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說:葉落歸根(24)

一篇「紀實專訪」
靈子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唐舅說:「過去的事了,讓人知道知道!」

大家都說:「說說吧!」

媽媽說:「這個黨肇的事,我總覺得說不出口啊!有個叫張鐵子的,也是實逼無奈。倆口子仨孩子,小崽才幾個月,沒奶吃餓死了。剩下的倆孩子,餓得打蔫,眼睛都睜不開了。你看大人饑餓難挨能挺著,孩子要是眼巴巴地瞅著死去,那是讓人受不了的!真是叫天天不應,呼地地不靈,實在沒有法子了。」

「那天正趕上王成孝把他爹埋了,在村西頭,離他家不遠。晚上他就扒開墳,把屍體卸巴了,回家烀……墳被扒開了,人們就看見了,知道是那麼回事,以前也發生過。這個王成孝是公社食堂的炊事員,聽說了回來一看,嚎啕大哭:『可憐我那爹呀!讓誰給吃啦!……』當時市委工作組正在這個公社,他們一查訪,就找到了張鐵子家。吃了人的人,都呈現個癡呆的像,打開板櫃門一看,裡面還有一條大腿呢。張鐵子臉色發青面無表情,你要抓要關,他好像沒有一點怕。能對他咋的,那年月監獄裡也沒有飯吃。」

喬舅說:「太淒慘了!人吃人,還『社會主義好』呢!」

陸伯伯也說:「越是那樣,還越得說形勢大好,越來越好!」

唐舅又發話:「接著說!」

「偏偏就在這當口,曉靈出生了,能養得活嗎?……」

「媽媽,我的事,那天我都講了!」

「那就說後來。在文化大革命中,她爸爸被當牛鬼蛇神,給活活打死了。一講這些就心發痛!……和大多數死難的人一樣,大夥都知道,就不多說了。可我總想,共產黨整人時說自己『正確』,糾錯的時候更『正確』;再整人時還『正確』,翻來覆去地整死人,它咋還老『正確』呢?!」

喬舅說:「它自己都知道:是自欺欺人!」

華姨說:「『反右派』還沒有徹底平反呢!五七年中國大陸被當右派迫害的有三百多萬人,不是官方公布的五十五萬,當年被迫害的右派人士,今天還活著的不到一萬。其中北京的任重等人不久前集會,聯名向中共發出公開信,呼籲中國政府徹底否定當年的『反右派鬥爭』,並要求經濟賠償。」

媽媽說:「能賠償嗎?還不得抓他呀!」

陸伯伯真激動了:「這些天來,幸得各位摯友幫助,我又看了兩遍《九評》,頭腦清醒多了,這心裡也敞亮了。說也神奇:這腿感覺到疼痛了,心裡的話真想說說。這腿是怎麼癱瘓的:那時革委會都成立了,按理說不應再亂搞了,軍代表掌權,應對我這個老軍人有所理解,可正是在他們指使下幹的,說是毛的戰略部署——清理階級隊伍。」

唐舅說:「你都拋家捨業地革命了,還整啊?!」

陸伯伯接著說:「共產黨的歪理邪說多去了,生拉硬扯『上綱上線』,說你是啥就是啥,有口不能辯。還說我是『多料貨』、是個隱藏很深的最危險的階級敵人:成分是『黑五類』的孝子賢孫,還要報殺父之仇;出身是知識份子『臭老九』,知識越多越反動;當兵是鑽進『革命營壘』,專從內部破壞的內奸;配偶是『定時炸彈』,還想替右派反案;海外關係是『裡通外國』,勾結反華勢力。」

「不『坦白』就動刑,『抗拒到底是死路一條』!三次大刑:第一次打得皮開肉綻,得了破傷風,發高燒,昏昏沉沉都不清醒了;緊接著來第二次,那些人還說:要裝死!潑涼水!打得皮膚都沒有知覺了。命大呀!反倒把破傷風打好了;第三次,說這傢伙嘴硬,咱們也得來硬的。於是棍棒相加,硬把下肢打得不會動了。那時老伴找到了原來部隊的領導,幫助說話了才拉倒。不然非弄死不可,『追窮寇』、『痛打落水狗』嘛!」

喬舅說:「沒人幫助說話的就完了,你還不錯,沒送命!」

陸伯伯又說:「玉坤說得好:人都癱瘓了,還有啥用?!四十年哪,咋熬過來的?!真是像大家說的:還在受騙上當、不醒悟!」「現在,我再把藏在內心六十年的一個事倒出來,過去不敢說,說出來就殺頭的。真正是親身經歷過的,看看這個黨一貫做壞事,又是怎樣隱瞞罪惡的!」

(未完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陽市背靠著青龍山,像似青龍山的一個港灣,從市裡到靜泉寺的路途也很近。今天出發的時間較早,小豐也記不清來過多少次了,新車熟路開得順暢,說話就到青龍山的主峰下了。
  • 唐舅拿過報紙一看:「呵!我們都上了頭版了,這麼大照片!這大記者可了不得!」接著又念道,「《海外考察團在青陽》這還是專欄呢!其中有兩篇文章:《故土救災濟貧》、《投資考察求真》……
  • 敬香的人,有的可能認為今天佛不在了,也就放棄了排隊,撤出了。很快輪到喬舅了,他正想施捨,華姨上前攔擋了他。於是,他只是上了香。
  • 喬舅央求說:「小師父,我是誠心來拜佛的,以為大陸能有真正的修行之地,可是很失望啊!能不能再介紹點那個導遊詞以外的?請教,請教!」
  • 老僧圓真捋了捋那銀白色的鬍鬚,慢悠悠地說道:「聽師父傳下來的,這座寺院,是明朝嘉靖年間興建的。到清朝順治皇帝出家後,康熙大帝時又大擴建了,僧人達到半百。日本人侵佔時,也沒有干涉宗教修煉之事。國民黨來時,還有些高官進寺參拜。就是鬍子(土匪)也沒攪擾過寺院,所以靜泉寺一直香火很盛,遠近聞名。」
  • 唐舅指著華姨對喬舅笑著說:「慧敏女士早就給你送到家門口了!可你卻不認識,還山南海北地找呢!」
  • 唐舅靈機一動,把今早晨的報紙打開來說:「我們是海外觀光考察團的,我是團長——唐鳳海。」
  • 喬舅說:「老是說上頭,上頭再高還高過憲法了?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權力。中共的憲法確實是廢紙一張,總算領教了!十七大要和諧,就這麼和諧呀?!陸兄還相信它這和諧嗎?」
  • 到了報社,總編、胖老頭說:曉靈,你的報導真是有力度,在廣大群眾中反響很好!可是也惹來了麻煩,縣領導等的電話,倒不必去管他;主要是市委宣傳部來的電話,傳達了市委曹書記的講話…
  • 唐舅對媽媽說:「現在民眾逐漸覺醒了。咱們也來個溫故而知新,把遭蛇咬的事都抖落抖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