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說:葉落歸根(21)

一篇「紀實專訪」
靈子
font print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五)思省

唐舅提議:「古人云:『吾日三省吾身。』先不必外出了,大家思考思考發生過的事情,反省反省自己,悟出點人生的哲理來。」

於是,今天上午還是在陸伯伯家聚會。與以往不同的是,又多了一個成員,就是媽媽。前兩天華姨就提出:「讓曉靈的媽媽高玉坤,也來和大家一起參加活動,曉靈你負責請來。」

我回家還真向媽媽講了,可媽媽說:「不行,不行,我去算什麼呀?不成體統!」華姨看我叫不來,她今天登門去請,媽媽不得不來了。

唐舅開腔了:「首先,歡迎高玉坤女士參加我們觀光團!」大家鼓掌,媽媽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唐舅又直接對媽媽說,「都是七老八十的人了,能聚在一起是緣分。看破紅塵,直面人生,全是真情實言,難得呀!

「還是我先講吧!曉靈在昨天上午,領我走訪了倆基督教徒,下午和陸兄一起到凱來大酒店參加了一次教徒集會,感慨萬千!原想和大家交流一下,用我的筆記本電腦上網,看看教會網牧師佈道,很歡樂祥和。可是國安員警闖進來,就給攪黃了,陸兄自報家門也不好使,把電腦、錄影機還沒收了。都得信它這個共產教,信仰別的不行!」

陸伯伯氣憤地說:「特野蠻了!」

「為什麼呀?」大家問。

唐舅回答:「說上頭有規定:不允許在公共場所搞宗教活動,特別是十七大前後。」

喬舅說:「老是說上頭,上頭再高還高過憲法了?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權力。中共的憲法確實是廢紙一張,總算領教了!十七大要和諧,就這麼和諧呀?!陸兄還相信它這和諧嗎?」

陸伯伯說:「我過去實在太天真了!真是大面上一套,背地裡一套;會議上講得是天花亂墜,實際上幹得是汙七糟八!」

媽媽關心地對我說:「曉靈,那沒收的東西,你看……」

我說:「我已給市領導打過電話了,估計很快能歸還的,它對外國人還想講點臉面!」

果然,說啥來啥。淑賢聞聲開門後,走進倆國安小警官。

那個胖點的客客氣氣的對唐舅說:「唐團長,對不起!最近有些人借集會飲酒鬧事,影響安定團結,我們也是奉命例行公事,實不知是海外觀光考察團,手下人無理,請原諒!以後有什麼事直接找我,好使!」說著遞過名片來。

唐舅應付著:「好說,好說!」

另一個警官在歸還東西:「檢查一下,是否好用?」

「不必了!」

「那不打擾了!」

「不客氣!」

陸伯伯還是氣不平:「鳳海,你對他們還挺客氣!」

唐舅笑著說:「都是預料之中的!既來大陸,表面就得應酬!」

還是華姨看得更高一層:「他們也是聽呵的,誰當權聽誰的,實質也是受害的。關鍵是:這個專政的黨是邪惡的,整個機制就是腐敗的。」

喬舅說:「說得好!,昨天慧敏和我就談論這些事。我們遇到刁難亮名牌:什麼觀光團、政協常委、大記者呀!在不講法治的大陸還真管用;可是平民百姓,遭受到欺凌,有苦無處申,上訪也無門!看來,人心難平啊!」

(未完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小明明環顧了一下,看看大家拍手贊成,便童聲童氣地報幕,「下一個節目是獨唱,歌曲的名字叫:《慈悲》…
  • 清晨,淅瀝瀝地下了一陣小雨。待我們出發的時候,已經放晴了,只是湛藍的天上,還有幾小塊灰霧狀的浮雲,正快速地被驅向天邊。小雨洗滌了灰塵,田野裡的空氣更顯得清新。
  • 唐舅對陸伯伯說:「這是村前的小清河,河水長流不息,清澈見底。是我們兒時摸魚、撈蝦,洗澡、扎猛子的地方。」
  • 土改時,他家有六十畝地,還不到海子家的一半,都劃成了地主成分。他家這些地都是祖祖輩輩,用血汗積攢下來的,平分土地分就分唄!可是土改工作隊說:不行,還得分車馬農具和房產。他們親自出馬,把老倆口從住屋攆到瓜窩棚。
  • 「老山爺」說:「反正共產黨它不讓人過安生日子,八九年用坦克車軋學生,九九年整法輪功。老百姓有病,煉煉法輪功好了,還處處做好人,有啥不好啊?!
  • 「老山爺」說:「三十年的時間哪,這個黨把老百姓緊箍得太窮苦了,再不改活不下去了!得讓人吃上飯哪!咋個改法呀?讓我說,就是我那個『拉馬退社』!要早都『退社』,早就好了!
  • 二舅媽撫摸著她的頭和華姨肩並肩地頭前走了,親密地嘮著什麼。我感到她們之間的談話,有那樣的一種真摯、親切地感覺。
  • 陽市背靠著青龍山,像似青龍山的一個港灣,從市裡到靜泉寺的路途也很近。今天出發的時間較早,小豐也記不清來過多少次了,新車熟路開得順暢,說話就到青龍山的主峰下了。
  • 唐舅拿過報紙一看:「呵!我們都上了頭版了,這麼大照片!這大記者可了不得!」接著又念道,「《海外考察團在青陽》這還是專欄呢!其中有兩篇文章:《故土救災濟貧》、《投資考察求真》……
  • 敬香的人,有的可能認為今天佛不在了,也就放棄了排隊,撤出了。很快輪到喬舅了,他正想施捨,華姨上前攔擋了他。於是,他只是上了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