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說:葉落歸根(28)

一篇「紀實專訪」
靈子
font print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回來的路上,車裡沉悶了很長時間。

淑賢找到了話題:「先前來探望的時候,不管家屬接見還是進院內吃飯,都得經過那條小窄道,那是一道關口,有個獄警把守,旁邊還有個科長監督。在地面上放著李洪志大師的像,家屬必須踩像,並說一句罵法輪功的話,否則不許通過。」

喬舅說:「那樣做太不道德了!怎麼能這麼做?這不像黑社會了嗎?」

唐舅說:「一個堂堂大國的司法部門,教唆罵人,

還怎麼教育下一代?」

華姨說:「大陸的警察,就是越來越黑社會化,還搞得黑白顛倒。有一家子人,去北京旅遊,興高采烈地來到天安門廣場,正準備搞個全家合影,上來一個人就把照相機搶奪過去,膠捲給拿出來曝了光,把相機摔在了地上。他們定睛一看:竟然是『人民警察』。」

「原來,法輪大法學員來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員警在這裡就抓呀打呀,可又怕惡毒的行為曝光。所以,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既施暴又嚴禁拍照,在網上公開發表出來多丟醜啊?而這一家人既不是法輪大法學員,又沒有拍照什麼別的,他們氣憤極了,指著員警大罵起來:『什麼××『人民警察』?就是不讓老百姓安生!白披了一張人皮……』廣場上的人都圍上來助威,警頭連忙擠進來說:「好人,好人!罵人的人是好人!煉法輪功的不罵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嘛!大家走開吧,這是好人,罵人的是好人!」

喬舅說:「流氓!真的黑社會化了。」

當我們回到陸伯伯家時,天生因週三老師學習,提前放學早回到家了。一聽大家講勞教所的事,他就哭起來了。

他聲淚俱下地問陸伯伯:「爺爺,你們上勞教所,怎麼不帶我去?」

「你不是要高考了嗎?」

「我就想去看看媽媽!」

「不是怕你耽誤功嗎?」

天生跑向書房,趴在桌子上,哭得更厲害了。

媽媽過去說:「天生,這次都過去了,下次星期天去,一定帶上你。」

淑賢端著熱好的飯菜說:「不知道你上半天的課,不要哭了,來吃飯吧!」

天生邊哭邊說:「不吃,不吃!」他一抬頭,一揮胳膊說,「那你們去以前,也沒先問問我呀!」可是,這一下卻把飯碗碰掉地板上,飯碗打了,飯也灑了。

陸伯伯帶有批評口氣說:「真強!太不懂事了!也怪我,他從小沒了父親,他媽媽又……唉!這苦命的孩子,我真是不忍心說他呀!」

媽媽說:「天生可是個懂事理的好孩子!」

天生抹著眼淚說:「你知道嗎?有時老師上課,我想起了媽媽,精神一要遛號,就告誡自己:『做媽媽的好孩子!』晚上做功課,有時想起媽媽,同時也想起媽媽的話:『要長志氣,不要讓爺爺操心!』可是睡夢裡,夢見媽媽受酷刑,我受不住了……爺爺,早晨醒來還不敢跟你說!」

我也是單親長大的,孩子對媽媽的依戀之情,引起了我的共鳴,此刻的淚水成串地流!善良的人誰能止住淚水!

陸伯伯也流著眼淚,說不出話來。

我以前也曾因此而流過淚,而今天不同的是多問了個「為什麼」:這種兒童心靈上的創傷,這種人世間的悲劇,是怎麼造成的呢?「為什麼」還在發生著啊?頭腦中的答案越來越明確了!

我還覺得神奇,可能她們母子是心靈相通的,冬梅姐受酷刑,做兒子的就感應到了?!

華姨過來說:「上勞教所是我提出來的,主要是我們國外來的人要去看看你媽媽。這件事,不怪爺爺,怪我想得不周到。天生,你是大法弟子的孩子,也得按『真、善、忍』辦事啊!」

華姨的話還真管用,天生立刻就不哭了。

(未完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老僧圓真捋了捋那銀白色的鬍鬚,慢悠悠地說道:「聽師父傳下來的,這座寺院,是明朝嘉靖年間興建的。到清朝順治皇帝出家後,康熙大帝時又大擴建了,僧人達到半百。日本人侵佔時,也沒有干涉宗教修煉之事。國民黨來時,還有些高官進寺參拜。就是鬍子(土匪)也沒攪擾過寺院,所以靜泉寺一直香火很盛,遠近聞名。」
  • 唐舅指著華姨對喬舅笑著說:「慧敏女士早就給你送到家門口了!可你卻不認識,還山南海北地找呢!」
  • 唐舅靈機一動,把今早晨的報紙打開來說:「我們是海外觀光考察團的,我是團長——唐鳳海。」
  • 喬舅說:「老是說上頭,上頭再高還高過憲法了?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權力。中共的憲法確實是廢紙一張,總算領教了!十七大要和諧,就這麼和諧呀?!陸兄還相信它這和諧嗎?」
  • 到了報社,總編、胖老頭說:曉靈,你的報導真是有力度,在廣大群眾中反響很好!可是也惹來了麻煩,縣領導等的電話,倒不必去管他;主要是市委宣傳部來的電話,傳達了市委曹書記的講話…
  • 唐舅對媽媽說:「現在民眾逐漸覺醒了。咱們也來個溫故而知新,把遭蛇咬的事都抖落抖落。」
  • 這個黨肇的事,我總覺得說不出口啊!有個叫張鐵子的,也是實逼無奈。倆口子仨孩子,小崽才幾個月,沒奶吃餓死了。剩下的倆孩子,餓得打蔫,眼睛都睜不開了。…
  • 陸伯伯說:「我這回看準了,我原來是上了賊船,這個黨從根上就是邪的,不能老在賊船上待了,我不是黨員,可入過團,現在就聲明退出!」

  • 同是炎黃子孫,同是承傳了仁、義、禮、智、信,兩岸監獄為何有天壤之別?此乃正邪之分。中共的老祖宗說國家機器就是統治工具,監獄就講專政、鎮壓、酷刑;而傳統的中華文化,講究教化子民。
  • 喬舅看著冬梅,有感而發:「大法弟子了不起,國外的在中國駐外使領館請願、講真相,不分晝夜,不避寒署;在國內的,為了維護真理,身陷獄中也不畏生死,酷刑下仍堅如磐石,高貴品格令人崇敬!正是這種和平的方式,才震撼人心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