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54)

沈畔東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馮士民在上官船長的幫助下,順利地到達台灣基隆市,在基隆市安全處,他們向安全處人員訴說了來台原因,並要求繼續念書。安全人員答應了他們的要求,送往台北大學讀研究生。在台北大學完成學業。
其間,歐陽春嵐生了個兒子。為了報考美國哈佛大學,他們把兒子託人收養。

在哈佛大學讀了幾年,馮士民取得了海洋學博士學位,歐陽春嵐取得碩士學位。他們夫婦進入美國一家海洋研究所工作。

馮士民夫婦有了安定工作,有了豐厚薪水,把在台灣六歲的兒子接到身邊,夫妻倆相親相愛,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但是他們沒有忘記遠在中國的爺爺,為他們所付出的心血,以及親友們的苦難生活。他們親眼見到鎮壓反革命、反右、大躍進……,現在又在搞什麼文化大革命。共產黨接連不斷給中國人民製造災難。可是人民為什麼沒有反抗,反而瘋狂地擁護他們的所作所為。而美國歷屆政府從來沒有給人民製造過災難,政府高層人物,稍有差錯,就被趕下台,嚴重者坐牢。人民很少有讚揚政府的聲音,批評的聲音幾乎天天有。中國人民窮困潦倒,卻又互相欺詐。美國人民豐衣足食,卻互相幫助,中國和美國同在一個地球上,又同在一條經緯度上,為什麼會有天壤之別,這究竟為什麼?

這天是星期日,他們夫婦帶著兒子到街上遊玩,只見成群結隊的人走進教堂。這裡的教堂很多,他們感到好奇,隨著人流走進教堂。只見滿教堂的信徒們,向神禱告,一片摯誠之心,佈滿每個不同膚色的臉上,他們不斷懺悔。馮士民叫妻兒都坐下來,聽牧師講什麼。馮士民心想,看來這就是美國人所敬仰的神。

中國共產黨不僅不准中國人敬仰心目中的神,要把人敬仰成神,誰在高位,誰就是神。他說的話一句頂一萬句,他說「與人鬥其樂無窮」,於是全國掀起大批鬥,子與父鬥,妻與夫鬥,如公雞鬥架一般,鬥得個個焦頭爛額。人們之間,毫無同情心可言,毫無負罪之感。久而久之,人們心目中只有無神論,還把魔鬼當成神來崇拜。這個國家的人民能不遭難嗎?

由於美國人大部分相信神是存在的,他們就不會用「階級鬥爭」的殘酷手段去殺害他人,來奪取政權,而是用民主選舉的方法,選舉他們的公僕,廣大人民才是主人,既然身為僕人,哪有不受監督呢,所以美國歷屆總統都能夠以公僕之身心來處理國家大事。總統由於受廣大民眾和媒體的監督,並且立法權、行政權和司法權相互獨立、互相制衡,總統不敢,也不能做出損害人民的事來。中國共產黨正好相反。
毛澤東死了以後,華國鋒接任,接誰的任,接魔鬼的任,他當然執行的還是魔鬼政策。馮士民回家看望爺爺的心願不能實現,只得等待。一九七八年,時局發生了變化,華國鋒下台,鄧小平上台。四類分子得到了平反,有海外關係的人,不再是受監視對象,而成了受歡迎的人。一九八二年,馮士民認為時機已成熟,這才放心回家來看望爺爺。

聽了馮士民的敍述,伯父母以及兄弟們,無不感歎不已,無不嚮往美國,尤其是兄弟侄兒們,都深切希望盼到赴美這一天。馮士民對大家說:「你們不要著急,等有了機會,我一定完成爺爺的遺願,讓爺爺安息於九泉之下。」說著拿出五萬元,給伯父照陽,以備使用。(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歐陽化成也想到回他老家歐陽村,但一想到那一陣,大隊幹部要改劃他成富農成份,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千萬不能回到那是非之地。他考慮馮士青不擔心成分問題,便對他說:「你回去吧,爺爺一個人在家太孤單了。」
  • 不知是老天爺故意考驗一下單幹農民的能耐,還是農民的災難還沒有完,一連幾個月,不下雨,旱得沒有水下秧,只得改種旱糧。整地平土,種下黃豆、綠豆、芝麻、花生之類,更多是山芋。
  • 大抓修正主義,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之風,席捲全國。上至國家主席,省、縣一二把手,下至公社,大隊,都成了修正主義,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農村貧下中農的革命造反派,大的抓不到就抓小的
  • 約離馮影勤二十來米時,突然一聲巨響,馮影勤被炸得粉碎,飛向天空,四散飄落下來。造反派們嚇得爬在地上,不敢抬頭。泥土落定,如烏龜般的人頭,紛紛翹起了起來
  • 劉少奇被打倒了,紅衛兵對毛澤東來說,已沒有利用價值了。於是毛澤東又來個「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運動。把城市沒有上過一天課的中學生,也列入「知青」行列,強行放到閉塞的農村去。
  • 馮影勤在茶壺山上又打開收音機:「這裡是英國BBC廣播電台,中央消息,中共第二號人物,毛澤東的接班人,林彪,墜機身亡,死在溫都爾汗。」馮影勤聽到這個消息,十分震驚。
  • 被魔鬼纏昏了頭的人民,哪能一時醒悟過來。毛澤東死後,一時間全國各地,哭聲慟天,如同沒有毛澤東天就要塌下來,大禍就要臨頭一般,可見毛澤東「造神」的力量。
  • 他一時功勞顯著,共產黨正準備培養他先入黨後提幹時,他突然接到一封家信,家裡餓死了五個人,全村餓死七十四個人,這如炸雷一般的噩耗,把他炸醒,他再也不傻了,他想起土改、鎮反、反右、大躍進等等共產黨的累累罪刑。
  • 婦人看了看田思元驚道「哎呀!恩人,你們真的不是神仙呀!我找你們找得好苦啊!快請到我家坐。」
    田思元隨婦人進了她家。還是那個房子,卻整齊、乾淨,有生氣多了。
  • 樹碑的機會終於來了,毛澤東死後,不久他的接班人華國鋒下台,共產黨開始清算文化大革命,為四類分子摘掉帽子,一時間中國沒有了反革命。樹碑不會定為「反革命」了。
評論