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52)

魔窟逃生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這天,劉大副駕駛著漁輪,向捕魚區航行,馮士民趁船員都在艙裡,他又走到劉大副身邊。劉大副這次先開了腔:「小夥子,在船上不感到苦嗎?想不想家裡人?」

馮士民說:「大伯,我們是苦底出身,只要不餓肚,什麼苦都不怕。家裡人都餓死了,我們成了孤兒,家裡沒有人可想了。」

「可憐的孩子,你們初來時,我還認為你倆個大學生,到船上來,是沒有出息的人,現在看來,你們不是那種人。我的孩子要有一個像你們的文化程度,有你們的膽識就好了。」

「要說文化程度,還說得過去。膽識從何說起?」

「我老伯雖只念兩年書,住在閉塞的海島,但對外界還略知一二。你們到船上,不是什麼體驗生活,是有遠大目標,我很敬佩。你不願對我說你的真正目的,對我有戒心,在這種社會是正常的。你們還年輕,歲月還很長,處處謹慎是對的。我老了,還能活多少年?萬一被告密,我死了也不在乎,活著不為人類做點好事,就枉為人了。」

「大伯,你為何有如此感慨呢?」

「生活在這個共產社會十幾年了,什麼『鎮壓反革命』,『反右派』,『大躍進』。不知以後還會發生什麼事情。把人不當人,把人變成禽獸。我不會被他們把我變成禽獸的。」

「老伯這些觀點,我從來沒有聽人說過,不知老伯得益於何人?」

「得益於共產黨所說的『敵台』。我一個人睡在船樓上,一有空就收聽民主國家的電台,在海上又比陸上收聽效果好,才瞭解到那裡的人,才是人過的地方。」

馮士民震驚道:「老伯,你正是我夢寐以求之人,我算是遇到救星了。」說著就要下跪,被劉大副拉住:「千萬不能這樣,一旦被人看見,發現我們的意圖,就大禍臨頭了。你放心,只要有機會,我將全力相助,但要看天助不助你了。」

一九六三年八月,天氣風雲變化無常。「浙漁2號」又出港了。天空萬里無雲,海面風平浪靜,漁民們在船艙裡有的看書,有的幾個人湊在一起打撲克牌,舵艙裡就劉大副和馮士民兩人。劉大副不斷向天空中張望,只見他面帶喜悅,高興地對馮士民說:「你們機會來了,雖然天氣預報說風力不大,憑我經驗看出,不久將有大的風暴到來,是逃跑的好時機。」

馮士民一下振奮起來,忙問:「大伯,我該怎麼做?」

劉大副說:「天黑後,你們夫妻倆到甲板上談情說愛,要引起船員注意,為我以後讓你們逃跑好找藉口。」

吃過晚飯,天黑了下來,馮士民按劉大副吩咐,表演了起來。他拉著歐陽春嵐,在甲板上,從船頭到船尾,玩打嘻笑。船艙裡的船員們,聽到歐陽春嵐勾魂落魄的笑聲,紛紛拉開窗門,偷看他倆戲耍。只聽劉大副大聲喊道:「小馮!我說過多次了,你們就是不聽,你們不要命啦!掉到海裡,我可擔當不起!」又聽馮士民說:「劉大副,你放心,沒有事的。」「不行!你們給我到艙裡去」劉大副命令道。
歐陽春嵐表現出很順從的樣子,捂住笑口,鑽進艙內。馮士民卻輕步走到大副身邊。劉大副說:「你們表演得很好,現在真的不能在外玩了,風暴馬上就要來到,為了安全,風暴到來時,不管船員們在外面怎麼大喊大叫,你倆都不得走出艙門一步。」

