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故事:何武判斷家財

雅客
font print 人氣: 93
【字號】    
   標籤: tags:

西漢末年沛郡有一個富翁,臨終時因為兒子太小,除了女兒和女婿再沒有親近的人可以托付,但是覺得女兒和女婿不善,如果託付他們照顧弟弟,難免他們不貪財害命,富翁左思右想,最後請來全族人,當著眾人的面立下遺囑說:全部財產交給女兒和女婿,只有一把劍託付女兒和女婿保管,等到兒子十五歲時交給他。

富翁死後,女兒和女婿佔有了富翁的財產,很快就將弟弟趕出了家門。過了十年,何武到沛郡出任太守。這時弟弟已經長到十五歲了,按照遺囑向姐姐和姐夫要劍,姐姐和姐夫貪心不給,弟弟不甘心,於是寫了狀詞,告到了郡衙。

何武接了狀詞,又將富翁女兒和女婿傳來,詢問了一番後,拿著富翁的遺囑反覆細讀,忽然省悟,對眾人說:「這個人深思遠慮,不是常人能及的,你們知道他的意思嗎:大概因為女兒和女婿貪婪強梁,富翁害怕自己死後他們會害死自己的兒子霸佔家產,又想兒年太小,就是將財產給他,他也不能保管,於是交給女兒和女婿,其實是寄存在他們那兒的;又將劍留給兒子,等到兒子十五歲了,已經成年,料定那時女兒和女婿一定不肯還劍,最終告到官府,希望官府神明,用這劍來代他裁決。」於是說:「根據你們父親的苦心,本官將所有財產都判給他的兒子。」富翁女兒和女婿請求重判,何武說:「你們貪心不足,能享受十年的好處,已經很走運了。」

這件案子轟動當時,大家都說何武判得在情在理。

(《西漢野史》)

--轉載自正見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宋朝人仇豫出任明州太守時,想推薦一個幕僚,問幕僚:「你家日常吃飯要花多少錢?」說:「我家十口人,每天要用二千錢。」問:「為什麼這麼多?」說:「早上買點肉,晚上吃些肉羹,就要這麼多錢。」
  • 司農(官職名)曹竹虛說:他的族兄從歙縣去揚州,途徑朋友家。正值盛夏,此兄停下行程坐到友人的書屋中,覺得很是舒爽愜意。晚上就想住在那兒,朋友說:「這裡有鬼,晚上不可以住。」曹兄不管,非要住下。
  • 有一位傻和尚,不知是哪裡人,也沒有姓氏。有人說他姓沈,也有人說他姓孫。無論冬夏,他只穿一件衲衣。他與人講的話,很不經意,然而事後卻能出人意料的應驗。傻和尚不飲酒,只喜歡吃肉,無論多少,全都吃光。張大木先生喜歡談禪,經過多方面的努力,傻和尚終於接受了他,願意與他交往。
  • 遇到秦軍,弦高大吃一驚,知道是要去打鄭國,回國報信已經來不及了。
  • 秦繆公是春秋時秦國國君,他心胸寬廣,推恩愛人,秦國在他治理下秦國漸漸成為霸主。有一次,秦繆公在岐山下打獵,他的一匹馬走脫了,被山下的鄉民捉住吃掉了。
  • 商朝建立後,傳到第九代太戊即位時,國勢已經衰弱,諸侯國漸漸的不來朝拜了。
  • 五代時有個大官叫袁象先,他其它本事沒有,要談起嗜錢如命來,簡直是天下一絕。他到處搜刮,苦心經營,臨終時積攢了財富幾千萬、房子四千間,並且用幾十萬錢打點朝廷上下,以求宮內宮外人人講他好話,名利雙收。這些財產他在油枯燈盡時還捨不的分給各個兒子花用,而是全部交給兒子之一袁正辭,才放心的撒手塵寰。
  • 吳明徹是南北朝時秦郡人,年輕時遇到侯景作亂,天下糧價大漲,秦郡人飢餓不堪。
  • 孫謙,字長遜,東莞郡莒縣人。小時候被親人趙伯符賞識。孫謙十七歲時,趙伯符當上豫州刺史,就引薦他當左軍行參軍,在職位上孫謙以能幹著稱。孫謙父親去世後,孫謙辭職,搬家到歷陽務農來養活弟妹,鄉里人都稱讚他們的親善和睦。
  • 張煌言和鄭成功、李定國並稱清初三大抗清領袖。張煌言是儒生,卻性情慷慨激昂,喜歡談論軍事。他在崇禎十五年考上舉人,當時軍情緊急,考試要加試射箭,張煌言射箭三發三中。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