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說:葉落歸根(22)

一篇「紀實專訪」
靈子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唐舅問我:「曉靈,昨天下午社長招你回去,有事吧?」

我看了看媽媽說:「不出大家所預料,是寫的報導的事。我都沒敢跟媽媽說,怕她擔心。昨天,先是鄉里書記宋揚來電話說:『沒到老秋不應下結論說受災了,影響聲譽。我們還要搞生產自救呢!都是老熟人了,應筆下留情!』然後就是青陽縣領導的電話:『說受災結論太早,影響了招商引資。』」

「到了報社,總編、胖老頭說:曉靈,你的報導真是有力度,在廣大群眾中反響很好!可是也惹來了麻煩,縣領導等的電話,倒不必去管他;主要是市委宣傳部來的電話,傳達了市委曹書記的講話:《青陽日報》的這篇報導,文圖並茂,生動感人!他們這外商,形象比黨的領導都高了!我們沒去關懷受災群眾,人家先關懷了。你們這喉舌突出什麼呀?『五個一工程』,也沒看你們宣傳部門搞出什麼像樣的、像李曉靈這樣的東西來!」

喬舅從打拜佛回來,思想開朗了,他對陸伯伯說:「這就是你們市里黨領導的水準?!」

我接著說:「鍾總編又說:『曉靈啊!做為記者,搞好自己採訪的每一篇報導,是盡情盡理的,是記者的天職!可是當今做好人難哪!你幹啥都想幹好,也是我不該讓你去,還希望你寫個好的專訪呢!當喉舌,還得講江青的幾個『突出』,政治第一嘛!哎!曉靈,說句到家的話,就是歌功頌德!』我說:『我就是要做個自然主義者,搞點真情實意的東西!』他說:『共產黨的天下,你自然不了,真實了也不行。』我說:『實在不行,我還不侍候了,正好走人!』」

媽媽一向是膽怯的,她耐不住了:「你那麼強,胳膊擰不過大腿!」

「不能老怕它那套!」

「沒有你的好果子吃!」

「像我們同學搞個體,不是也挺好嗎?!」

「就像你爸那麼耿,直筒子脾氣!」

「我天生就隨我爸,遺傳!」我毫不在焉地說。

「看看!那得吃多大的虧呀!就算是給摘帽了,人都沒了,有啥用?!」

我這善良的媽媽,一旦提起往事,無可奈何的時候,就又去抹眼淚。

我此生最怕的、最受不了的事:就是看不得媽媽流眼淚!

爸爸走的時候,我還不太懂事,才六歲,母女倆相依為命,整整二十年!我結婚以後又和媽媽生活在一起,又二十年了。我最大的心願:是讓媽媽的後半生過得幸福,晚年快樂。可今天,我本來沒拿報導的事當回事,也是想在這些老人們面前撒撒嬌,沒成想卻惹得媽媽傷心流淚,真該死!於是我也伴隨著媽媽的心動而心動,淚水竟悄無聲息地流淌下來。

唐舅笑著打圓場:「曉靈可是個懂事的好女孩!小明明喜歡坐花轎,你就當好吹喇叭、抬轎子的,何樂而不為?」說得大家都笑了。

唐舅又對媽媽說:「曉靈呀,好樣的,這才是塊料。高玉坤,你不用擔心,我這回投資辦廠,就讓她當廠長!」

大家都鼓掌。

媽媽擦著淚水也有了笑容:「一根直腸子,就怕她再有啥散失!」

媽媽在農村待得時間久了,跟農民學了不少語言。

華姨說:「這便是『紅色恐怖』下,中國大陸基本群眾的心態!沒有了共產黨,將來會好起來的,就不必再擔驚受怕了!」

喬舅也對媽媽說:「你可真是:一經遭蛇咬,十年怕井繩啊!」

我又小聲地說:「胖老頭最後說:宣傳部還透露,市安全局給他們打電話,說要注意一下有沒有什麼新動向,就是有沒有反華活動。」

華姨對陸伯伯說:「這個黨竟搞這個,都搞到國外去了。它還竟搞一些概念上的混淆,蒙騙民眾:什麼反華勢力。它能代表中華民族嗎?」

喬舅說:「咱們講言論自由,沒有什麼活動。」

唐舅說:「一些國家都在憲法裡規定:言論自由,也是做人的基本權力。它的『言論自由』是假的。不過,它又怕在我們面前丟醜,所以咱們沒必要怕它!」

喬舅說:「咱們的曉靈,本來是想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卻受到了這樣的非難,真是個怪事!在中國沒有新聞自由,用一言堂來愚弄人民。在獨一家新聞媒體中,還有許許多多的條條框框,說不上就觸犯了哪一條,大陸搞新聞的不好幹。」

