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西方到東方:一位物理博士的修煉故事

凱文。(明慧網)

  人氣: 4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11日訊】亙古以來,人類從未放棄過對那些永恆問題的探尋:人從哪裏來?怎樣才能真正幸福地生活?儘管很多人早已絕望、不願再為此勞心費神,卻有一群曾在西方科學中尋求真理的人,他們最終在東方修煉中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答案。生活在美國、來自中國北京的凱文便是其中的一位。以下是根據《明慧十方》節目第三集整理的故事。

從北大到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

一九六四年,凱文出生在北京的一個知識份子家庭。他自小喜愛中國傳統文化,興趣廣泛,學業優異。為給日後探索世界打好基礎,凱文進入北京大學物理系學習,年年都是北大的「三好學生」,大學畢業後他被保送繼續上研究生。

一九八九年,凱文來到美國弗吉尼亞大學物理系讀博士,從事醫學物理研究。兩年後,他到佛羅里達州的邁阿密大學,師從該校有名的海洋物理導師,研究海洋生物與探測。後來他覺得這還不是自己要找的方向,於是轉到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進行生物物理研究。「當時是想在不同學科作廣泛的探索、了解,感覺自己在那段時間裏一直在尋找著甚麼,好像老在做準備、做準備……。」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是加州大學總校所在地,這所研究型大學以其卓著的聲譽吸引了許多優異學子。在這裏,除了學術進展外,凱文得到了一個意外收穫。

加大伯克利校園是個思想非常活躍的地方,各種各樣的理論、思想都可接觸到。當時有不少人對東方文化感興趣,有打坐、瑜伽之類的俱樂部。一個偶然的機會,朋友拉凱文去參加了一個打坐學習班。

「當重新接觸東方文化,我有一種久違的感覺。」凱文從小就對琴、棋、詩、書、畫有濃厚興趣。從中學到研究生,他幾乎每天不斷地練習書法,他還把父親給他的《芥子園畫傳》裏的畫都畫過一遍。對於唐詩,他上中學時每天背一首,一共背了五百多首,已不止是「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了。

這一次,他被打坐的那份寧靜深深地吸引了。

科學與修煉

「平常有太多的東西要追求,接觸的東西越來越多,面臨的選擇也越來越多,一直在忙啊忙,而打坐能讓我的心靜下來。當我真正靜下來,智慧也會出來,很多事情也變得明瞭起來。」

初學打坐的時候,凱文覺得每天都在提高,但練了四五年以後,他就感覺再也提高不上去了。這時,國內的親人向他推薦法輪功,可他以為那不過是一種祛病健身的氣功,並不感興趣,也就錯過了。直到九九年初,與他一同打坐的朋友也向他竭力推薦法輪功,還熱心地給他寄去一本《轉法輪》。

看完一遍後,凱文發現這是一本指導人修煉昇華的書。「我第一感覺是,他很正,而且很多東西說得很明白,以前很多搞不懂的東西,在這本書裏都講得很透徹。但我當時並沒真正下決心煉。因為修煉界都知道,要從原來那一套轉到另一套修法,不是一個輕易的決定,不像我今天跑步、明天再去打拳。」

可在以後的日子裏,僅看過一遍《轉法輪》的他,從自己發生的一些潛移默化的變化中感覺到了這本書的非同尋常。

「在生活中再遇到矛盾時,我會自然而然地想到那書中是怎麼講的,該怎麼對待。以前,別人對我不好時,我雖不會以牙還牙,但起碼會離他遠點以保護自己;但那書裏講,生活中出現任何問題都是有因緣關係的,教人『退一步海闊天空』:先讓,再查看自己有甚麼地方沒做好,等把心態理順了,矛盾就化解了。我發現自己開始用一種新方法思考問題了。我感到得再研究研究,於是又把書看了一遍。」

這一看,就一發不可收拾,他又在互聯網上查閱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其他講法,這解開了他很多以前在科學中未能解開的疑惑。

「在生物與化學領域,基本就是對現象的觀察和對經驗的總結,有很多東西都只是一種假說,離真正認識事物的真相還差很遠。而你看一看這個大自然,那真是一件完美的傑作。舉個例子,自然界裏存在的最簡單的單細胞生命,至今還沒有科學家可以在實驗室裏做出來。無機物通過組合就生成一個單細胞生命了?不可能。」

「天文學家弗雷德‧霍伊爾(Fred Hoyle)提出了『波音七四七效應』:世上的無機物質經隨機組合組成一個單細胞生命的機率,跟一陣颶風吹過垃圾場自然而然地把其中有用東西拼出一架『波音七四七』飛機的幾率一樣──這是一個不可能事件。而這世上的萬物又何止單細胞生命?就說人,要有機組成這樣一個有思想、有各種能力、有消化系統、神經系統、感觀系統等等不同系統、由千千萬萬個細胞組成的複雜生命,靠隨機組合、進化就出來了?更不可能。」

