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說:葉落歸根(25)

一篇「紀實專訪」
靈子
font print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九評』上講,延安時期種大煙,有的人還不相信。我說的是三年內戰時還在種大煙,那是在吉林省長白縣。祕密的種,平時有站崗的,不讓人靠近大煙地。到收穫的時候,大煙地的四個犄角都架起輕重機關槍,戒備森嚴!採收大煙全用的是不太懂事的孩子──兒童團。就用刀拉大煙葫蘆,再把葫蘆上冒出的白漿抿下來……在八路軍中我算有文化的,負責熬製大煙,這就不能用小孩子了。可悲的是,末尾全縣抓捕了六百五十人,都是對種大煙、制大煙知情的農民,全給弄死了。在那麼偏僻的一個小縣,當時死了那麼多人,是個震驚全國的事件。到後來,那些死難的人都給定為『革命烈士』了。八路軍中的人,只能幹其中的一個單項的活,別的不許參與、不許過問。並且宣布鐵的紀律:這是黨性中原則又原則的問題,永遠不許對任何人說,否則你也去當『革命烈士』!張思德就是熬製大煙中死的,說死得重於泰山!」

唐舅說:「你真夠忠於它了!」

媽媽說:「要麼早就沒命了!」

華姨說:「就是現在有些事情也和蘇聯那時的克格勃一樣!」

陸伯伯說:「我這回看準了,我原來是上了賊船,這個黨從根上就是邪的,不能老在賊船上待了,我不是黨員,可入過團,現在就聲明退出!」

我和媽媽也都要退團,淑賢早就退團了。這樣,華姨立即用筆記本電腦上網,辦了三個人退團手續,都把姓氏去掉,只是用後邊的名退的。

華姨說:「陸兄,這回你身上的邪靈去掉了,你會感覺到更好!」

陸伯伯聽了,看看腿說:「好像不那麼疼了!」

大家都向他這裡看:「那個腳尖能動了!」

陸伯伯一邊動著一邊說:「這麼靈?這麼快?!」

人人為他高興,我說:「真神奇!要有信心,會康復的!」

華姨說:「他被黨文化毒害得太深,頭腦裡還殘留著一些邪的東西。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時候,還達不到誠心誠意。」

華姨又對陸伯伯說,「你得把中共那些邪的東西全拋棄,你身上的病才會好得快。」

「是這麼回事,可能以前灌得太多了,一時想不起來。對了,『天安門自焚事件』那不都是真人嗎?」

「那都是編造的,用自焚案嫁禍法輪功,你還是相信它的宣傳是真的,你的兒媳也能給你講過呀?」

「那時她講的我一概不想聽,有偏見聽不進去,天天看新聞聯播,總覺得:這麼大一個國家,在光天化日之下,怎麼能說瞎話呢?」

「善良的人總認為別人也都善良,被它矇騙了幾十年還全然不知!『自焚事件』也像你今天講的種大煙的事一樣,將來都會大白於天下的!」

「『天安門自焚事件』,像排的電視劇一樣。那麼,小明明!你給陸舅姥爺說說唄!」

於是,小明明先唱了一支《古怪歌》,然後下地說明,還帶表情動作:「你說,員警能在天安門背著滅火器巡邏嗎?不能吧!現回去拿滅火器,來得及嗎?!所以,都是先準備好了的;那個人叫什麼了?……」

「王進東。」 華姨告訴她。

「對,王進東,是這麼散盤腿的,他想裝個法輪大法學員,可露餡了!」

小明明邊做樣子邊說,「我們修煉是雙盤,他是不會的;他身上都燒糊了,可懷裡還抱著汽油瓶子呢,綠色的塑膠瓶,要是真著火能燒不壞嗎;那個小孩,氣管割斷了還能唱歌?這不都是假的嗎?!」

喬舅說:「小明明演示得很好!」

華姨說:「還有很多破綻,不細講了。法理上要求法輪大法學員不許殺生,自殺也是殺生。它們不懂得,才編造出『自焚升天』的鬧劇,來矇騙一些不瞭解真相的人。在那之前、之後,在國內、國外,怎麼再也沒聽說過誰自焚哪?都自焚了我們還能來大陸嗎?!都自焚了它也不必迫害了!」說得大家笑了。

「天安門自焚事件」,肯定是假造的,這一點我已深信不疑!

唐舅說:「看來,人還是經常思考反省自己好,這才會頭腦更清醒啊!」

華姨又提議:「我們明後天,抽空去探望一下陸兄的兒媳——冬梅吧!」

大家都贊成。唐舅看看錶,宣布:「今天時間趕得巧,酒店的飯菜馬上就送到,準備開飯!」

(未完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唐舅拿過報紙一看:「呵!我們都上了頭版了,這麼大照片!這大記者可了不得!」接著又念道,「《海外考察團在青陽》這還是專欄呢!其中有兩篇文章:《故土救災濟貧》、《投資考察求真》……
  • 敬香的人,有的可能認為今天佛不在了,也就放棄了排隊,撤出了。很快輪到喬舅了,他正想施捨,華姨上前攔擋了他。於是,他只是上了香。
  • 喬舅央求說:「小師父,我是誠心來拜佛的,以為大陸能有真正的修行之地,可是很失望啊!能不能再介紹點那個導遊詞以外的?請教,請教!」
  • 老僧圓真捋了捋那銀白色的鬍鬚,慢悠悠地說道:「聽師父傳下來的,這座寺院,是明朝嘉靖年間興建的。到清朝順治皇帝出家後,康熙大帝時又大擴建了,僧人達到半百。日本人侵佔時,也沒有干涉宗教修煉之事。國民黨來時,還有些高官進寺參拜。就是鬍子(土匪)也沒攪擾過寺院,所以靜泉寺一直香火很盛,遠近聞名。」
  • 唐舅指著華姨對喬舅笑著說:「慧敏女士早就給你送到家門口了!可你卻不認識,還山南海北地找呢!」
  • 唐舅靈機一動,把今早晨的報紙打開來說:「我們是海外觀光考察團的,我是團長——唐鳳海。」
  • 喬舅說:「老是說上頭,上頭再高還高過憲法了?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權力。中共的憲法確實是廢紙一張,總算領教了!十七大要和諧,就這麼和諧呀?!陸兄還相信它這和諧嗎?」
  • 到了報社,總編、胖老頭說:曉靈,你的報導真是有力度,在廣大群眾中反響很好!可是也惹來了麻煩,縣領導等的電話,倒不必去管他;主要是市委宣傳部來的電話,傳達了市委曹書記的講話…
  • 唐舅對媽媽說:「現在民眾逐漸覺醒了。咱們也來個溫故而知新,把遭蛇咬的事都抖落抖落。」
  • 這個黨肇的事,我總覺得說不出口啊!有個叫張鐵子的,也是實逼無奈。倆口子仨孩子,小崽才幾個月,沒奶吃餓死了。剩下的倆孩子,餓得打蔫,眼睛都睜不開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