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說:葉落歸根(29)

一篇「紀實專訪」
靈子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華姨又說:「要是沒啥特別情況,遵照你媽媽的囑託,週六咱們一起去農村遊玩。參觀一下養殖場、蔬菜大棚,採摘些瓜果,住一宿火炕,吃兩頓農家飯……不難做到。」

天生的情緒變過來了,說:「謝謝姨奶和舅爺!」

小明明過來對陸伯伯說:「陸舅姥爺,天生哥要去看媽媽咋不對呀?您當官時,也好批評人吧?!」

一句天真無邪的話,把陸伯伯說樂了:「對,對!你說得對!我是好批評人。」同時也趁機下個台階。

小明明邊幫著收米飯邊說:「天生哥,我告訴你吧!這白米飯可是有生命的靈體!」

看來陸伯伯很願意和小明明繼續對話:「啊哈!小明明,你這是不是迷信哪?」

小明明抬起臉問:「怎麼叫迷信呢?」

陸伯伯回答:「迷信,就是早先人類科學不發達,對一些自然現象解釋不了,就造成了愚昧,認為有神靈在控制,這就是迷信。」

唐舅說:「這就是典型的中共那個『無神論』!」

喬舅也要述說什麼,華姨示意讓小明明講。

小明明也明白姥姥的意思,歪著小腦袋問:「那您說現在美國的科學發不發達呀?有那麼多人信神呢!有百分之……」她環顧大家,希望得到幫助。

沒等華姨答復,喬舅搶先說:「美國有百分之八十四的人,認為有神佛存在。」

小明明得到了支持,就更有信心了:「那您說中國和美國比,誰愚昧呀?」

她看陸伯伯一時回答不上來,就又說:「再說牛頓和愛因斯坦,都是大科學家,他們愚昧嗎?我們明慧學校的書上,都有他們的故事。就說牛頓吧!是個基督徒,牛頓的一位好友總不相信有神。有一次他到牛頓家做客,見到一個精美的太陽系模型。只要一搖手柄,各星球就按自己的軌道運轉起來。於是他大加誇獎,問牛頓:『這精密的模型是哪一位能工巧匠做的?』誰知牛頓卻不在意地說:『沒有人。』他的朋友大惑不解:『誰製做了這偉大的系統,怎麼會沒有人呢?』牛頓反問道:『如果一具模型必須有人製做的話,為什麼實際運轉的太陽系,卻會是偶然形成的,而沒有一位創造者呢?』這位朋友醒悟了,逐漸接受了『有神論』。」

大家都給鼓掌。我感到小明明的記憶力、表達能力特好了,這明慧學校的學生智商真高!也許是常跟姥姥講真相的緣故吧!

小傢伙想了想又說:「剛才我跟天生哥哥,是想說米飯的事,陸舅姥爺竟打岔!啥『迷信』不『迷信』的?您知道嗎?在澳洲明慧學校,老師領我們做過:『說好話說壞話』的實驗。把兩口米飯,分別放入兩個小塑膠杯中,要每個學生輪流著,對第一個杯子說一句好話,如:『謝謝你』、『你好漂亮』等。同樣的,也輪流對第二杯子說了一句壞話,例如:『我不喜歡你』、『你好醜』等。說完後,將兩個杯子用保鮮膜包上,注明標籤。兩週後,接受好話的米飯,發出的是白色無臭味的黴;而另一杯則呈現出黑乎乎發臭的黴。您說米飯是不是也有感情,也是靈體?」

「還有植物和水也都是靈體,可能大家已經知道了。……」

唐舅說:「是啊!科學沒發展到那一步,人們沒認識的東西,不能說『迷信』。小明明好聰明,這明慧學校真好!」

華姨說:「是因為學了大法,就能開智開慧。『迷信』原本不是什麼貶義詞,孩子不迷信師長,兵卒不迷信教官,能教導好嗎?可中共把『迷信』二字的含義給變異了,把『迷信』當成『科學』對立物,把什麼東西加上『迷信』字樣,便可以大打出手了。」

喬舅說:「順福兄,孔子東遊,見兩小兒辯鬥,自愧不如,有志不在年高!中國幾千年文明中,只有這幾十年講『無神論』。中華大地自古就是半神文化,故稱神州。相信善惡有報,有這個心法約束,長期維持了社會的穩定。中共破除了人們對神的信仰,最大的惡果就是毀壞了傳統道德,做人的根本迷失了。你法律制定得再多也沒用,不講道德、良心,什麼壞事都幹得出來。」

唐舅對陸伯伯說:「順福兄,你頭腦裡還有什麼疑惑的問題,把中共對你灌輸的毒素都倒出來,見見陽光就好啦!」

陸伯伯說:「我真得反思自己,從青少年時開始,就自以為是,到了垂暮之年還故步自封,真是『山河好改,秉性難移』!直到近日,才有所省悟,自己覺得慚愧!」「看來我中的黨文化之毒,還真是不少,現在能想起來的疑問就說出來:不用真名退黨,不是假的嗎?」

華姨回答說:「在現實環境下,神佛只看人心,叫做『心到佛知』,天上都在看著呢!『三尺頭上有神靈』!」

(未完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唐舅指著華姨對喬舅笑著說:「慧敏女士早就給你送到家門口了!可你卻不認識,還山南海北地找呢!」
  • 唐舅靈機一動,把今早晨的報紙打開來說:「我們是海外觀光考察團的,我是團長——唐鳳海。」
  • 喬舅說:「老是說上頭,上頭再高還高過憲法了?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權力。中共的憲法確實是廢紙一張,總算領教了!十七大要和諧,就這麼和諧呀?!陸兄還相信它這和諧嗎?」
  • 到了報社,總編、胖老頭說:曉靈,你的報導真是有力度,在廣大群眾中反響很好!可是也惹來了麻煩,縣領導等的電話,倒不必去管他;主要是市委宣傳部來的電話,傳達了市委曹書記的講話…
  • 唐舅對媽媽說:「現在民眾逐漸覺醒了。咱們也來個溫故而知新,把遭蛇咬的事都抖落抖落。」
  • 這個黨肇的事,我總覺得說不出口啊!有個叫張鐵子的,也是實逼無奈。倆口子仨孩子,小崽才幾個月,沒奶吃餓死了。剩下的倆孩子,餓得打蔫,眼睛都睜不開了。…
  • 陸伯伯說:「我這回看準了,我原來是上了賊船,這個黨從根上就是邪的,不能老在賊船上待了,我不是黨員,可入過團,現在就聲明退出!」

  • 同是炎黃子孫,同是承傳了仁、義、禮、智、信,兩岸監獄為何有天壤之別?此乃正邪之分。中共的老祖宗說國家機器就是統治工具,監獄就講專政、鎮壓、酷刑;而傳統的中華文化,講究教化子民。
  • 喬舅看著冬梅,有感而發:「大法弟子了不起,國外的在中國駐外使領館請願、講真相,不分晝夜,不避寒署;在國內的,為了維護真理,身陷獄中也不畏生死,酷刑下仍堅如磐石,高貴品格令人崇敬!正是這種和平的方式,才震撼人心哪!」
  • 大陸的警察,就是越來越黑社會化,還搞得黑白顛倒。有一家子人,去北京旅遊,興高采烈地來到天安門廣場,正準備搞個全家合影,上來一個人就把照相機搶奪過去,膠捲給拿出來曝了光,把相機摔在了地上。他們定睛一看:竟然是『人民警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