「文革之後,氣功在中國很盛行,人出的很多特異功能是科學沒法解釋的。而且很多人得了醫院沒法治的絕症,練氣功康復了,這也是科學解釋不了的。」

從小就接觸中國傳統文化的凱文,對修煉並不陌生,看過法輪大法的著作後,他更相信宇宙中存在著真理,神創造、主宰宇宙萬物也並非神話。他明白了「神」實際上是一種高級生命,人通過修煉,也可向具足更高智慧、更大能力的生命昇華。凱文萌生了要修煉法輪功的念頭。

而接下來,二月份的洛杉磯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則促使他真正走入大法修煉。「那時每年在不同地區都有這樣的交流會,大家在一起分享修煉的經歷、體會和收穫。我最感興趣的是去見見這些學員,看看這個功法到底能改變人多少。那天上午的學員發言給人印象很深,我一輩子也忘不了。」

「第一個上台發言的是個六歲的小女孩,她講自己學了大法以後,在學校裏不再跟同學爭鬥,怎麼說真話、善心待人,我當時非常感動。我一直在練武功,有跆拳道黑帶,覺得自己很堅強,不會輕易流淚。但那天,聽每個發言我都流眼淚,整個上午,我眼淚就沒斷過。我就覺得,這些人學了法輪功以後,他們是真正地從內心上改變了,變成了一個更好的人。那天我對自己說,這個功法我煉定了,一定要煉!」

境界的昇華

轉眼之間,凱文修煉法輪大法已有十一年了。「當回首往事,看看自己走過的路,看看周圍的人,你會發現人追求的金錢、名利並不長久。而最讓人感動、值得回憶的,往往是對一種更高尚目標和超常東西的追求,那讓人內心寧靜和滿足,受益一生。」

「人常說,『人有旦夕禍福』。可能你今天工作得挺好,明天就丟工作了;可能你今天很健康,明天就生病了,生活中很多事並非人能控制的。但有一種東西真正屬於你,你能從中得益一輩子,那就是境界的提升。不管生活中遇到甚麼事,你都能樂觀以待,你每天煩惱就會少,滿足感、幸福感就會多。我覺得,境界的昇華是更值得人追求的。」

然而怎樣才能提升自己的境界呢?法輪大法帶給人「真、善、忍」的指南。有些人對「忍」望而生畏,凱文認為「生活中必然會時時發生不順心的事,如果把『忍』理解為被動的『忍耐』,雖心裏過不去,但強忍著、不發作,那確實是很痛苦。我從大法修煉中體悟到的『忍』,是你真正把它看淡、看明白了,心裏沒有了氣恨和委屈,當這事過去後,你會覺得『海闊天空』,很自在。」

那如何才能把矛盾看淡、看明白呢?「我們修煉人常說遇到矛盾『向內找』。比如他惹你生氣了,你可能覺得自己很委屈,但你如果不盯著看別人的不是,而是站在他的角度想一想,去找自己有甚麼地方沒注意、沒做好,想想如果是我處在他的位置,會不會也同樣對待?這樣自己就會心平氣和了。」

法輪大法修煉對凱文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產生了非常積極的影響。他心胸豁達,身體健康,與朋友相處融洽,工作也做得很好。凱文的妻子也修煉法輪功,在矛盾中他們彼此包容,替對方考慮,家庭和諧美滿。

在北美,有一批與凱文有相似經歷的知識份子,他們走過了各自的尋覓、思考和實踐的歷程,倆倆相繼而來,殊途同歸,在大法修煉中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答案和那份駐於心靈深處的恆久幸福。

──轉自《明慧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回去後,淑蕙趕緊從煉功點一覽表上找到時間和地點都較合適的煉功點,第三天開始便每天到煉功點煉功,參加集體學法,自此走進法輪功修煉後,才讓那顆悸動不安的心緒穩定下來,不再茫然追尋。
  • 惠貞說:「在我還沒修煉法輪功之前,是絕不可能跟民眾低頭道歉的,更何況是在我沒有過失,並且自動多提供服務的熱心情況之下,還要我跟她鞠躬,但修煉後我是真心誠意為自己的不足而道歉。」
  • 九三年,我患了全身綜合性的病症,天天被病魔折磨的死去活來,那時候真覺的生不如死。九六年我修煉法輪大法後,到公園煉功點晨煉不到三個月,全身病症不藥而癒,那時候我才真正的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幸福。
  • 陳小妹妹說,學習法輪功的經書讓自己懂事提高心性、容易專注、靜得下來學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