果然一陣旋風過後,風聲越來越大,風力越來越強,船身也開始顛簸。劉大副敲起警鐘,接著大聲喊道:「全體船員請注意,全體船員請注意!穿上救生衣,做好防風準備。」

船員們聽到命令,連忙穿上救生衣,紛紛走出船艙。二副三副走到舵艙;二櫃、三櫃走進機艙;水手們走到甲板,檢查加固,可能漏水進艙的每個關節。

此時「浙漁2號」抗拒著八級大風,一浪高過一浪,船被大浪一會拋向數丈高的浪尖,一會又被跌進丈餘深的低谷。大浪席捲全船,如天毯一般,鋪天而降,此時馮士民夫婦,臥爬在床上,不能起身,一會被拋向左邊,一會又被拋向右邊,要不是緊緊抓住床邊的扶手,早被拋到床下。肚腸也被拋得晃動,胃裡的食物往上湧,大口大口吐了出來。吐完了食物又吐黃水,真如大病一場。

「怎麼辦,返航吧。」二副向大副建議。

「不行!此時調頭,船身一旦橫向風浪,有翻船的危險。」大副說。

「前面可是台灣島啊!」

「那也沒有辦法,現在可是保命要緊。」

船員們從船艙裡拿出自己的小觀音菩薩,放進懷裡,求觀音菩薩保佑。

「浙魚2號」在海上乘風破浪,掙扎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天黑,到了一個小島,它繞過小島,調轉船頭,面向小島,風浪被小島擋住,輪船沒有了大的顛簸,船頭抵達岸邊,大副命令拋錨,水手們立即鬆開錨鏈,大鐵錨沖進水裡。「浙漁2號」在小島避起風來。

船員個個筋疲力盡,脫去濕淋淋的救生衣和全身衣服,鑽進被子裡,睡起覺來,任船在水上晃動。(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石建峰有一肚子感謝話要說,又咽了下去了,他明知是馮影勤是叫自己不要說出來,也許這就叫天機不可洩露吧。他忙改口說:「馮老哥,虎子他們把生產隊搞得這樣好,你看下一步該怎麼辦?」
  • 歐陽化成一家和馮士青,五九年秋後逃離家鄉,來到江西南昌,卻沒有料到南昌是省會,為不影響市容,不讓遊民在市內。他們只得無目的地四處行乞,雖然難以討到飯,卻可以拿錢買到。
  • 歐陽化成也想到回他老家歐陽村,但一想到那一陣,大隊幹部要改劃他成富農成份,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千萬不能回到那是非之地。他考慮馮士青不擔心成分問題,便對他說:「你回去吧,爺爺一個人在家太孤單了。」
  • 不知是老天爺故意考驗一下單幹農民的能耐,還是農民的災難還沒有完,一連幾個月,不下雨,旱得沒有水下秧,只得改種旱糧。整地平土,種下黃豆、綠豆、芝麻、花生之類,更多是山芋。
  • 大抓修正主義,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之風,席捲全國。上至國家主席,省、縣一二把手,下至公社,大隊,都成了修正主義,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農村貧下中農的革命造反派,大的抓不到就抓小的
  • 約離馮影勤二十來米時,突然一聲巨響,馮影勤被炸得粉碎,飛向天空,四散飄落下來。造反派們嚇得爬在地上,不敢抬頭。泥土落定,如烏龜般的人頭,紛紛翹起了起來
  • 劉少奇被打倒了,紅衛兵對毛澤東來說,已沒有利用價值了。於是毛澤東又來個「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運動。把城市沒有上過一天課的中學生,也列入「知青」行列,強行放到閉塞的農村去。
  • 馮影勤在茶壺山上又打開收音機:「這裡是英國BBC廣播電台,中央消息,中共第二號人物,毛澤東的接班人,林彪,墜機身亡,死在溫都爾汗。」馮影勤聽到這個消息,十分震驚。
  • 被魔鬼纏昏了頭的人民,哪能一時醒悟過來。毛澤東死後,一時間全國各地,哭聲慟天,如同沒有毛澤東天就要塌下來,大禍就要臨頭一般,可見毛澤東「造神」的力量。
  • 他一時功勞顯著,共產黨正準備培養他先入黨後提幹時,他突然接到一封家信,家裡餓死了五個人,全村餓死七十四個人,這如炸雷一般的噩耗,把他炸醒,他再也不傻了,他想起土改、鎮反、反右、大躍進等等共產黨的累累罪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