐
【唐浩視界】重判黎智英祭旗 中共啟動香港文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