唐舅說:「在海外,中國的報紙、電視外國人隨便看。可是唯有中國大陸的老百姓,外國的東西都不讓看了。我們來到中國,也看不到了。這公平嗎?!中共對國外的這些新聞媒體搞封鎖,剝奪了人民的知情權:廣播電台施放干擾,互聯網施行封鎖,外國的電視台不准收看,外國的報刊不許發行。這能算光明正大嗎?!怎麼不敢和國際接軌了?」

華姨說:「為掩蓋視聽,搞了個『金盾工程』,耗費的國家資財以百億元計算。在人類已進入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世界各國早就對人民開放了所有的資訊。而中國民眾一直被愚弄矇騙著。以前是外國對中國搞『經濟封鎖』,現在是中國當局對自己的人民搞『精神封鎖』。總之,它實行的是『愚民政策』:不敢讓輿論監督它,它口頭上說『無產者是無所畏懼的』,其實,它最怕貪贓枉法的醜聞敗露,怕編造的假話見陽光,怕人民大眾瞭解事實真相。比如:法輪大法洪傳全球的情況、動用的酷刑和活體器官出售的罪行、『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真相、人權聖火的傳遞、《九評》後的退黨大潮等等,它不敢讓老百姓知道真相,就是高層官員也被矇騙著。中共已窮途末路,只能施用『愚民政策』。然而,國際互聯網它是封鎖不住的,我們的科技人員的水準更勝一籌。等到真相都大白於天下之時,便是它徹底滅亡之日!」

(未完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老山爺」說:「三十年的時間哪,這個黨把老百姓緊箍得太窮苦了,再不改活不下去了!得讓人吃上飯哪!咋個改法呀?讓我說,就是我那個『拉馬退社』!要早都『退社』,早就好了!
  • 二舅媽撫摸著她的頭和華姨肩並肩地頭前走了,親密地嘮著什麼。我感到她們之間的談話,有那樣的一種真摯、親切地感覺。
  • 陽市背靠著青龍山,像似青龍山的一個港灣,從市裡到靜泉寺的路途也很近。今天出發的時間較早,小豐也記不清來過多少次了,新車熟路開得順暢,說話就到青龍山的主峰下了。
  • 唐舅拿過報紙一看:「呵!我們都上了頭版了,這麼大照片!這大記者可了不得!」接著又念道,「《海外考察團在青陽》這還是專欄呢!其中有兩篇文章:《故土救災濟貧》、《投資考察求真》……
  • 敬香的人,有的可能認為今天佛不在了,也就放棄了排隊,撤出了。很快輪到喬舅了,他正想施捨,華姨上前攔擋了他。於是,他只是上了香。
  • 喬舅央求說:「小師父,我是誠心來拜佛的,以為大陸能有真正的修行之地,可是很失望啊!能不能再介紹點那個導遊詞以外的?請教,請教!」
  • 老僧圓真捋了捋那銀白色的鬍鬚,慢悠悠地說道:「聽師父傳下來的,這座寺院,是明朝嘉靖年間興建的。到清朝順治皇帝出家後,康熙大帝時又大擴建了,僧人達到半百。日本人侵佔時,也沒有干涉宗教修煉之事。國民黨來時,還有些高官進寺參拜。就是鬍子(土匪)也沒攪擾過寺院,所以靜泉寺一直香火很盛,遠近聞名。」
  • 唐舅指著華姨對喬舅笑著說:「慧敏女士早就給你送到家門口了!可你卻不認識,還山南海北地找呢!」
  • 唐舅靈機一動,把今早晨的報紙打開來說:「我們是海外觀光考察團的,我是團長——唐鳳海。」
  • 喬舅說:「老是說上頭,上頭再高還高過憲法了?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權力。中共的憲法確實是廢紙一張,總算領教了!十七大要和諧,就這麼和諧呀?!陸兄還相信它這和諧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